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八零年代锦鲤美人 > 26.第 26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26

    许家那边吃吃喝喝, 大体上来说一切都好。┏Ⅹ④③⑨⑨.COM┛

    许念念就算心中积压了许多顾虑,被喂了一顿螃蟹之后,心情也好了许多。

    反倒是霍子航那边, 情况却不大妙。

    老话讲,物盛而衰, 乐极生悲;日中则移,月盈而亏。

    霍子航也是这样,他在阴错阳差之下, 少年成名, 备受众人瞩目。

    偏偏那胖子没能端正心态, 被众人捧着, 好话听了一箩筐, 自己便也膨胀起来。倒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胖爷就势拉了不少兄弟, 前呼后拥的,出门在外花钱有人掏, 吃饭不用钱。一时间,他倒混得风生水起, 好不潇洒。

    只可惜别人捧他,不是白捧的。好话说了一箩筐, 胖哥受用了,自然要给小兄弟们谋划。小兄弟受了委屈, 当大哥的自然要为他们出头。

    霍子航被这些人养得膘肥体壮, 拍得晕乎乎, 这一天终于来事了。

    说起来, 起因是他新收的跟班兄弟冯坪。

    那冯坪本来不是他们南高的,而是另外一所技校的学生,也算慕名而来。

    他好话说尽,胖哥大手一挥,这才收下了他。

    自此冯坪鞍前马后,买水买吃请客吃饭,十足一副狗腿样。

    除此之外,他嘴皮子还利落,整天变着花地夸胖哥正义,胖哥能抓贼,胖哥是英雄。

    一路溜须拍马,把胖哥拍得通体舒畅,后来竟离不得这冯坪了。

    也就在这时,冯坪才当着众兄弟的面,拉了胖哥,苦苦求他帮着自己兄弟做主。

    原来,这冯坪兄弟俩跟王剑锋是一个学校的。王剑锋从中学那会便开始混社会了。再加上,他手里有钱,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呼三喝四的混混。

    王剑锋本身也是个狠人。平日里在学校,他也懒得跟校内的那帮小毛崽子一般见识,所以为人行事还算低调。

    可那冯家兄弟也不是好鸟,他们在初中时也是当老大的,平日里打架,欺负同学,作威作福。

    这兄弟俩成绩都不好,最后走运考上了技校。本想进了校门之后,兄弟齐心,拿下高年级老大,再一路风光到毕业。

    可谁成想,冯坪那兄弟冯坦也是个作死的,一进校门就张扬跋扈,欺负人都不带长眼的,居然闹到了王剑锋身上了。

    王剑锋心多黑呀,他那欺负人的手段都能玩出花来。

    自打他们家发迹之后,也就在黎浩哲手里吃过大亏。

    至于别人,王剑锋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冯坦也是倒霉催的,正一头撞到王剑锋这个活阎王手里,别说在技校当老大了。被王剑锋收拾之后,冯坦就被吓得都休学了。

