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斗地主之恋 > 25.第 25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孙自南想不明白, 他们发朋友圈和读朋友圈的是不是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暗号,或者可以通过脑电波交流,否则怎么谢卓一眼就能读出五百字心得, 而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太扯了……”孙自南半信半疑地说,“他说不定就是随便晒一下。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谢卓唉声叹气地说:“我老叔是那种热衷发朋友圈的人吗?你看他的相册, 上一个日常生活还是咱们上山烧烤那回吧?兄弟,你相信我,他要不是在对你暗送秋波, 我把bra带扯下来送你。”

    “不不不, 不用了, ”孙自南赶紧拒绝, “那么珍贵的东西,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不过是几句推测和一个语焉不详的朋友圈, 虽然没有定论,但孙自南的心情明显比之前上了个台阶。谢卓悬着的小心脏这才稍微放下一点, 心说真是磨破了嘴皮子还不如唐楷一个表情好使,孙自南果然是个重色轻友的大猪蹄子。

    翌日清晨。

    唐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过手机, 打开微信,看了一眼, 然后举起的手臂又失望地垂落进被子里。

    看样子昨天的朋友圈没有效果,孙自南可能根本就没注意到, 还是他暗示的过于隐晦了?

    灰暗的一天, 从没有新消息开始。

    他闷闷不乐地起床洗漱, 换上运动服去酒店健身房跑步。

    论坛一共两天, 会场在离酒店不远的大型会议中心。唐楷算是起得早的那一批人,运动完换上正装下楼,正好赶上酒店供应的第一波早餐。

    这家酒店的自助早餐很丰盛,卖相不错,品类多样,然而唐楷吃着,却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大概是没有刚出锅的那种腾腾的热气,也不是特别合他的口味。而且他一个有家有室的人,却坐在酒店里孤独地吃早餐,餐桌对面的位置空得刺眼,想想居然有点凄凉。

    唐楷不得不承认他是被孙自南养刁了嘴,如同某些吃惯了新鲜罐头便再也不肯吃干粮的家猫——他尚未把孙自南牢牢握在手中,就先被对方从胃到心地驯服了。

    他正像个被饲主卸载了游戏的旅行青蛙一样自怜自伤,身畔飘来一阵淡淡花香,有个温柔清亮的声音在他对面问:“您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唐楷抬头一看,一位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士端着餐盘,正微笑地望向他。

    “请坐。”唐楷将自己的杯子往后移了一下。

    黎宁柔声道:“谢谢。”

    她长得很漂亮,衣饰整齐优雅,是个赏心悦目的美人。但唐楷弯得堪比U型管,对姑娘没有欣赏能力,而且盯着人家看也不礼貌,于是很快将视线移开,又强迫症似地拿出手机来瞄了一眼。

    黎宁脸上的笑僵了一瞬,但只当他没有认出自己,于是继续搭话道:“唐教授,您还记得我吗?”

    “嗯?”唐楷没想到来了个熟人,盯着她看了几秒,感觉好像是有点面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礼貌地疑惑道:“抱歉,您是……?”

    她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掩饰过去,落落大方地自报家门,说:“我是黎宁,高中是十八中的,后来在美国太子学院读PhD,您可能没印象了,当时我们实验室就在你的楼下。”

    唐楷还是没想起来,只好假装恍然大悟,干笑着说:“哦,原来是校友,幸会。”

    黎宁侧身,从背后提包中拿出一个皮制的小名片夹。

    她回身的短短一秒,侧影展现在唐楷眼前,莫名与他记忆里的某个场景重合,最终定格于咖啡馆被雨打湿的玻璃窗前。

    宛如被一根小针刺中神经,灵光乍现,唐楷手一哆嗦,瞳孔瞬间发生八级地震。

    原!来!是!她!

    刚才看正脸没认出来,这个侧脸他却记得很清楚——这不就是让孙自南在大雨里失魂落魄、导致他家庭不和谐的罪魁祸首吗!

    她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跑到正宫面前来套近乎,待会儿是不是还要虚情假意地叫他一声“哥哥”!

    “师兄,这是我的名片。”黎宁双手递上名片,似乎有些羞赧地微微一笑,“我这么叫你不会介意吧?”

