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侯夫人她凭实力单身 > 43.缘浅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当夜郁止遭到了行刺,虽然那刺客连玉然居的门都没进得了,可他打搅了郁止的安眠, 在行刺失败以后,他咬破了槽牙里的毒囊, 含恨而亡。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夏瑾虽是鬼魂,但没碰见过这样的场面,最凶残的也只是郁止让她旁观地牢审问那一回, 看到刺客死相凄惨, 看着有点发怵。

    郁止倒是习惯极了, 只吩咐:“埋了吧。”

    人被展意拖走, 郁止转身回去继续睡。

    夏瑾心头发凉。

    郁止到底经历过多少非人的事情, 才炼就了这样强大的气性和胆魄。

    如今郁止失了势, 那些以前不敢动手现在敢动手,夏瑾相信这是第一个, 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危机四伏。

    蠢蠢欲动。

    果不其然,念亲侯府中变得不再太平, 郁止不死,那些与郁止为敌的人总担心着他会不会又回到朝堂继续跟他们做对, 只有死了,才能安心, 才能高枕无忧。

    郁止不理, 他愈发专心研究起了复活她的典籍, 少食, 少睡眠,夏瑾真怕他身体熬垮了。

    一日,郁止去了书房,夏瑾想替他将房间整理下,捡起他床头的书时,发现了一本特别的古籍,名字也很特别。

    夏瑾很少看郁止翻这本书,可这本书被郁止压在床头下,上次救火时,他最先抢的也是这本书,疑惑间她随手翻开了这本书。

    发现目录上竟都些可怖的词语。

    换头……

    换脸……

    换心……

    夏瑾眼光一凝,强大的直觉驱使她直接翻到了换心对应的书页,只见那阴森古怪的文字上被做了很多批注,都是郁止的笔迹。

    以心换心,起死回生。

    轰——

    脑海中一下炸开,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其中换心之术第一要素活人之心必须生挖跃入眼帘触目惊心,郁止在旁批注:麻醉散。

    夏瑾捧着书的手在抖,再三观看,书中内容还是没变,还是那么冰冷血腥,她将书一扔,书砸到床上自动合了起来。

    夏瑾飘出了玉然居,横冲直撞去书房,刚刚穿墙而入,就听郁止低低问道士话:

    “换心之术为谁所撰?”

    “回侯爷,乃是妙法真人,妙法真人已经飞升了,祖师爷是妙法真人的亲传弟子,这古籍也是一代传一代,侯爷若不放心,小道让祖师爷来施术,祖师爷甲子高龄尚在人世。”

    “用挚爱死者之心可提升几分概率?”

    ……

    下面还说了什么,夏瑾已经听不到了,她睁大了眼,往后退了一步,又穿了墙出去。

    她得静静。

    她得静静。

    夏瑾漫无目的地飘着,耳边不断回荡着郁止所说的话,他竟然要换心给他,他一个好生生的人把心挖了还能活吗?

    麻醉散,他是做好被生挖心脏时用麻醉散缓解痛苦的准备了么?

    疯子,他这个疯子!

    早知如此,当初说什么也不同意他生出救活她的念头,异想天开,偏激疯狂,还有谁能比他更甚?

    为了她,他失去了声誉,失去了官职,失去了威严;现如今,他连命都打算奉献给她,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根本就不该现身于他跟前,不该让他贪恋着这一点甜蜜,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样他就不会费尽苦心想要抓住这点温暖,一步步走向毁灭自我的深渊。

    夏瑾啊夏瑾,你还要心软么?

    若你还有半点良心,你就应该放过他。

    这样的郁止,不该因你耽误一生。

    ……

    郁止从书房回来,还想着换心之术的事,他并非现在就想换心,而是习惯了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万一哪天需要派上用场,不至于慌了手脚。

    他捡起床上的书,才想起自己没有把它藏起来,他喊了声“瑾儿”,居室里没有回应,才放下了心。

    他不希望夏瑾看到这本书,如果夏瑾看到一定会多想,指不定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将书放到枕头下,郁止给自己沏了杯茶,去后院圃地料理了一下青梅树,经他精心照顾,青梅树长得愈发好了,枝繁叶茂,明年就能结果。

    一天时间很快消磨,郁止一日都没有看到夏瑾,心中微微有些不安,只不过这份不安才刚升起,很快就随着桌上飘来的纸张而消散,他嘴角微翘,将纸张接来一看:

    早点睡。

    言简意赅三个字。

    郁止轻笑:“你托梦我就睡。”

    室内沉默了半晌,一个“好”字在他眼皮子底下渐渐成型。

    郁止眉梢一挑,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对于托梦这件事夏瑾向来是害羞而抵触的,虽然就算她不托梦,他也时常梦到她,说出来只是为了调X她,但她这般爽快的答应了,仿佛哪里怪怪的。

    “还是不睡,今日时辰尚早,不如我们来说会儿话?”

    又一个“好”字。

    郁止问:“珑儿近来如何?”

    纸上的“好”字被打了个圈。

    “二哥呢?”

    不好。

    “大哥呢?”

    好。

    “岳父呢?”

    不好。

    “岳母呢?”

    好。

    “你呢?”郁止补充,“你可曾想念我?”

    停在纸上的墨笔笔尖一顿,在纸上点出了一个墨点。

    “可想?”

    郁止穷追不舍。

    纸上出现了一个慢吞吞的“不”字。

    郁止一丝也不恼:“下笔犹豫,撒谎了。”

    “……”

    郁止眉眼堆着笑,盈盈烛光下温柔而少年气:“为夫也甚是想你,这就来梦中与你约会。”

    说罢,他缓缓和衣躺下。

    只手作枕,阖起双目。

    夏瑾将笔放下,飘到他的面前,凝视着他的容颜,美眸中是压抑不住的痛苦。

    他很好。

    太好太好了。

    可是,情深缘浅。

    她没有那个福分。

    以后她会在暗中看着他,只要她在一天,便会为他消灾解难,化险为夷,但她再也不会在他跟前显灵,再也不。

    小香燃了半炷后,郁止睡熟了,浅浅的呼吸匀称而绵长,夏瑾在他嘴边落下一吻,伸出手指覆在他的眉心,指尖微颤着,终是入到了他的梦里。

    一阵白雾起,这次是在一片紫竹林,竹林深处有温泉,郁止锁骨外露的泡在温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