    任谁再怎么说,冯坦也不愿意再上学,甚至连家门都不愿意出。

    念中学时,冯家兄弟欺负别人手段也狠,却当成理所应当。

    现在风水轮流转,冯坦被欺负惨了,冯坪却怨天怨地,恨这所破学校老师管教不力。他倒是想过去派出所报案,可王剑锋却早早挖出他两兄弟不少脏事来。

    冯坪恨王剑峰,恨得牙根痒痒,可他打也打不过,又没有王剑锋的财势,不想认栽都不行。

    就这样,冯坪忍气吞声,到底在学校里装聋作哑忍了一年。忽然听说南高这边霍胖子起来了。

    刚好霍胖子又跟王剑锋有旧怨。冯坪这才意识到他报仇的机会来了。

    所以,才有了冯坦上赶着溜须拍马,捧霍胖子臭脚这么一出。

    霍胖子一听冯坪的这番话,脑子里顿时炸开了花,脊背上都被冷汗打湿了。

    这么多年下来,霍胖子也算知道王剑锋手段有多狠。

    之前说得好听,好像他们哥三跟王剑锋那一帮人斗了好几年,也不曾吃过亏。

    可实际上,打架冲锋,敢大嘴巴抽王剑锋的是许明朗。在后边出谋划策,给王剑锋设套,实力又深不可测的是黎浩哲。

    至于他霍胖子,顶多也就跟在旁边敲锣边,说上几句风凉话。凭着蛮力收拾几个小喽啰倒是还行。

    至于王剑锋,人家根本就不拿正眼看他。没了黎许两人在身边,就连王爱国那个毛都没长齐的中学生,都敢说风凉话,挤得他。

    当时,霍胖子看着他们人多,也不敢上前分辨,只得假装没听见,扭头便回家去了。

    可他心里气不过,也厌烦自己没出息。便在那天晚上,去许家吃炸酱面的时候,挑拨了许明朗几句,想拉着两兄弟去找王剑锋麻烦。

    只可惜许明朗被许念念拦下来了,黎浩哲也劝他们不要冲动行事。

    那时候,霍胖子自觉讨了个没趣,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他总觉得黎浩哲是在警告他。

    没办法,只得把这股气压在心底。

    从那之后,只要单独出门,见了王家兄弟霍子航就会绕开,搞得跟王不见王似的。实际上却是霍子航怕了。

    到了现在,霍子航仍是怕王剑锋,只可惜一帮兄弟瞪大眼看着他,倘若他要是拒绝了冯坪,众兄弟定然会嘲笑他看不起他的。

    一时间,霍子航骑虎难下。

    偏偏这冯坪也是个爱演戏的,又是哭又是闹,把他兄弟说得十分可怜,就跟被地主老财欺压迫害的小长工似的。

    那帮兄弟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再加上有心人在一旁挑唆着,众人逐渐群情激奋。

    有人就对霍胖子说。“胖哥,那王家两兄弟向来猖狂,咱们这些人基本都被他欺负过。胖哥,你真该发威,把那兄弟俩狠狠收拾一通才是。”

    众人齐声说道,“是呀,胖哥可不能再放任那俩兄弟为非作歹了。”

    霍胖子听了这话,冷汗都落了下来。

    可平时这些给他上贡的兄弟,都眼巴巴地等着他呢。如果他不应下来,威望肯定会受到影响。

    一时间,霍胖子又急又气,可这时却没有许明朗再张牙舞爪地帮他出气护着他,也没有黎浩哲站在身后为他撑腰,给他出谋划策了。

    这段时间,一直飘在天上的霍胖子,实在受不了突然被人打落在地。

    他被众人逼得不行,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说是会找王家兄弟讨回个公道的。

    说罢,他就推脱家里有事,先一步离开了。

    自此,众人在围着他,继续溜须拍马,霍胖子面上佯装无事,心里却苦闷得厉害。

    他有心脱离这个圈子,可他身边小弟众多,不论走到哪里都能遇见熟人。人人都尊称他一声,胖爷。

    胖爷根本无力拒绝。

    更可恨的是,冯坪也是个有心机的。总能拉来一帮兄弟,变着法用话逼霍胖子,问他什么时候去讨回公道?

    霍胖子只得找各种借口推脱,一来二去,冯坪又开始说阴阳话了,既挑唆又挤兑这胖子。

    霍胖子被逼得不行,想找曾经的两个好兄弟帮忙。

    可之前他太过目中无人,骂了许明朗,又抢了黎浩哲的老大位置,早把那俩人都得罪了。

    此时就算想近前,可许明朗却一改之前的张狂,开始认真上课听讲,下课找黎浩哲请教不会的。这两人凑在一起,俨然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学习之余,两人有说有笑的。胖子却根本近不得身。

