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我和‘奸夫’HE了 > 37.第 37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棋书销完假回到房里的时候, 莺儿已经去当差了。┏Ⅹ④③⑨⑨.COM┛

    棋书终于有时间稍微整理一下思路了:梅秀说如果自己调到二姑娘那里,就可以和她一块当差?

    棋书这么一想,突然感觉福至心灵, 难道二姑娘要嫁给宁家独子?

    可是那天岁儿不是说夫人差点没和镇远候夫人打起来吗?怎么这么突然又要结亲了?

    二姑娘要是真的要嫁予宁公子,那那个丫鬟可怎么办?

    棋书叹了口气, 若是这消息是真的,那那日夫人和镇远候夫人那么剑拔弩张恐怕就是在谈那个丫鬟的事了。

    以夫人的脾气,那丫鬟恐怕真的有可能像岁儿说的那样, 她性命不保了。

    不知道这样的话宁公子会不会恨上二姑娘?棋书思索了片刻, 给出了一个答案:一定会的。

    棋书脑子里闪着各种念头, 她是顾府的家生子, 亲朋故旧都在顾府。自己和梅秀姐姐再是一见如故, 若是让自己舍了这一大家子去宁府, 这姐姐的分量还是不够啊。

    虽然棋书心里不肯承认,可是她想到二姑娘要和宁公子结婚的时候是窃喜的。

    宁公子就像一个遥远的梦, 以前她只能远远的去听说他,去憧憬他。最大的念想也不过是找个和他一样怜香惜玉的公子嫁了也就是了。

    现在有可能随小姐陪嫁过去, 与他日日相处,棋书不觉得自己比谁差了。既然那位丫鬟可以, 那她也可以。

    梅秀姐姐自己放在天平的一端和放着棋书的亲朋故旧的那一端比起来不够重,可是加上宁公子, 这个天平妥妥的歪到了梅秀这一边。

    棋书打定主意之后, 那是频频去顾菱房里献殷勤, 次数多的都引人侧目。

    顾菱房里的小丫鬟们都笑称:“棋书姐姐真是把我们这当娘家了, 一天不来三塘都不自在。不若干脆求了夫人,把你放到二姑娘这里来吧,省得你总是这么来回跑再跑细了腿。。”

    这话虽然是调侃,可是也是有几分嘲弄之意。谁不知道这府上就顾菱这里最是吃香,主子脾气又好,又得宠。这府上有什么不巴巴先给这院里送来。

    可是姑娘已经这么大了,还能在这府里住几天,这时候巴巴钻了进来,怕到时候哭着想出去都没门。

    这院里的下人可是经历过这种情况的,想想都心有余悸。姑娘虽然为人不错,但是可没有不错到让自己抛家舍业跟出去的。若是顾菱是正常出嫁的,当个陪嫁也就算了,她现在可是被退过婚的,鬼知道会嫁到什么人家去。若是再不着后路,等事到临头再做打算可是就来不及了。

    现在这院里虽然看上去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已经开始涌动起来了。有门路的都在找人把自己往外调,又不敢动作太大,怕做的太明显了惹怒了夫人。

    这其中的分寸很是不好把握啊,可是正在这个时候有这么一个看不清形势的人想一头撞过来,她们除了看笑话,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还帮她权衡利弊?

    她们可是巴不得这样的傻蛋再多一些,自己好快点脱身呢,毕竟顾菱一日不出嫁一日就是这府里的小姐,而且还是老爷和夫人都颇为宠爱的小姐,这服侍她的下人只有超过的定例的,可没有比定例少的道理。

    对于自己院子里的动态,顾菱也不是瞎子,只是不想和他们计较罢了。更何况她除了抱琴之外,谁都不想带走。只是本来还想替他们安排一二,既然他们自己这么有主意,顾菱也就不管了。

    对于三天两头来府上献殷勤的棋书,顾菱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毕竟棋书虽然是自己母亲院里的人,但是到底不是知根知底的,顾菱也不打算要她。只是说出来怕伤了她的脸面,毕竟像她这般大的小女孩的脸皮大都是很薄的。

    顾菱对棋书的态度很是冷淡,棋书来十次,顾菱未必见她一次的那种冷淡,可是棋书还是照常来,也不知道图什么。

    棋书来的次数过于多了,多到抱琴都觉出不对了。晚上守夜时抱琴在榻上有些吞吞吐吐的说:“姑娘,我总觉得棋书有点不大对劲。”

    “怎么说?”

    “她本来是太太院里的丫鬟,成日里跑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若是想调过来,就自己求了太太也就是了,可她又不这么做,我是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难道她想偷姑娘的东西?”抱琴苦思冥想的说。

    “这也是能随口乱说的?”顾菱闻言皱起了眉头。她倒是知道抱琴没有恶意,可是这种话自己听见还好,若是让别人听见那么一句半句的,以讹传讹给传了出去,可是会害死人的。

    顾菱很是严肃的说:“以后没有证据,不要这么胡乱揣测别人,这个贼名可是能压死人的,你知道了吗?”

    “是姑娘,我知道错了。”抱琴低声说。

    “行了,索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你知道错了,以后改了就是了。”顾菱说。

    抱琴点头称是,思索片刻还是坚持说道:“可是姑娘,我还是觉得棋书有点不对劲。”

    “不管这位棋书有什招数,我们不接招也就是了。何必和一个小丫鬟较真。”

    顾菱笑着说,她是真不觉得一个小丫鬟能把自己怎么着,觉得抱琴过度紧张了。

    比起这个来,她更紧张母亲。也不知道是不是母亲知道了自己和韩晚秋在山顶上私会过的事,这几日话里话外都在探自己的话。

    顾菱可是知道母亲的脾气的,当时那是咬紧了牙关打死不认。

    母亲知道这事未必会取消婚约,可是对韩晚秋的印象也会大打折扣。她们要真干了什么也就算了,本来就什么都没干,瞒得过去何必拆穿呢?

    顾夫人本来就没有铁证,又没有抓个现行,此时见顾菱抵死不认,只能少一有空就劝顾菱做人要谨慎云云,把顾菱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顾夫人光说还不算什么,最厉害的是在府里加强了巡逻,好像生怕某人会跳进来一样。

    对于顾夫人突然紧张兮兮的举动,顾菱想想就觉得好笑,现在正是秋试呢,就是他们有那个心,也没那个时间啊。况且那么长时间都等了,何必急于这么一时半会儿。

    至于见面的事,等成亲了想怎么见怎么见,现在着什么急?这样想着顾菱突然听到了一声布谷叫。

    当时就起了身,没记错的话顾府现在巡逻是一刻钟一次吧?艺高人胆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