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给男友递休书[快穿] > 25.金主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Alina侧目望了眼抱着胳膊倚靠在窗户边抑郁的某人, 目光考究的从他灰扑扑的大衣,颇为凌乱的鸡窝头,和一个足以遮住脸的□□镜上扫视, 喉中不免带了笑。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Alina实在没忍住, 道:“…你真要穿成这样去聚餐?”

    “吃个饭而已。”扶蔺冷哼了一声,而后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烟,拿起打火机点。本是霸道又酷帅, 手却有些轻微颤抖。

    Alina:“你哆嗦什么?冷吗?”

    她伸手摸了摸扶蔺指尖, 换来青年猛烈的一抖。

    扶蔺强忍着电流, 打火机嘎嘣儿点上烟, 半靠在副驾驶上对着外面吞云吐雾, 说话带了些阴郁气息, 道:“没事。”

    车在道路上呼啸而过,氤氲萦绕, 它们多数落入风里,有些则留在车上, 烟草气息在车里快速散开,往人鼻腔里钻。

    其实烟味并不大, 但严无让没抽过,不免将注意力挪在扶蔺身上。

    青年在副驾驶, 被靠椅遮挡坐姿, 但能从他脖颈旁耷拉褶皱的衣领看出并不体面, 浮夸的□□镜遮住他眉眼, 优越的鼻梁下,淡粉的唇叼着一根烟,烟雾萦绕,给他镀了一层柔光。

    他没想到,网上的人会为自己声讨,找扶蔺的麻烦…

    明明…

    严无让手指缓慢的擦过手机棱角。

    沉溺于美色,囚困于诱惑的……是自己。

    扶蔺夹着烟的手隐隐发抖,甚至能轻易感知电流在血脉里游走,他不免喉头和心脏都紧绷和急促起来。

    偏偏那边Alina一如既往的体己人,看严无让急躁的咳嗽了几下,便对那匹狼给予关心。

    “要是闻不惯烟味,就把窗户打开。”

    扶蔺抽烟的动作停滞,烟雾缭绕间回眸,启唇不留情面的挤兑他。

    “这么好的烟闻不惯?”

    严无让还未启唇给予答复,就见那青年复搭在窗户潇洒吐烟,唇间似嗤了声,抿紧唇抖了抖烟蒂,而后——将烟摁灭在缸里。

    严无让手指一顿,目光考究的落在扶蔺身上。

    [你干嘛怂了?继续皮啊!他恶意值要飙上来了…]

    扶蔺拿着烟的手疯狂颤抖:“妈的,又疼又痒怎么皮?——你确定这电流世界通用?”

    用这个来检测危险能再扯淡点吗?严无让仅是微微发火,自己就被电的跟帕金森似的。

    [真有那么难受?]

    ……明明只是电波啊。

    扶蔺凉凉来了句:“我恨**。”

    [混球奏凯!!]

    -

    Alina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将扶蔺严无让送到了聚餐场地。

    节目举行的聚餐除了五十个练习生六个导师,还有舞台调音师主持人等等,人多事杂。

    所以等扶蔺到的时候,他们才刚入座。

    虽然Alina已经打过了招呼,但瞧见扶蔺身后跟着严无让,免不得诧异。

    扶蔺将眼镜放在口袋里,随意的拢了拢头发。

    他手下的两个组坐在一前一后的沙发卡座,见他走来,严无让的组员立马起身要往旁边挪——聚餐时,导师都会和队员坐在一起。

    “没事,都坐好了,就不要动了。”扶蔺不打算和严无让坐一桌,立马按住他,垂头笑着,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径直走到对面导演组,寻了个空闲的位置,“我不太舒服,坐那儿就行。”

    这里格局大,横排的沙发卡座基本能容纳八/九人。扶蔺同严无让隔着一米的隔层,斜对角距离。

    最远的距离,但严无让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见扶蔺带笑的眉眼。

    目落之处林佳起身攀附着隔层,体贴的拿茶壶给扶蔺倒水,侧脸带着鲜明的笑,一双唇比平日都艳上几分。

    严无让笑意阑珊的坐下,看着旁人有点害怕,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漆黑的眼里免不得浸了嘲讽,下一刻揣测的念头入脑。

    扶蔺亲了自己,林佳怎么不躲着扶蔺?