    没办法,求救这条路一时也走不通了。

    霍胖子抓心挠肺的,也找不出应对之策。最后,居然被冯坪带着一帮人,赶鸭子上架,直接被哄骗到王剑锋面前了。

    霍胖子绞尽脑汁想避开,偏偏两帮人还是正面杠上了。

    那胖子心里怯懦,面上却要做出一副压倒王剑锋的气势来。

    王剑锋斜眼看的,只觉得这胖子不但自不量力,反倒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实在让人看不上眼。

    事实上,自从黎浩哲抓了那贼之后,一时风头大劲。偏偏他们家那倒霉孩子王爱国,不止胳膊肘往外拐,心都歪了。

    动不动就在王剑锋耳边唠叨,他们欠了许明朗和黎浩哲一条命和万贯家财。不说报答人家,至少道个谢,双方握手言和才好。

    王剑锋都被这破孩子给气着了,偏偏又不能收拾他,只得把气埋在心里。

    再加上抓贼之后,许黎二人变成英雄,盛名之下,居然还学好了,也不出来找事了。

    王剑锋倒是想抓个尾巴,找借口跟那俩人算账,都没有机会。

    这回可好,霍胖子自己送上门来了,也算是困了有人给他送了枕头。

    反正王剑锋打心里看不上这个胖子,嫌他怂,只会借许黎两人的势,却装得人五人六的。

    说起来,这胖子要智谋没智谋,要武力没武力,小老婆殷勤爱乱说话。

    偏偏他还爱慕虚荣,喜欢听别人奉承。说句难听的话,这胖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被人一捧便找不着北,这回上赶着过来送死了。

    王剑锋可不就收下他的人头,顺便一解心头之恨了。

    正想着,王剑锋一抬眼,又看见冯坪那玩意正弓腰驼背的,往人后躲呢。一时间,他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便忍不住笑骂道。

    “冯坪,你这孙子干不过我,就到处挑事?居然找了这么个怂包胖子来,我今天就先拿了这死胖子祭旗,再把你活剁了。现场这帮人一个都别想走,既然想玩儿,就玩儿一把大的!”

    他这话一说出来,南高的那帮小子顿时就被一大帮混混给团团围住了。

    之前,那帮高中生撺掇霍胖子的时候,一个个嘴挑着,都挺厉害。可此时一见那帮会打人的混混,他们便怯场了。又听了王剑锋刚刚那番话,众人都暗恨冯坪挑拨。

    可他们自己入了套,也怪不得别人,为今之计只能靠胖哥了。

    很快便有人鼓劲打气,让胖哥擒贼先擒王,先把王剑锋教训一顿。

    也有人大喊着。“胖哥,打丫的,你不收拾他,他就不知道你厉害。”

    这帮人说的都是好听的话,可实际上,却越发把霍胖子架在火上烧了。

    此时的胖子已经完全麻木了,脸色惨白惨白的,却找不着下去的梯子,只得面对熏烧火燎。

    他颤着胆,刚往前迈了一步,王剑锋便大步上前,甩手便是一巴掌。

    那脆生生的一响,顿时震得南高那边彻底没有了言语。众人一见胖子不行,这才知道后怕。

    王剑锋冷笑道。“你霍胖子算个什么东西,给老子提鞋老子都不要。凭你也敢跑到老子面前逞威风,谁给你的胆子?”

    说罢,便要提起一拳打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突然蹿出一个人来,上手就是一拳,比王剑锋还要快。

    王剑锋一时躲不及,直接被打得退了半步。

    他揉着脸,狠狠地啐了口混着血丝的唾沫,又转头骂道。

    “许明朗,你疯了吧?我跟霍胖子之间的恩怨,你插哪门子手?再说了这胖子脑子长包,都不认你这个兄弟了,你还替他出什么头,回去念你的书去吧!”

