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骷髅女装养崽攻略 > 24.虚无之阵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等将饭菜都做好后, 颜澄星将热气腾腾的饼子和小米粥端上桌子,中间还有一盘被他炒得绿莹莹的青菜。┏Ⅹ④③⑨⑨.COM┛

    陶乐看着星星小蜜蜂般忙碌着将饭菜摆上桌子,而后他看到小少年从厨房拿了两幅碗筷出来。

    陶乐怔怔地看着他在身旁的位置上摆好另一副碗筷, 认认真真道:“娘亲,吃饭。”

    说完之后, 这才拿起筷子埋头吃饭。

    陶乐捂着胸口既揪心又无奈地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崽儿啊,你娘还在这儿呢,咋就像供死人一样供着了啊?

    颜澄星执筷夹菜时, 飞速瞟了一眼旁边瘫在椅子上的人, 那人半躺在椅子上, 后脑勺磕着椅背, 浑身弥漫着颓然又无可奈何的气息。

    颜澄星筷子顿了顿, 转了个弯将菜放到旁边的空碗里, 低声道:“娘亲吃,可香了。”

    陶乐坐直了身子, 扶着桌沿的手微微颤抖着,心底软得一塌糊涂, 胸口又堵得他呼吸一滞。

    颜澄星看到那人愣愣地低着头看着碗里的青菜,看了好久, 直到他把桌上的饭菜吃完,那人才抬起头来, 捂着胸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颜澄星收拾好碗筷站起来往厨房走, 那人垂着肩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他洗碗时挪了一小步去舀水, 那人也呆呆地跟着他挪了一小步。

    看,还是那么容易心软。

    现在,后悔当初离开了吗?

    陶乐坐在桌子旁看着盘腿坐在床上的星星,他已经打坐修炼好久了,一动也不动的。

    陶乐托着下巴一会儿看看他尖尖的小下巴,一会儿看看他头顶扎得端端正正的丸子包。

    丸子包上还插着根木簪子,是根极其普通的木簪子。

    陶乐瞬间想起了澄御头顶金色的发冠,以及发冠上插着的那根湛绿色的玉簪子。

    他反射性抬手摸了摸胸口,没有摸到银票还愣了半天。

    对了,他之前离开时塞在胸口里的几张银票,连着他的衣服都被客栈里的大火烧得一干二净。

    陶乐苦恼地把手伸进兜帽里挠了挠后脑勺。

    真是……越来越心疼自家崽儿了。

    颜澄星入定修炼到傍晚,刚从灵力运转周身的畅快中抽出意识来,他一睁开眼就看到那黑袍人正蹲在地上喂青元兽吃石榴。

    陶乐下午时出去转悠了一圈,走到一处菜地时,突然看到只浑身脏兮兮的小猪正在一颗白菜旁边拱土。

    边拱还边哼哼唧唧的,幸福又快乐的模样。

    陶乐认出来这是那只澄御送给星星的粉色小猪,好像叫什么青元兽,说是有大用处。

    看那小猪露在外面扭来扭去的屁股,陶乐没忍住,上脚踢了踢它圆滚滚的小屁股。

    那小猪疑惑地转头看他,而后兴奋地朝他扑了过来,一个俯冲趴在了他的脚面上。

    于是陶乐拎着他的尾巴在旁边的小河里洗了洗,洗干净之后刚放下,那小猪又撒着欢儿地冲旁边的石榴树奔去了。

    它仰着脑袋用一双豆豆眼紧紧盯着树上红红的大石榴,于是陶乐摘了个红石榴回屋喂他吃。

    颜澄星坐在床上看着那人逗青元兽吃石榴,一颗石榴子抛在空中,青元兽一跃而起,张嘴咬住之后落到地上再打个滚儿。

    那人没有笑出声,只是肩膀颤抖前俯后仰的,忍不住还拍了两下大腿。

    陶乐见那粉色小猪的豆豆眼目光专注,紧紧盯着他的手,跃起又落地的动作潇洒至极,可偏偏那肉嘟嘟的小屁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陶乐忍不住上手拍了一巴掌,青元兽愣了愣,倏地一缩肚子,放了个粉颜色的屁。

