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兔崽子,放开我老婆 > 23.第23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宋辞直接越过人群, 走到唐果面前,牵起她的手就往外突破。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他的手掌又宽又厚又温暖,唐果的小手被他裹着, 直至远离喧嚣热闹。

    现在周遭安静下来,唐果刚刚跟他发微信表白的勇气在此刻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毕竟才确定关系, 现在单独跟宋辞呆在一起,唐果害羞得脸都烫了。

    “果果,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吗?”宋辞不放心, 再次向她确认。

    她都已经说“我爱你”了,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唐果只好轻“嗯”一声, 点点头。

    宋辞的嘴裂开了, 笑得像个小孩一样, 有点傻又有点可爱。他一双眼睛紧紧地锁着她, 问:“果果,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接吻?唐果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 臊得不敢跟他直视,头立刻垂了下来。

    宋辞看她这幅模样, 上一刻人还漂浮在云端,下一刻就掉到了谷底。她竟然不愿意跟他亲亲, 是不是不够爱他呀?

    虽然心里感觉到失落,但好不容易才上岗成为唐果的男朋友, 宋辞也不敢把她逼得太紧, 只能说:“你不愿意, 那就……下次吧?”

    啥?唐果一脸惊愕地抬起头来, 只见他正在强颜欢笑,眼底的失落却是掩盖不住的。

    “我送你回去吧。”宋辞几不可查地叹了一声气。

    说着,他牵起唐果的手就往停车的方向走,只是刚迈腿,人就被拉住了。他不明所以地扭过头,就看见她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她眸子垂着不敢跟他对视,小声地嘟喃着,“哪有人接吻之前还要给个预告,你想亲就亲嘛!”

    宋辞呆滞了半秒钟,等他把她这句话的意思消化完毕,下一刻他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不给她任何缓冲的时间,头一低就吻了下去。

    她的唇温热温热的,比他想象中还要软糯还要甜。这是宋辞第一次接吻,他也不懂什么技巧,只是本能地去吸吮她娇唇的甜美。

    接吻的感觉真的太他妈的爽了,宋辞激动得内心在咆哮。他一沾上她的唇就停不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就这样一直吻下去。当然,这只是他美好的想法,因为吻了不到两分钟,唐果就喘不过气了。

    唐果也是第一次接吻,技术比宋爷还要菜鸟上很多倍。

    她伏在他的肩头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张小脸染上了一层绯红,不知是憋的还是羞的。

    渐渐地,她的呼吸趋于平静,他轻轻掰过她的头,看着她光润的嘴唇,他再度把自己的唇贴上了她的唇。

    唐果这一次比上一次有进步,坚持了五分钟,等她再度呼吸上新鲜空气,她喘着气“指控”他,“你怎么不说一声又亲啦?”

    宋爷一脸无辜,“不是你说想亲就亲,不需要问吗?”

    “……”唐果突然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还好,宋辞亲完这一遍之后就没再亲她了,牵着她在附近压马路,感受元宵的热闹气氛,到了十点钟把她送回家。

    临下车前,唐果被他缠着来了两次goodbye kiss,才被他放下车。

    唐果回到家时,齐馨跟方怡都已经在家。她刚走过去坐下,齐馨的脸就凑了过来,观察了个两秒钟就说:“接吻啦?”

    “你怎么知道?”唐果脱口而出,一说完就捂嘴后悔。

    齐馨笑眯眯地说:“嘴都有些肿了,不是接吻难道是海鲜过敏?你对海鲜又不过敏。”

    “别再逗了,咱们果果第一次谈恋爱,脸皮还很薄。”方怡在一旁说着。

    齐馨认同地点了点头,“等她被宋辞给“吃”掉之后,成为真正的女人之后,别说接吻这种小儿科,闺房密事都可以大胆跟我们分享了。”

    “馨姐……”齐馨越说越离谱,唐果把她叫住,“你乱说什么,我们才第一天确定关系。”

    “我可没乱说,就你家宋辞那副样子,估计憋不了多少天。”齐馨挑了挑眉,道:“他28你26,比你们年轻十岁的都已经在享受男欢女爱了,情到浓时,水到渠成地表达爱意,再正常不过了。”

    “……我先去洗澡了。”唐果坐不住了,担心让齐馨再说下去,都不知道说出什么惊天理论。

    唐果洗完澡回去卧室,刚躺下刷朋友圈,竟然发现宋辞又发圈了。

    元宵节快乐、情人节快乐@糖果

    配图是红色灯谜纸上写了五行字:

