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综]救世主再就业指南 > 38.第 38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三日月刚来到这个本丸之中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Ⅹ④③⑨⑨.COM┛

    审神者的嘴, 骗人的鬼。

    说是试一试小狐丸的衣服,但是从栖川白歌怀抱之中抱着的这些衣服的数量来看,这恐怕不仅仅是小狐丸一个人的衣服数量了。

    抱了满怀的衣物堆成了一座小山, 栖川白歌偏了下头看着已经到齐的四振刀剑男士露出了一个分外灿烂的笑容。

    “来吧,”他们的审神者这么说道, “不要客气,大家都试一试吧。”

    并不是第一次被当成衣架子摆弄的三日月沉稳的点了点头,然后眉眼一弯朝着栖川白歌认真的说道:“老爷爷对于更换衣物这种事情并不擅长, 如果不介意的话, 您可以帮我一把吗, 主人?”

    虽然这种话听起来像是性/骚扰, 但是回想起三日月本身这身作战服的麻烦之处, 再加上对方本身确实也是不擅长打理自己, 栖川白歌就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这让和泉守本来想说的话全都咽回肚子里面去了。

    “明明不擅长装扮自己,但是因为最美的天下五剑这个名头还是得到了这样华丽的装束吗?”

    甲胄被一层层的剥了下来, 深蓝色的狩衣也被剥了下来,仅仅只剩下白色的里衣还披挂在三日月的身上, 衣襟松松垮垮的散开,露出一片修长的脖颈和仿佛要挣脱开皮肤飞出来的锁骨, 顺着锁骨往下,就是轮廓鲜明的胸肌和更加白皙的皮肤。

    “是啊, 不得不说稍微也有些让人烦恼。作为老爷爷来说, 我真的相当不擅长这种装扮自己的事情呢。”

    三日月非常自然的张开双臂任由栖川白歌打理着自己, 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 周围的其他几振刀剑男士男士也没有这种概念。

    虽然和泉守会因为栖川白歌刻意喊他兼先生而感到不好意思,但是对于这种肢体接触,他们虽然拥有着相关的常识,可本质上还是刀剑男士,很难对这种事情感到不好意思或者其他什么的。

    相反对于他们来说,肢体接触可以说是自己的审神者对自己表达出的一种深厚喜爱的方式,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其实都是相当的喜欢这种接触的。

    “不过不愧是刀剑付丧神吗,这个身材简直了。”

    栖川白歌一向不会亏待自己的眼睛,就算是见惯了英灵们美丽的容颜或者完美的**,她依旧相当的欣赏三日月他们的美丽啧啧称赞。

    “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啊。”

    她毫不忌讳相当的这么说道。

    劲瘦欣长身形该有肌肉的地方覆盖着轮廓鲜明但是却不夸张的肌肉,在腰腹的地方却又倏然收紧,腰身紧窄的让人产生一种抱一把的冲动,但是支撑起来的肩膀却又能够让人鲜明的感受到对方的性别,一点都产生不了亵渎的心思。

    “能够讨您喜欢就再好不过啦。”

    三日月笑了两声之后语气轻松的说着,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和栖川白歌之间的对话像是什么被包养的小白脸和金主之间的对话。

    “不过这也太琐碎了吧……”

    零零碎碎的还拆接下来不少精巧的金饰的栖川白歌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她开始怀疑自己把这些东西拆下来之后,到时候能不能原模原样的再给三日月穿回去。

    要是穿不回去就尴尬了。

    “所以老爷爷才总是记不住该怎么穿戴。”

    本体三日月对于这件事情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理直气壮的简直令人发指。

    “要是不习惯这么穿戴的话,以后只要不出阵,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好了。明天我带你们出去买衣服,有什么自己喜欢的款式就自己拿好了,目前来看,我姑且还是能够供应你们的挥霍的。”

    栖川白歌将三日月身上拆下来的东西折叠整齐放在一旁,看着面前仅仅只穿着白色里衣却显得更加出尘脱俗的三日月,不由得心情愉悦的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

    “不过现世的衣服……还真是头一次接触呢。”

    虽然之前也服侍过审神者,但是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作为本体的那一振三日月,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三日月仅仅只在时之政府刚刚建立的那一段时间里面才接触过几位审神者,后来就被时之政府束之高阁了。

    之后关于审神者们的记忆也都来自于他的其他分/身,也就是那些在其他审神者的锻刀炉中出现的自己。

    说实话,稍微也让人有些羡慕呢。

    在刀剑之中诞生的付丧神们,总是格外渴求着被喜爱,被使用,被关注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算历经了漫长的岁月,但是对于三日月来说,偶尔从自己别的分/身之中看到那样的场景,也会感到一种转瞬即逝的艳羡。

    被束之高阁的美丽之刃,也依旧摆脱不了自己身为武器的本性。哪怕在时之政府之中并没有人将他当成武器看待。

    这恐怕才是对于刀剑来说最悲哀的事情了。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存在,也稍微让我有点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说服时之政府被派遣到我身边来的——我可不认为来到我身边的诱惑能够大到让他们把自己的本体刀都借给我。”