    他仅想了一瞬,画面便刺入眼眸。

    林佳回身坐下,手在沙发缝隙中镜头窥视不到的地方,偷偷却缓慢的拿湿纸巾擦拭……

    ——嫌弃扶蔺。

    严无让喉头收紧,一口气噎在喉头不上不下,令人后怕的念头却在脑海里放大。

    自己家庭的事瞒不了多久,若在网上暴露后,扶蔺呢…也会被旁人厌弃吗?

    这种想法没维持多久。

    魏籍导师从外面回来,卖着关子,说找个姐姐一起聚餐唱歌,而后门被推开,门口风铃迎风而响,一尾红裙入眼。

    唐钰颖换了身漂亮又简单的裙子,帽子口罩却是幼稚可爱的娃娃,一头靓丽的长发散落在肩膀上,高跟鞋咚咚的走来。

    严无让不免想笑。

    他倒是真的傻,还抱着唐钰颖出现节目只是巧合,如今——更像是扶蔺请来的。

    他目光望着唐钰颖手中拿着的可爱风格的帽子。她长得温婉,但不难看出是年纪而衍生出的气质,一双眼睛又大又漂亮,被红色裙子包裹着的身材,玲珑曲致。

    几个扭曲的,从不曾臆想的念头涌入脑海。

    为什么扶蔺喜欢把交往对象打扮的可爱?喜欢长相可爱至女气的?

    为什么灌醉他穿裙子…

    他真的喜欢男人吗?

    如果从头至尾,他所交往的人,都是影子,一个女人…的影子。

    -

    扶蔺是真没想到唐钰颖会来这儿。

    明明不久方才道别,况且魏籍说她是女神般的人物,还那么温婉的冲他说了番祝福的话,理应不会理会他,不想竟会来这儿。

    扶蔺强忍着游走在手腕间的电流,他望着唐钰颖走近,下意识起身让唐钰颖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怎么没和学员坐一起?”

    唐钰颖和导演组寒暄了两句,而后才转目,声音略有点降低,像是刻意的。

    “人家孩子们在聊天,我就不参合了。”扶蔺在她旁边坐下,伸手倒水,动作神态恣意非常,另一只手却不动声色的板扣住桌沿,“你呢,没行程?”

    唐钰颖抬眸,忽而诧异的笑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扶蔺侧目,便感觉后背被人猛的戳了戳,迎着魏籍那双带着暗示的双眼,他心里有些崩溃。

    这混蛋,以为自己是月老吗?

    唐钰颖玲珑心思,当即看出这并不是扶蔺意思,拿着水杯的手指微微收缩,嗓音仍旧是温柔的,“……况且我也没别的事,来这儿蹭顿饭吃。”

    “我不是这意思。”扶蔺向来不愿和女人红脸,纵然身上恶意盈盛,他摩挲着放下手中的水壶,无意中放射出中央空调的气息,“只是咱这么久没见,这次有点太仓促了——下次单独请你。”

    坐在旁边偷听墙角的魏籍露出了姨母笑。

    自己太尼玛聪明了,扶蔺能摊上自己这朋友真特么好命。

    既然扶蔺不喜欢男的也没亲,那就铁定是被那姓严的小孩赖上了,澄清谣言最快的方法,就是——打破谣言。

    到时候和唐钰颖拍两张照片在网上一发,让团队去控评,把扶蔺曾经的‘直男’言论和综艺话题翻出来,再澄清只是错位,严无让要是不回应,过几天风向就会扭转。

    严无让只是小偶像,很快会被反骂蹭热度。

    仗义无比的魏籍此刻还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甚至喜滋滋的提早去赶通告了。

    直到他在拍摄间隙,听见扶蔺打电话过来。

    “魏籍,我要杀了你!”

    魏籍以为他害羞了:“你激动什么?没必要这么感谢我吧?”

    “…我踏马特别感激你。”扶蔺猜到魏籍这个奇才脑子里在想什么,皮笑肉不笑的,半倚在聚餐的走廊里,手指攥紧,怒火升腾脏话在下一刻就要飙出来,指尖的烟蒂落在掌心,灼烫的将他拉回现实,心知此事不怨魏籍,他不免压低嗓音尽量显得平静,“无论网上疯传什么,你都别信——”

    青年的话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嘈杂的摩擦音里,他听见了一声低沉且阴郁的嗓音,有些熟悉却又不同。

    “不喜欢吗?”