    我情问心终不悔

    爱意缠绵如流水

    你颜入梦相依偎

    唐家有女永相随

    果携君手成双对

    唐果盯着这几行字,心脏像是被撒了一把糖似的,她笑眯眯地把图片保存下来,点赞之后又评论:

    我情问心终不悔

    爱意缠绵如流水

    你颜入梦相依偎

    因为各自的朋友圈不一样,唐果把这条朋友圈当成是两人偷偷表达爱意的基地,谁知道她的评论刚发送成功,紧接着就有人发了一串柠檬精上去,而评论人,正是齐馨。

    心里怀着恋爱的甜蜜,唐果这一晚亢奋得有些难以入睡,不过真正进入梦乡之后,她睡得很安稳,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起来,她刚走出卧室,就看见方怡提着早餐回来。

    “表姐早啊……你今天吃什么早餐呀?”唐果问。

    方怡笑了笑,眼神有些暧昧,拖着长鼻音,说:“当然是……老板送来的早餐啦!”

    “哇塞!”齐馨在一旁惊讶出声,“请问有我的份吗?”

    “当然,你我作为表姐跟好室友,都是别人家男朋友贿赂讨好的对象。”方怡说。

    唐果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拔腿就往阳台跑,果然看到了某人显眼的车子停在楼下。

    “别看了,都不知道我家老板几点就来了,你还是赶紧收拾下去,别让他等成望妻石。”方怡在里头嚷嚷道。

    齐馨也跟着附和,“就是,这老字号早餐店离我们这里远着呢,你家宋总都不知道几点就起床了。”

    唐果听着,心里既是甜蜜又是心疼,也顾不上其它的,快速把自己拾掇好就下楼。

    她一坐上车,就对宋辞说:“你下次别去那么远买早餐了,这得多少点起床呀?”她语气有些埋怨,但更多的是舍不得,宋辞听了身心舒畅,道:“这早餐是我让助理去买的。”

    “……这样啊!”唐果心里默默觉得他家助理有点可怜,不过不是他亲自跑,她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刻,她又听到他说:“我的时间只够给你做早餐。”

    “你会做饭?”唐果瞪着大眼睛,惊讶地问。

    “呃……”一向自信的宋辞也有些迟疑了,“我就是照着网上的小视频做的,我尝了一下,味道不至于太难吃,你凑合试试。”说着,他长手一伸,把后座的粉色保温饭盒递到她面前,“回去幼儿园再慢慢吃。”

    “好。”唐果重重点了点头。

    按照时间轨迹往前推算,宋辞怕是五点多就起来了,就冲男朋友这份真心实意,即使这份早餐再难吃,她都要吃光光。

    三分钟后,宋辞的车子就停在行知三百米以外的道路一侧,唐果叮嘱他路上开车小心,说完再见正想下车就被他拉住了。

    “怎么了?”唐果问。

    宋辞朝她抬了抬下巴,暗示意味十分明显,“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唐果是听懂他的意思了,虽说在车上,可现在学生上学人来人往的,别人随便一瞥就会看到他们在接吻。

    “不行啦……好多人,会被看见的。”唐果羞涩地拒绝,而且才确定关系,昨晚光线不好连吻了几次还可以接受,现在光天化日的,她好害臊。

    “你的意思是不被看见就可以了。”宋辞说着,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本书,他一手把他撑开,一手把唐果朝自己拉过来,然后用书本挡住两人的头,下一刻,他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虽然是一个比蜻蜓点水深那么一点点的吻,但因为心虚跟刺激,唐果下车的时候,脸都是热的。她目不斜视往前走,一口气直接回到了大一班。

    时间尚早,来的学生并不多,唐果跟他们打完招呼,然后才坐下来,打开宋辞给她做的爱心早餐。

    他今天做的是三明治,可这个三明治大有乾坤。先是三明治的造型不是普通的三角形,而是心形,再者是里面夹的不是一般的火腿蛋,而是实实在在现煎的牛扒。大概是担心她吃不饱,他做了两个,旁边还有几块切好的芒果。