    陶乐笑得直拍大腿。

    颜澄星睁开眼睛好一会儿后才悉悉索索地弄出些动静,陶乐瞬间把手里的红石榴塞到了胸口里,从地上站起来。

    颜澄星起身下床,青元兽看到他后扭着屁股就冲床边的他奔去了,哼哼唧唧地抱住了他的脚背。

    颜澄星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它,想将它踢远一些,刚抬起脚,眼角余光瞥到一旁心情愉悦的那人。

    于是又缓缓放下抬起的脚,任由青元兽趴在他脚背上,带着它往厨房走去。

    陶乐跟在星星身后,看着他给自己做了晚饭,和早上一样拿了两幅碗筷。

    吃完晚饭之后,他本以为星星要么打坐要么睡觉,哪曾想他从床角的箱子里翻出来一包什么东西,往胸口一塞就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次他没有往森林去,而是离开了小山峰往主峰的后殿去。

    陶乐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从容不迫地经过一队夜晚巡逻的外门弟子。

    那些人像是没看到身旁有人经过一般,颜澄星径直走向他们身后的书阁。

    玄门宗的书阁是一座塔形,高约十几米,塔身覆了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芒,是布下的防护大阵。

    颜澄星径直穿过门口的那层金光,踏进了第一层,陶乐拍了拍胸口的弟子符,也跟着他迈了进去。

    只是他越过之后,金色的光幕从他经过之处倏地显现一抹蓝色的光芒,顺着光幕飞速没入了书阁最顶层。

    第一层大厅中央有个金色法阵,可以将人传送至顶层。

    陶乐只觉得眼前金色光芒一闪而过,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空间,周围白色的雾气升腾,像踩在云端一般,四周空无一物。

    连星星也不见了踪影。

    书阁顶层,坐在案桌后的白衣老者突然开口问道:“我已按照你所说的,将他困在了虚无之境,现在你能告诉我那人是谁了吧?”

    颜澄星在他对面坐下,缓缓摇了摇头。

    白衣老者“哼”了一声道:“你小子的嘴真是硬得撬都撬不开。”

    “这是上次您留给我的任务,隐匿符和烈火阵。”颜澄星说着将胸口的木牌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老者抬手拿起那两块木牌端详了片刻后,满意地问:“练了多久?”

    颜澄星道:“一天。”

    “好小子!”白衣老者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说你小子是好苗子,今日叫你画聚灵阵。”

    颜澄星突然抬眼道:“六爷,我想学虚无阵。”

    吴六炎摇头道:“刚入门就想学虚无阵?你小子口气挺大啊,再练个几十年吧。”

    “什么时候教我?”

    吴六炎笑道:“等你能布下玄门宗护山大阵时,才够格学虚无阵。”

    颜澄星认认真真道:“好。”

    “你小子以为虚无阵很好学啊”吴六炎抚了抚白胡子道:“创造一个虚无的空间,让入阵之人身处其中却以为是真实的世界,一草一木都要细致到毫无破绽……”

    还没等他说完,颜澄星就打断道:“我只想学虚无阵法。”

    “你小子!”吴六炎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怒道:“不打好基础怎么学虚无阵法?!所有的都得学,我老头子好不容易找到个传人!把笔拿起来!”

    颜澄星波澜不惊地抬手拿起毛笔,又扯了张白纸摊平放在掌下。

    吴六炎吹了吹胡子道:“聚灵阵,可看仔细了。”

    陶乐在那白茫茫的云端走了半天都没走出去,蓦地眼前闪过金色光芒,他已经身处书阁外面了。

    恰逢星星从书阁里面走出来,手里捏着两本薄薄的书。

    陶乐茫然地敲了敲脑壳跟上去。

    难道只有他自己进不去?弟子符没有用吗?