    王剑锋这话其实也算是给许明朗留面子了。

    这些日子,王爱国那小混蛋不断地在他耳边叨念着。

    王剑锋也知道,他弟是真心喜欢上许明朗的妹子。他也怕将来两家真成了亲家。所以生气归生气,到底还留了几分余地。

    偏偏王剑锋侧头看去,许家那瘦得一阵风就能吹跑,除了脸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的死丫头,居然也壮着胆子,跟着她哥一起跑来了。

    许念念一看他哥正面对上王剑锋,一时便吓得魂飞魄散。她生怕王剑锋身后突然冒出个人来,掏出一把刀,直接捅向她哥哥。

    上辈子的那事,许念念并非亲眼所见。可那场景却在她睡梦中重复过无数次。

    每次许明朗都被捅破了五脏,倒在地上,便再也没能爬起来。

    每次噩梦惊醒,许念念总是泪流满面,心里带着说不出的悔恨与无奈。

    到了这时,许念念的脑子灵光一闪,突然就想明白了。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她之所以重新回到15岁,并不是为了完成最后一个阶段的治疗。而是上天垂怜,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可以阻止哥哥悲剧的发生。

    她这边胡思乱想的,可看在王剑锋眼里,只觉得许家那小毛丫头吓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一时便觉得这死丫头太没出息,胆太小了,也不知道干什么行?一时又恨他弟弟不但没出息,而且还没眼光。

    王剑锋甚至打算干脆借机暴打许明朗一顿,两家矛盾激化,也好彻底断了王爱国的念头。别到时候,真把这怂丫头娶回家,叔叔婶子得多闹心呀。

    这时,却听许明朗一字一顿地说道,“霍子航是我兄弟,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把谁手打断;谁踢他一脚,我卸了他大腿。”

    说罢又转回头,看向南高那些人,最后又把视线落在了冯坪身上。

    “谁挑唆他不学好,打架闹事,看我不活撕了他!”

    这么长时间,许明朗埋头学习,南中的人早已忘记了他昔日的风头。

    此时一听这番狠话,再看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敢打人的狠劲。那些被遗忘的记忆,瞬间就在众人脑海中翻涌回来。

    就连王剑锋也忍不住想,这许明朗要是做他们的亲家倒也合格,这人讲义气不说,骨子里就带一种刚劲。

    可惜了他妹子怂包一个,哭哭啼啼,实在让人心烦。

    王剑锋舍下心中那点犹豫,上前冷笑道。“许明朗,你丫还别给脸不兜着,正好新仇旧怨加在一起,咱们就画出道来好好练练。”

    许明朗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狂笑三声,又说道。“姓王的,要打就打,小爷怕你是孙子。”

    一时间,两人便对立起来。

    只可惜,许明朗这边只有他自己,身后还跟了个怂包胖子。至于南高那些乌合之众,倒像是看热闹来的。

    王剑锋那边却聚集着一堆混混,众人跃跃欲试,吹牛的,鼓噪的,或者给老大打气的。甚至还有人大喊着,“打丫的,许明朗,早看他不顺眼了。”

    还有几个阴阳怪气的混混,神神鬼鬼地往前蹭,倒像是要偷袭的。

    一时间,许念念整个人都吓傻了,小脸惨白惨白,眼圈通红,仿佛下一刻就要落泪,可她却强自耐下了。

    再到一混混突然上前几步,走到许明朗面前,冷不丁的一伸手,也不知要干什么。

    许念念那怂包也不知怎么的,几步就蹿过去,挡在了她哥面前。

    只见她小脸刷白,紧闭双目,身子瘦巴巴,一直在发抖,却像个小盾牌一样挡在了她哥面前。

    原本王剑锋和许明朗正在对峙,一见她突然玩这套,顿时那争锋相对的气势就各自散了。

    刚刚,那个要伸手挠脸的小弟,一时也忘了痒痒,又把手放了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大哥的旁边了。

    王剑锋定睛看着许家小怂包,顿时觉得很无语。心话说,这丫头也不知道是真怂,还是假怂。

    两拨人眼看着要开架了,她不说往后跑还硬往里凑,实在不大聪明。

    可看着她傻乎乎地护着他哥的样子,王剑锋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他们家那笨蛋弟弟来了。

