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娘子如意 > 31.成熟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哗啦一声, 银票雪花般从半空中飘然而落,跪在床榻上的霍二郎,脸上露出傻乎乎地笑容。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李如意看见他如此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 好了,知道你赚钱高兴。”李如意说道:“赶紧把银票捡起来, 我去做饭咱们晚上吃顿好的。”

    看着小娇妻那淡定自若的样子,霍二郎心里一下子就觉得对方的层次要高上自己许多想想也是,不就两千两银子嘛, 以后这种钱可是源源不断的, 还不至于让自个如此失态想到这里的霍二郎立刻咳咳了两声, 对着李如意道:“多做几道, 我这半个月在外面都没怎么吃好。”

    李如意听后笑着哎了一声, 于是当天晚上, 霍二郎的面前果然摆上了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香辣蟹,炖排骨, 炸耦合,杂拌菜, 口袋豆腐,清蒸鲈鱼以及一道甜品拔丝地瓜。霍二郎兴致上来后还非要与小娇妻对饮, 于是李如意又让慧姐儿去外面打了壶秋白露回来。盼哥儿现在已经出了六颗小白牙,米汤粥类什么的早就不在话下, 对好吃的肉肉更是充满了无尽的向往。偏偏他还不喜欢大人弄好了给他, 非得自个伸手去拿, 吃得那是满脸油渍, 简直都没眼看了。

    “瞧瞧我儿子吃的多香啊!”霍二郎看着他大儿子得眼神柔得简直能够化出水来。

    能吃身体才能长得壮,才能长得好,所以能吃就是福气啊!!

    “行了,你别光看他,快点动筷,一会儿饭菜都凉了。”李如意亲手给小相公满上了一盅酒水。她举起酒杯,郑重其事地说道:“二郎,我先敬你一杯,恭喜你炼出新瓷,开创事业鸿,也祝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再接再厉,带领咱们全家奔向富裕美好的新生活。”

    这话说的多热情,多真诚,多让人心潮澎湃啊。

    霍二郎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心底直冲而起,当下想都没想,手一台,满满的酒水就全进到了肚子里。 “娘子你放心!”霍二郎意气风发地大声道:“以后咱们家肯定是一日要比一日好,我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给你和盼哥儿一个幸福的未来。”

    酒水一喝,美味佳肴一下肚,桌上的气氛不由越加高涨起来。

    总而言之,他们很高兴,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与希望。

    吃完了饭,霍二郎哄着盼哥儿玩了会儿,八点多的时候孩子要睡觉,霍二郎就叫来了春杏,让她今晚和孩子睡一宿。春杏只是个半大的小姑娘,但心眼却不少,对着自家少奶奶悄悄嬉笑了一下,爽快地抱走已经困得东倒西歪得某娃娃。

    “娘子,娘子……”霍二郎搓着双手,悄咪咪地蹭了过来。

    李如意哪里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小相公出门半个月也不容易,遂也没有拒绝,只脸色绯红得低声说了句:“去把脸和脚都洗一洗。“

    霍二郎见小娇妻应下了,脸上立刻就放出五百瓦灯泡的亮度,忙不迭地亲了亲那粉红稍微脸颊一下,相当麻溜地就去洗漱了。没办法,如意稍微有点洁癖,不洗漱就上床这种事根本是不允许发生的。但是没关系,霍二郎想着:小娇妻那么香香甜甜,自个总不能臭烘烘的吧。一刻钟后,洗漱过后的夫妻两个躺在床上,李如意以为霍二郎会迫不及待的扑上来,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有点“自制之力”的,因为有件他考虑了许久的正事,琢磨来琢磨去,最后觉得还是应该先给李如意说清楚。

    于是,李如意躺在霍二郎的一只胳膊上,耳旁也同时响起了他的声音:“娘子,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霍二郎沉吟一下后,便开口道:“ 你也知道,瓷器买卖是个暴富的行当,可是着其中的风险也同样巨大。”

    李如意眨了眨眼睛,默默地听他说完。

    这些话显然已经在霍二郎肚子思虑了良久,是以此时说话来也格外的顺畅:“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咱们家只平民百姓,若有什么权势之人盯上咱们手里的方子,恐会酿成大祸。”

    李如意看着脸色严肃的相公,半晌后,轻声问道:“那二郎打算怎么做呢?”