    唐楷脸都绿了。

    他接过名片,扫了一眼,发现黎宁的头衔是某国有生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跟他算是同行,于是更生气了。

    孙自南是对搞生物的有什么特别偏好吗?而且还专挑科研人才下手?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唐楷本该高贵冷艳地转身就走,然而花孔雀心理作祟,他抱着“我倒要看看你哪里比我强,值得让他高看一眼”的赌气心态,一反常态地与这个假想情敌聊了起来。

    黎宁少有机会能与唐楷搭话,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唐楷眼风如刀,充满了审视和挑剔。不像是对可爱的师妹说话,反倒像是恶婆婆在打量不称心的儿媳妇。

    唐楷比她还郁闷。

    论学历,他本硕博都是名校毕业,远胜黎宁一筹;论专业能力,他是天海大学最年轻的博导,而黎宁不过刚入职,还没有拿得出手的研究成果;论家世,他爸比黎宁的父亲职位还高半级;论美貌……这个没法比,但孙自南喜欢男的,他理当有性别优势。

    所以他到底是哪里不如黎宁?竟然让这个女人有了可趁之机。

    唐楷心里不大痛快,于是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去会场了。”

    黎宁正想顺水推舟地邀他同行,唐楷却说:“我回去拿一下资料,黎小姐先走吧。”

    黎宁忙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唐楷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还有别的事。”

    他的拒绝直白而冷漠,黎宁一怔。这回没等她说些什么,唐楷就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他的平静面具只维持到转身那刻,一进电梯,脸就撂了下来。唐教授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把孙自南抓过来,问问他到底是对自己一向敬重,还是刻骨铭心的相爱。*

    他仇恨地盯着那一行电话号码,行将落在屏幕上的手指复又抬起,再三压抑,最终咬着牙下定了决心:如果今天之内孙自南再不主动跟他联系,他就——

    可是他能把孙自南怎么样呢?分手吗?

    分手是不可能分手的。

    唐教授内心的小火苗还没烧起来就被现实的冷水一瓢浇熄,他撇了撇嘴,心想实在不行,要不然他委屈一下,假装打错电话算了。

    双方对峙,总要有一个人先迈出打破僵局的第一步。

    论坛上午九点开始,中午十二点休息,午餐仍旧是酒店自助。唐楷上午做完了报告,中午被几个老前辈逮过去拉着聊天,收了一打名片,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几口。他怕下午顶不住,于是趁午餐时间快结束时倒了杯咖啡,找了个靠角落的座位坐下慢慢喝,喝了一会儿闲得无聊,为了放松大脑,他又随手开了一局斗地主。

    游戏开始,上家叫地主,唐楷无意间看了一眼对方的微信名,嘴里的咖啡“噗”地一声喷了出来。

    孙!自!南!

    他拿纸巾捂住嘴,神色狰狞,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宛如一个见了偶像激动到变形的黑粉。

    那边的孙自南应该也傻了,迟迟没有点“抢地主”。

    唐楷深吸了一口气,心说孙自南啊孙自南,我在这边日思夜想辗转反侧,愁得吃不好睡不着,你他妈不给我发微信就算了,居然还背着我偷偷打欢乐斗地主——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既然如此,还打什么牌,大家谁也别消停了。

    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戳开孙自南的头像,开始疯狂地冲他扔烂番茄。

    唐楷的下家叫了地主,正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结果迟迟等不到对方管牌,抬头一看:嚯,对面两个农民内讧了。

    “North”脑袋顶上的烂番茄一个接一个炸开,炸得屏幕都卡了;“DONKI”则根本不出牌,还故意卡着读秒时间点“要不起”,争分夺秒地往“North”那边扔番茄。

    地主看傻了,恍惚间还以为自己不小心点进了绝地求生。

    屏幕的另一边,孙自南端着手机,惊恐地把它挪远了一点,有种唐楷的怒火会穿过屏幕烫着他的错觉。

    其实直到打开欢乐斗地主的前一秒,他都在忐忑,担心谢卓不靠谱,担心是自己想多了,担心唐楷只是单纯地发个朋友圈,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但是现在他的所有不安都在这漫天飞舞的血红中烟消云散,会发脾气,会一点就炸,恰恰是他还在乎的证明。

    孙自南不怕唐楷生气,但真的很怕他搞冷战。

    不管唐楷怎么拖,一局的时间终究有限,地主不战而胜,结算界面跳了出来。孙自南没再继续,直接关掉了页面,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机票,拎起公文包,走向贵宾厅的登机通道。

    下午一点三十分,前往B市的飞机准点起飞。

    下午六点半,蓝星大酒店。

    参加论坛的学者们稍作休整,准备前往宴会厅参加主办方举行的欢迎晚宴。唐楷回房换了一条领带,走出电梯,正要穿过大堂时,忽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他:“唐教授!”

    他驻足回头,没看见喊他的人,一转脸,却恰好撞进了站在柜台前、闻声望过来的男人的目光中。

    隔着四五米的距离,那个人下半张脸被口罩挡住,却仍能看出是笑了,还颇为讶异地朝他一挑眉。

    唐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