    小时候,王剑锋父母都在外做买卖。没有一天踏实在家的,特别是他爸爸还曾经进去过。

    村里那些小破孩,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父母的影响,得着机会就骂王剑锋是有爹生没妈养的小杂种。

    那时候,王剑锋本就生得瘦小,比不上那些孩子高壮。

    可他气得牙根痒痒,不顾性命,也想揍死那帮嘴欠的。

    偏偏比他小了两岁的王爱国,也不知怎么从草丛里钻出来,手里还攥着个石头,冲着带头骂他的孩子便狠狠砸了过去。

    最后,王爱国也没落到好,屁股都被他妈给打肿了。

    那孩子却像小狼一样,一边嗷嗷的哭,一边大喊着。“谁骂我哥我打谁,下次还砸他们。”

    一时把他妈气得半死,王老二却在一旁乱教他儿子。“那也别照脑袋上砸呀,真砸出好歹来,你爸妈可赔不起。下回你再打,照他们屁股上砸,那肉多打了也疼。”

    爱国妈听了这话更生气,又跟她男人吵了一通。

    可那两口子都心疼王剑锋,倒了一句重话没说他,转过天来还买松仁小肚给他们吃了。

    王剑锋回想过去,又看着眼前这个怂包许念念,一时心生感慨。

    原来这些弟弟妹妹们,虽然混蛋,招人生气,还总给他们当哥的惹麻烦。

    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却一心想着护着哥哥,也不管自己有多少分量。

    王剑锋突然觉得许家怂包,倒是跟他们家那小混蛋有几分般配。

    却见刚刚还跟他们一帮人叫板,半步不让的许明朗此时却气疯了,对着他妹又拉又拽的往后推,嘴里还骂道。

    “谁让你跟来的?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家去,找我打你呢,是吧?”

    可那怂包许念念都哭了,脚却跟长在地上似的,一动不动。

    就在许明朗气的要上脚踹她的时候,黎浩哲却突然挡在了许念念面前,笑着对王剑锋说道。

    “也算赶巧儿了,刚才我在路上看见王副书记了,身边还跟着马队长。这些日子我们算是混熟了,我就跟马队长说,这边有一伙社会青年正堵着我们学校的学生不让走呢。那马队长还劝我,千万别冲动,也别强出这个头。王副书记也说了,她马上就往派出所打电话。”

    王剑锋听了这话,又惊又气,指着黎浩哲鼻子骂道。“黎浩哲,你真孙子,居然阴我。”、

    这黎浩哲多大胆子,连他小婶都惊动了。

    黎浩哲却笑道。“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说不准王副书记,也跟着一起来了。”

    王剑锋愤愤地看了他一眼,倒底还是一挥手,便带着那帮兄弟相继离开了。

    “……”这事实在反转得太大,南高的那帮人一个个都看呆了。

    有人想着,果然黎浩哲才是南高真正的老大。

    没办法,这人不要脸起来,都这么清新脱俗。你还说不出他的不是来。

    一时间,众人也怕真的惹出麻烦来,便想先行离开。可许明朗却几步走到前面,他那气势把众人唬了一跳。

    眼见着人群里有个人要借机逃跑。

    许明朗几步上前,便把那人直接抓过来,上手就是俩巴掌,打得啪啪作响。

    冯坪一时也被打蒙了,他捂着脸,瞪大眼睛看向许明朗。

    许明朗却开口说道,“真想报仇就自己动手,哪怕头破血流,别人也说不出你的不是来。可你倒好挑唆别人替你送死,又算是什么玩意?我可不管你说什么,以后你再敢去南高,小爷见你一次打一次。”

    冯坪本就怕了他,少不得伏低做小,认错道歉,好听的话也说了一箩筐。

    最后,许明朗狠狠踹了他一脚,才松口说道。“滚吧,以后离我兄弟远点。”

    冯坪这才松了口气,麻溜的滚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