    这早餐,真的是还没吃就已经跟喝了蜜糖一般。虽然造型很漂亮让她有些舍不得吃,但这是男朋友早起辛苦的成果,唐果当然得吃,她拿起其中一块三明治,递到嘴里之后咬了咬。

    吐司松软、牛扒鲜嫩多汁,加入了青瓜跟番茄中和它的油腻,味道简直是一百分,她忍不住立刻、现在、马上给男朋友发条微信表扬他。

    【糖果:真的是你照着视频做的吗?怎么味道可以这么好?】

    【宋辞:嗯,其实做法很简单,你喜欢吃就好。】

    【糖果:你做饭这么好吃,我在你面前都有些自惭形秽了。】

    【宋辞:没关系,反正以后咱家都是我做饭,你等吃就好。】

    唐果盯着“咱家”两个字,脸就烧了起来。怎么那么快就说到“咱家”了,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早餐太美味,唐果没几分钟就把食物一扫而空。保温饭盒沾了些酱汁跟芒果汁,她起身去洗手间把它洗干净。

    今天这个时候的洗手间比平时要热闹许多,有好几个老师在里面补妆。这么大阵仗,难道是叶声又要来了?

    方小曼在镜子里面看到唐果,她侧了侧身子,给她腾出个位置。

    “谢谢!”唐果低声道,然后挤到洗手盆面前,打开水龙头开始洗饭盒。

    “果果,我今天看到你从一辆豪车上下来,这是交男朋友了?”方小曼突然问。

    唐果洗着饭盒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向镜子,只见大家此刻都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是啊!”她这种年纪结婚生子的都多得是,她谈个恋爱再正常不过了,况且宋辞又不是见不得人,唐果大方承认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方小曼又问:“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我看他的车得一百多万呢!你上哪儿找了这么个好归宿呀?”

    对于同事查家底似的询问,唐果感觉不太喜欢,于是淡淡地说:“我们是校友,看着合适就在一起了。”

    这时,饭盒已经洗干净了,她把水龙头关掉,轻轻地甩了甩水,然后退了出去,“我先回教室。”

    等她一离开,整个洗手间都炸锅了,几个女人纷纷七嘴八舌地向方小曼打听。

    “小曼,是真的吗?唐果真找了一个有钱男人?”

    方小曼:“反正这是第二次看她早上从那辆车下来了,她自己也承认了,应该是吧。”

    “也不一定,大清早的,说不定是人家的小三呢!”

    “应该不至于吧,那男人很老很丑?”

    方小曼:“谁说的,我偷偷看了几眼,颜值身高都在线,年纪跟唐果差不多。”

    “她这次真的凤上枝头变凤凰了?她命怎么那么好,之前叶总还特意问了她的名字,谁知道这头叶总她都没理,直接找了另外一个优质男朋友了。”

    方小曼:“反正这也是人家的本事,我劝你们别整天像个妒妇一样在背后编排人家,被人逮住了只有丢脸的份。再说了,她现在找到男朋友你们应该高兴,至少在竞争叶少的道路上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大伙被方小曼这一席话点醒了,也不再讨论唐果,对着镜子专心致志画好自己的脸才是正事。

    叶声今天的确要来了,为的是行知幼教方向的调整以及岗位调动的事情。

    原本,这种会议一般是行知的管理层,园长、副园长跟教研主任参加的,唐果没想到,她也会被突然通知去参加会议。

    这是被重用的先兆,但她还是有些忐忑,先给齐馨发了条微信探探风。

    【糖果:馨姐,怎么回事?我也受邀参加会议了。】

    【齐馨:听说张副园长要移民,准备离职,所以有个副园长的位置空了出来。】

    【糖果:你要升副园长啦?】

    【齐馨:按道理是这样子,如果我升上去的话,教研主任的位置应该是你的了。】

    【糖果:但不是有好几位老师比我资历更老一些吗?】

    【齐馨:你在学生家长中的教评是最好的。先不说了,赶紧来吧。】

    【糖果:好的。】

    唐果收起手机,把班级交给替班老师之后就往会议室去。她前脚走进会议室,叶声后脚就跟着进来了。

    叶声开会从来都是直奔主题,的确如齐馨所说的,总部打算在行知幼儿园做试点,引入国际幼儿教育体制,着力将行知幼儿园打造成为国际性幼儿园,这是塑造行知教育品牌的重要一步。

    “总部把试点定在幼儿园,这对于大家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希望在未来改革的工作中,我们能够齐心协力,把行知幼儿园从省一级幼儿园再往一个高度上提。”叶声最后对大家进行勉励。

    “叶总,我们会全力以赴的。”园长代表大家表决心。

    “非常好。”叶声点了点头,又说:“不过在我们即将大刀阔斧大干一番之际,却有个让我觉得惋惜的消息,就是张副园长因为个人原因要离职。所以,经过考虑,现在决定晋升齐主任为副园长,唐老师为教研主任,恭喜你们!”

