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棺帝 > 第二十章 狗眼看人低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杂役!

    三年!

    这本来是刘老开玩笑跟陈升提的要求,目的只是为了让陈升同意来凝云宗。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但是陈升很清楚,他的内心其实是怎样的一个高傲的人,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正是因此,他才会走到天命棺附近,只是为了给父母寻找最好的棺材。

    他才会凭平凡的出生,却成为此次实际意义上的,吸收紫气最多,最完整的人。

    他的资质冲到第六等所花费的时间,甚至于比姚洛还要少。

    而测灵柱上光芒消退的速度,也极为诡异,极为奇怪,和之前截然不同。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应该是测灵柱可能出了一点问题,或者说会去思考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

    起码,再给陈升一次测试的机会。

    但是司马长冲没有,他直接的凭借个人的喜好,宣布了陈升接下来的命运,跳过了本应该安排这件事的孙言。

    仅仅只是他的一时欢喜,决定的,却很可能是陈升的一生。

    一如陈升上一世,一句老师口中的好坏学生,就定了他在学校里的所有。

    只要是成了老师口中的坏学生,那就是和任何好事无缘。

    凭什么?

    更可怕的是,司马长冲是怎样的身份?他不是在跟陈升商量什么,而是直接在跟陈升宣布结果。

    这三年杂役,他就算想不做,那也得做,没得选择!

    在陈升的面前,站着百里飞扬,站着姚洛,固然只是一日之交,但是经历了生死之后的交情,就极为特殊。

    百里飞扬和姚洛以后会是怎样的人生,而陈升呢?

    他就是个杂役,是个扫台阶的!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谢过宗主,你要知道,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为我凝云宗的杂役呢,杂役只要成功的击败了凝云宗的正式弟子,还是可以破格进入凝云宗的!”见陈升愣在那里,孙言壮着胆子,提醒道。

    他怕陈升会公然顶撞司马长冲,到时候,以陈升的实力和背景,他会直接死在这里!

    陈升确实想要那么做,但是他知道,他不能那么做,起码,他要将父母的尸体,带回去。

    所以陈升的眼神从凌厉,变得柔软,脸上的表情从悲愤,化为微笑,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迎着阳光,像是一个领家大男孩般。

    “杂役陈升,谢过宗主大义收留,给晚辈一个机会,一个希望!”他抱拳,躬身道,声音之中,听不出丝毫的别样情绪。

    姚洛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那个扛着两具棺材,不知情的一路追着妖尸进入天命棺附近,那个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的陈升。

    她莫名的,感到心疼。

    司马长冲并未对陈升的隐忍,做出任何的回应,陈升还没有将头低下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拔地而起,消失在了远方。

    这便是绝对的自傲,他根本就不将陈升这类人的爱憎放在眼中,对于他而言,一切只是蝼蚁。

    墨老站在远空,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目光落在陈升的身上,所有的情绪化作一声长叹,消失而去。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单起来,各位赶来的长老,开始挑选自己的弟子,尤其是资质达到七等和八等的数人,更是被抢的厉害。

    这些胡须都白了的长老,抢的吹胡子瞪眼。

    反倒是没人敢收百里飞扬和姚洛为弟子,或许是谁都知道,这其实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触及的弟子层次。

    有资格成为神桥境的天才,只有神桥境的强者,才有资格去教导。

    “哟哟哟,大天才,你好啊。”那边诸位长老刚刚离开,成功拜入凝云宗二长老门下的叶强,就讥笑着向着陈升走了过来。

    凝云宗弟子分为三类,普通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

    在场的,九成都是普通弟子,而成功拜入长老门下的,例如叶强,就已经算是内门弟子,起步就已经强了多数人一大截。

    最后一类,则是核心弟子。

    成为核心弟子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有希望,成为凝云宗下一代宗主的人。

    而陈升的这杂役身份,说的好听是杂役还有机会,说的难听点,就是个给叶强他们拖地擦桌子的而已。

    陈升淡然的笑了笑,没有接话,这种时候接话,自然只是在自找羞辱。

    “叶强,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以后天天去找你切磋。”百里飞扬一把拉开叶强,将他从陈升面前推开。

    叶强刚要发作,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鬼鬼祟祟的转了转眼珠子,去了他那群狐朋狗友堆里。

    “陈兄,刚刚不是我不想为你说话……”百里飞扬来到陈升面前,有些愧疚的抓了抓自己的胸口,“我是担心我要是再站出来,宗……他会对你更加怪责。”

    陈升感动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放心吧,我绝没有怪你的意思。”

    “哦,也没有怪你的意思。”陈升话锋一转,笑着对走过来的姚洛说道。

    他的面容一如之前在千棺林之中,整个人的情绪,都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姚洛站在陈升的面前盯着他,却莫名的觉得,陈升变了。有一种奇妙的变化,正在陈升身上发生着。

    “好了,不提这些了,”陈升挠了挠头,“刚刚不是给每人都发了衣服和凝云宗的令牌么,他们现在都去贡献堂兑换东西去了,我这儿正好有梁浩多给的一具棺材,看你们都这么在意贡献堂中的东西,不如也一起去兑了吧。”

    “好。”百里飞扬一手一个扛起自己和陈升的棺材,“走。”

    ……

    “哦,你也成功的扛出来了一具棺材?”贡献堂内,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精瘦男子,将头从不大的窗口之中探出来,瞧着陈升。

    “嗯。”陈升点头,“我看他们兑换的,都是一种叫做聚气丹的灵丹,还请将我这具棺材,兑换成和他们一样的东西。”

    “哦。你倒是聪明,自己不知道,就干脆跟着人家学。”精瘦男子阴阳怪气的撇了陈升一眼,摊手伸出那个小窗口,“令牌拿来吧。”

    陈升闻言急忙将自己怀中的一块白色的令牌递了过去。

    男子看也不看,一只手接过令牌,另一只手向着一侧的,一个乳白色的掌心大小的瓷瓶抓去。

    “哎?”忽然,他那小胡子一挑,连声怪叫道,“白色令牌?杂役?你是陈升?”

    “怎么了?”陈升皱眉,“杂役不能兑换?好像没有这个规定吧。”

    “能,怎么不能。”精瘦男子摸了一把小胡子,嘿嘿笑了一声,

    “只不过嘛,别人可以兑换一瓶下品聚气丹,而你呢,就只能兑换一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