    “把瓷器的制作方法教给县上所有制陶的人家。”霍二郎定声道:“若县里人人都能制瓷咱们便安全无疑了。”人都说,想要藏起一滴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放在大海里。同理,想要光明正大而不被人觊觎的制作瓷器,就要把丰陶县变成现代版的“景德镇”。

    李如意几乎要对霍二郎的想法拍手称赞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没有迷失本心,而是一眼看出了其中的巨大风险,并且竭尽全力的想出了一个他能想出的最好解决办法。

    真的是成熟了呢!

    李如意测过头,看着霍二郎那黝黑却依然清澈的双眼,老母亲般特别欣慰的笑了起来。

    “但是也不会白白教给他们。”霍二郎低声道:“ 我都打算好了,咱家先偷偷地卖上半年等半年之后,我就对外放出消息,想要学得制瓷技术的就来咱们家当学徒,不给工钱也不管饭的那种!”即便是亲爹霍振兴想要习得制瓷得手艺也的照这个程序来。

    “你这个主意好,既不会让他们觉得得到的太轻松,又能赢得个好名声,叫他们各个都感恩于你。” 若县里的这些人家都得了他的“恩惠”那以后谁还敢不尊重霍二郎?说他一句不好?

    “你觉得我得想法没有错?”霍二郎定定地看着小娇妻,低声道:“到底是那样多的钱呢,就这样分出去,你不心疼?”

    李如意则柔声表示,钱财这种东西是挣不完的,但是家人的安危则是最重要的。

    霍二郎听后略带怅然地叹了口气,说到底,心疼的还是他自个。

    李如意微微一笑,随即在那嘟撅起的油瓶上盖了个甜甜蜜蜜地“印章”。

    小狼狗虽然已经长大了,但偶尔撒起娇来也真的是让人无法抗拒呢!

    青纱帐内,温柔的“奖励”开始了。

    ******

    赶在今冬第一场雪下来之前,令天下众学子期待已久的恩科考试终于要开始了,此次考试的地点不是在京城,而是在各州郡的首府,因此考试的那一天,李如意和霍二郎都能亲自来送长松进场。

    “考试的时候千万别紧张,相信你自己!”霍二郎握紧自个的一双拳头,打气似的冲着天空挥了一挥:“你是最棒的!!”一副热血沸腾的样子。

    “听说要连考三天呢。”姐姐李如意看上去则是有些忧心忡忡的:“现下的天气又这么冷你一定要仔细自个的身子。”

    “姐姐放心吧!你给我准备的东西,我会一个不落的全都用上。”李长松指了指身后背着的竹箱笑着说道。他看上去十分的轻松自在,并未有什么紧张的情绪,不像是去考试倒像是要去郊游的样子而就在李如意他们在这边说话的时候,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霍振兴,孙氏,以及孙玉柔也围着霍子文在说话。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罗嗦了!”霍子文露出一脸很不耐烦的表亲。周围明明有很多相熟的朋友,母亲和妻子去非要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听着都叫人觉得丢份。

    “好好好,娘不说了。”孙氏见大儿子面色不好,怕扰了他考试的心情,立刻颤巍巍地闭上了自个的嘴巴,但是她看着霍子文的双眼里却是充满了无比的期盼,好似霍子文今一定能中一样。站在一旁的孙玉柔也是目泛柔情,她想着:等大郎考完后,自己再把好消息告诉他吧!到时候大郎一定会非常的高兴。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直到一声震天的锣鼓敲响,贡院朱红色的大门嘎吱一声被打了开来,学子们开始自动自觉地排出长队,等待搜身后进场。

    考试,即将开始。

    李长松低着头,看了眼手里的长方形木牌,上面写着甲排二十四号。

    这是他“考间”的号码牌,以后的三天时间里,他都要在此度过,考间逼仄且泛着股发霉的味道,李长松放下身后的竹箱拿出一块抹布,开始简单打扫了起来,弄了十几分钟这里总算能有个下脚的地方了。

    李长松又一一从竹箱中拿出笔墨纸砚来放到了身前的考桌上,手套也是要带着的,这是他姐姐李如意亲手给他织出来的,用了最上等的细绒毛线,灰黑色露出五根手指头的那种,李长松打小的时候就戴惯了这种手套,所以写起字来,根本不会影响他的发挥。

    手套带好了,李长松又往自己的砚台中到了点柠檬汁。这招是姐夫霍二郎告诉他的说是能够使墨汁不再寒冷的天气下结冰,李长松试验过几次,效果当真不错。

    能做的一起已准备就绪,李长松跪坐在考桌前,静静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