    虽然早有预料,但确确实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齐馨跟唐果还是很开心。

    “谢谢叶总。”齐馨真诚地感谢叶声,可视线跟他对上的那一刻,她好像从他沉静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戏谑,似乎在告诉她:不用谢,这都是你□□得来的。

    反应过来自己的胡思乱想后,齐馨心头打了个激灵,然后听到叶声说:“这都是你应得的。”

    齐馨:“……”怎么听怎么觉得有那层意思。

    “谢谢叶总。”唐果紧接着表示感谢。

    叶声笑了笑,“好好干,我看好你。”

    “我会努力的。”唐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叶总,我现在带的大一班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希望把他们带到毕业,教研那边的工作我保证不落下。”

    叶声有些意外,道:“这样你的工作量会很大。”

    唐果笑着摇了摇头,“我自己会安排好各项工作,现在的这个班是我从小班开始带到现在,我想有始有终。”

    “好。”叶声赞赏地点了点头。

    会议结束,叶声以讨论行知形象改造的事情把齐馨留下来。

    等其他人都离开办公室之后,齐馨立刻把那副恭恭敬敬的嘴脸给收了起来,斜了叶声一眼,“我警告你,唐果是我的好闺蜜,你别对她存了坏心思,不准乱搞她。”

    叶声嗤笑道:“我现在提携你的好姐妹,怎么到你那里就变成了乱搞她了。”他长手一伸,在她的细腰上轻轻一捏,声音低沉又暧昧地说:“我要乱搞也是乱搞你。”

    妈的,跟他搞了几次之后,现在她身上的敏感点都被他摸透了,这会随意一捏就让齐馨倒吸了一口气,真真真的女人三十如狼似虎。

    她用力拍掉他的手,一脸鄙夷道:“最好就是你所说的这样,不过就算你真的存了心思,我也劝你赶紧灭掉。唐果她现在有男朋友,她男朋友可是比你有能力有魅力多了,你在她面前再怎么晃悠也动摇不了她。”

    齐馨说了一大串,可叶声只关注到她说其他男人比自己有能力有魅力,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伸手勾住她的腰,然后往上移了移,报复性地用力捏了捏,咬牙切齿道:“看来是我太仁慈,今晚你再怎么求饶我也要让你见识我真正的实力。”

    齐馨被他捏得全身颤了颤,不甘示弱地怼了回去,“呵……谁怕谁呢?”

    唐果回到教室之后,给宋辞发了条微信。

    【糖果:我升职啦!看来宋爷很旺我。】

    【宋辞:我家果果就是厉害,不过我也不差,旺妻体质。】

    什么旺妻,唐果看得脸都臊了……

    【糖果:今晚请你吃饭庆祝。】

    【宋辞:好,五点四十五在老地方等你。】

    【糖果:OK.】

    唐果晋升为教研主任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行知,之前对她冷嘲热讽的人现在看到她都恭敬了很多,但她还是跟往常那样,礼貌地跟她们打招呼,不冷不热。

    今天最后一个学生是厉子敬,他妈妈五点五十才来到教室,然后她跟他们一起离开幼儿园。

    厉妈妈的车子停在路边,宋辞也已经到了,三人一起往外走。

    厉子敬是唐果忠实小迷弟之一,跟陈一诺对唐果的“爱慕”程度不分上下。这会大家一起走着,他果断放弃自己的妈妈,牵着唐果的手往前走,乖巧的样子让厉妈妈有一种幻觉,眼前的儿子不是她的亲儿子。

    很快,就到了厉妈妈停车的位置,她对厉子敬说:“子敬,跟唐老师说再见啦!”

    厉子敬依依不舍地看着唐果,牵着她的手也不肯放,他昂起头对她说:“唐老师,你弯下身来好不好,我想抱抱你。”

    厉妈妈在一旁看得哭笑不得。

    “好。”唐果直接蹲了下来,身高基本上跟厉子敬持平。

    厉子敬伸手勾住唐果的脖颈,然后抱了上去,凑到她耳边说:“唐老师,我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哦!”

    话毕,他的头一扭,小唇就在唐果的脸颊上。

    “子敬……”唐果还没说话,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气汹汹的声音,“兔崽子,放开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