    通话在下一刻结束。

    -

    严无让对上扶蔺的目光,里面带着恼火和慌张,他却淡淡的扬起唇。这走廊空无一人,青年只望着他,无论是生气或者埋怨,他都有些畸形的感到愉悦。

    他话腔带着些许得逞与笑意,却也藏着难以掩盖的眷恋,话语是带着危险的,“不喜欢见到我?”

    “…有意思吗?你觉得这事儿牵连不到你?”扶蔺感受着青年的恶意值,夹着烟的手指微微攥紧,他启唇间淡淡的烟雾拂过青年的脸上,“你可是被包养的——要让大家看看你的色/情裙底?”

    今天简直是命犯黄泉。

    被网友误会强吻就算了,在车上和吃饭差点被电死也算了,为了躲严无让来聚餐被安排遇见唐钰颖也行,可为毛在团队控评的时候,严无让出来插了一脚?

    他在注册却从未使用过的微博号里,发了一条讯息,扶蔺同他的CP热度居高不下,所以他这条微博短短半小时,轻而易举的登上热搜,转评上万。

    ——“抵不过女人。”

    他发了聊天截图,除了包养的事,几乎把扶蔺所有的缺点都暴露在外,包括扶蔺趾高气昂的拿色情照威胁,吝啬的要求他穿幼稚风格的衣服却在节目上骂他,对他母亲的事进行苛刻规定,制定所谓的-亲密条约-……

    严无让大有破罐子破摔的嫌疑,一条微博瞬间热搜,网友就差把扶蔺的微博号炸了。

    同性,舞台激吻,艳照嗜好,软妹风格……

    这瓜太特么好吃了,众人簇拥而上。

    如果说下午扶蔺只是调戏人的混蛋,那么此刻他就成了个诱拐欺骗感情,又渣又贱又滥情的混蛋,不但对艾滋病人不尊重,还依靠职务之便欺负成员,垃圾桶里的男朋友。

    “扶哥,回不去了。”严无让目光考究的望着他指尖的烟,明眸如皓月般干净,唇被灯光色调染了彩一般,明明是纯粹极致惹人浮想,说出来的话却如同恶煞,他说:“你觉得现在发照片,网上人会说什么?”他压低声音,阴恻恻道:“他们会说你欺负我——就像今天中午,是你亲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发吗?”扶蔺恶狠狠的抓住他的衣领,一双眼睛眯起带着清冷的笑,“亏我给你留个脸面,你倒是这么报答我的?要不一起死…”

    “摸一下要给钱哟。”严无让反而笑了,一副向往的模样,“要不就一起死?金主?”

    扶蔺眯眼,伸手拿手机要遂了他意愿。

    严无让模样坦然,目光扫过他的手机,望见了一幕,后槽牙收紧,下一刻便将他手机抢夺过来,笑意零星的近距离望着里面的各种美女图,嗓间痞气更甚,“喜欢这个?”

    扶蔺骂了句脏话,拿回手机继续找,余光一黑,严无让凑了过来,距离极近,稍稍动弹就能亲到的那种。他的眼睛垂下又抬起,纯粹干净的眼里带着蛊惑的意味,“要不要我穿给你看。”

    扶蔺发誓,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都特么没听过这么不要脸无敌刺激的话。

    在严无让纯良的表情下,恶意值电流不仅没有停歇,触感还在加深,下一个值就要来临。

    扶蔺伸手捏住严无让的下巴,唇展开笑容,嘲道:“不用,你特么已经够骚了——”

    严无让没听他说完话,漆黑的双眼如同潭水般,神秘又可怖,他忽然来了一句,“亲你多少钱?五百?”

    扶蔺抬眸,就听‘咣当’一声,他被严无让挤在了墙上。

    他的脖颈被青年手掌狠狠的箍住,那力道全带着恨意,窒息感和慌乱还未将他吞噬,灼热且凶狠的吻先一步到来。青年身上染着香气,唇齿间全是青涩与鲁莽,横冲直撞,却也迷乱心智……

    扶蔺对严无让猛力推搡。

    青年险些桎梏不住,故而死死的扣着扶蔺的肩膀,更是用力的束缚他,在争锋相对桎梏挣脱间,严无让似乎笑了。他垂眸,手却抓着扶蔺的鬓角迫使他望着自己,嗓音是病态的。

    “要不五百乘二,凑个整?”

    [叮——获得严无让恶意值5%]

    扶蔺被电的瞬间力道一送,严无让便堂而皇之俯身上来。

    卷入更深的狂热中。

    ——扶蔺说的对,这烟确实好闻,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