    虽然被看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栖川白歌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这其中的风险比利益大很多,时之政府没有必要将自己的活招牌送到自己身边来。

    三日月可不同其他的刀剑男士,作为时之政府的看板郎和宣传的噱头,要是本体出了点三长两短,时之政府说不定就要流逝如今召集起来的大半的审神者了。

    三日月对于时之政府的意义来说,是立身之本也差不多了。

    “虽然只是一个老爷爷,但是提出的意见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人听的。况且他们大概也是有别的考量吧,但是这其中的细节,老爷爷就不清楚了。”

    三日月只能说是从小狐丸那里知道了关于栖川白歌的身份,但是并不知道栖川白歌如今的身份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三日月跟在栖川白歌身旁,与她结下深厚的羁绊和契约,到时候说不定能够在栖川白歌成为英灵之后升格。

    如果本体升格了,对于之后所有以本体分化出来的三日月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到时候能够彻底拥有神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一件相当、相当有意义让三日月本体去冒险的事情了。

    当然了,就算三日月没有彻底升格,只要能够沾染上关于栖川白歌救世主的一点传说,对于他的本体来说也是一件相当不得了的事情,因此这一点风险,还是值得冒的。

    “唔……”

    栖川白歌也没有想到时之政府这么做的理由。

    她虽然是一位救世主,但是有时候对于自己的定位其实并没有很明确的意识,对于时之政府的做法,只知道对方是出于好意,于是这样很多事情她就不会去深究下去了。

    如今看三日月提出这个建议之后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阻拦的样子,她就当时之政府已经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了,其余的细枝末节……对方都不在意,她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既然如此他们还是选择这么做,那就只能说是相信她了,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能辜负对方的信任的。

    “算啦,反正我也不擅长思考这一些——不过三日月你啊,穿着这些真的不会感觉行动不便什么的吗。”

    一身清爽的三日月看起来比原本穿着华贵的三日月多了几分轻快的少年感,栖川白歌看着那一摞厚厚的零零散散的饰品就有一种看到了英雄王那一身沉甸甸的黄金甲的错觉。

    至少英雄王那一身只是沉而已,这位的这一身就不仅仅只有沉了。

    “唔,虽然说是会有些麻烦,但是不管对于刀还是对于人来说,总归是习惯就好了吧。”

    三日月相当无所谓的这么说着,然后安安静静的跪坐在原地看着栖川白歌,那双从夜空渐变成程曦的蓝色眼瞳之中倒映着一泓若隐若现的月影,在睫毛的遮掩之下,像是在引诱着人凑近这汪深潭溺死在其中一样。

    “刚才我看你眼睛里面的月亮还很明显……但是现在看起来就不怎么显眼了,这个还会变的吗?”

    栖川白歌好奇的凑近些许仔细探究了一下,被她的影子一挡,原本明媚的新月越发隐匿在了眼波之中,影影绰绰的让人分不清其中的虚虚实实。

    “这一点倒是没有仔细研究过呢……不过您要是感兴趣的话,再凑近些许也无妨。”

    微微颤抖着的睫羽像是落在心尖的蝴蝶轻飘飘的扇了扇翅膀,嗓音压低之后说出来的话语像是三味线震颤的余音勾的耳朵发痒,栖川白歌揉了揉耳朵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了小狐丸在三日月背后稍稍加重了音量喊道:“三日月殿下。”

    “嘛,虽然说这样的肌肤之亲也不错,但是有时候这样的占有欲也会让人有点头痛呢。”

    “这种程度可还远远都算不上是肌肤之亲。和泉守需要我帮忙吗?”

    应对过迦勒底各种痴汉突发事件的栖川白歌调笑着随口说了一句,翠色的眸子一转,视线落到了一旁正在脱羽织的和泉守身上,虽然没有再用那种让人耳朵发痒的称呼,但是语气之中的调侃却显而易见了。

    “……你居然是个这么恶劣的家伙吗!”

    和泉守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因为那样的称呼落荒而逃,但是在其他的事情上他也没有这么容易害羞,只是对自己似乎察觉到了他们审神者的本性这种事情相当的震惊,带着几分无语的这么说。

    “非要说是恶劣的话,其实这也远远算不上啦,”栖川白歌相当耿直的说,“只不过和泉守这样的性格和外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戳我,所以忍不住就想要逗弄一下你呢。”

    和泉守:“……”

    和泉守:“你这个人居然还看碟下菜的吗!”

    年轻的和泉守震声朝栖川白歌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但是没有良心的救世主只是转头对着和她一个阵营三条家的刀剑男士说道:“看吧,果然很可爱呢。”

    石切丸:“您说的有道理呢。”

    三日月:“果然年轻人的活力和老爷爷们的就是不一样呢。”

    虽然看起来像是个可靠的成年人,但实际上在这一群刀剑之中年龄都是最小的和泉守兼定不情不愿地咽下了自己的满腹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