    颜澄星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那人,看到他抬手拍脑袋时,忍不住垂头抿起了嘴角。

    眼睛能看到的话,发现了许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事。

    比如这人茫然疑惑时会敲脑袋,手足无措时会左右晃来晃去,心情愉悦时会轻点脚尖。

    完全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被扒干净马甲的陶小乐,忧愁极了。

    他家崽儿晚上不睡觉画了一夜的符,第二天早上,饭都没吃又开始打坐修炼。

    现在又到了晚上,他开始从床角的箱子里扒拉东西了。

    颜澄星俯身在箱子里找出一把短剑拿着,而后又找出一堆木牌塞到胸口的衣服里,准备好东西后他转头出门朝着森林奔去。

    陶乐慌忙紧随其后,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次他学聪明了,跟着星星的脚步前进。

    颜澄星换右脚踩阵眼的石头时,回身看了一眼背后摇摇晃晃的那人。

    陶乐正在心里吐槽石头硌脚时,眼前场景瞬息转换,由参天古树变成了悬落的飞瀑。

    他们二人此时正站在瀑布不远处的石头上,溅下来的水花扑了陶乐一脑袋。

    那瀑布旁边有个巨大的山洞,颜澄星往前走了几步后,从衣服里掏出来个小木牌,抬手远远地一掷,将那木牌扔进了山洞里。

    陶乐看到猛地一大团火光照亮了洞口,随之响起的是野兽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而后从那巨大的山洞里缓缓爬出来个牛头怪物,那怪物高约近五米,头上长了一对白色的牛角,紫色的眼睛瞎了一只,眼睛还留着未干的血迹。

    长满鳞片的蝎状尾巴长约八米,爬出山洞时猛地从身后甩出来,落在不远处的岩石上,将岩石击了个粉碎。

    陶乐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时,颜澄星却足尖点地,一跃而起,抬手朝那灵犀兽脚下又扔了个木牌。

    木牌落到地上骤然射出无数条金色的光束,勾勒出一张金丝网,将那灵犀兽缠了个严严实实。

    颜澄星抓住那金丝网的一角借力一跃翻到了灵犀兽脑袋上,右手握着已经出鞘的短剑往它另一只眼睛上狠狠刺去。

    带着毒勾的蝎尾向后背甩过来,颜澄星像熟知它的轨迹一般,条件反射性猛地翻身后仰躲过这一击。

    陶乐看那小少年动作矫健,出手干脆利落,不一会儿就在那牛头怪物背上划了几个深深的血口。

    除了这几个伤口,那怪物腿上腹部也有数不清的伤口,伤口或深或浅,有的是疤痕,有的已经结痂了,也有的还在往外渗血。

    陶乐站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抬起的手掌又缓缓放下。

    这不像是危机,倒像是星星给自己准备的训练。

    颜澄星狠狠将匕首刺进灵犀兽眼睛里,温热的鲜血溅到手背上,他猛地一个失神,从瞳孔中倏地蔓延开来的赤红色染红了他的眼睛。

    躲闪不及,那灵犀兽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腿,尖利的爪子在他小腿上划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陶乐猛地上前两步,掌心橙红色的火焰骤然升腾。

    颜澄星却轻巧地挣脱那灵犀兽的爪子,翻身落地时一块木牌射向它的腹部,木牌在半空中断裂,蓝光骤亮。

    一块巨大的尖头冰锥捅穿灵犀兽的胸口,去势不减,猛地将它钉在了身后的山壁上。

    颜澄星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保持着落地的姿势,一手撑地深深吐出一口长气。

    陶乐呆愣地托着掌心的火苗,怔怔地看着他。

    颜澄星眼底的赤红褪去,他垂着脑袋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惊讶吗?

    所以你要好好看着我,我会一点一点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