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清朝生活手记(清穿) > 28.第二十八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待到阿若能上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四爷的在前头,下了马车还得走上一段路,在马车上坐久了阿若一路被巧儿扶着都觉得腿软, 等进了船舱连说话的劲都没有。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主子您歇一歇,奴婢先收拾收拾。”刚到船上什么都乱糟糟的, 巧儿揭开桌上的茶壶盖,连口热水都欠奉。

    “快别忙了,把床铺上赶紧睡吧。”阿若摆摆手拉住巧儿, 自己累得不轻巧儿就能好到哪儿去?刚刚刘玉已经说四爷捎了话过来, 让自己不用等着, 所以进船舱的时候就已经把舱门从里头给锁了。

    既是主子发了话, 巧儿便利索的把床铺出来, 还不忘搬了张椅子抵在门口。外头吵吵嚷嚷的, 要不是船舱外卿子刘玉都在,还真不那么放心。

    “你也别再收拾了, 跟我将就一晚得了。”阿若就着屋里备下的凉水随便擦了手脸就爬到床上去了,出门在外巧儿是要跟在自己身边守夜的, 见她还想打地铺阿若赶紧拦住她。“别多啰嗦赶紧睡觉。明儿让卿子找张躺椅什么的过来,我还不惜的跟你挤呢。”

    瞧着巧儿一脸万万使不得的样子阿若还没等她开口就赶紧先堵了她的嘴, 大晚上的船上湿气重,真让十六七的小姑娘打地铺想想自己都跟黄世仁似的。大概是真的累了, 两人沾着枕头没多久就都沉沉的睡过去。

    阿若再醒来是被耳畔的水声惊醒的, 猛地坐起来得到时候起得急了头还晕乎乎的。自己住的船舱在二层, 舱里的窗户不大不小正半开着, 水浪的声音就是从窗外传来的,看样子自己还没醒的时候南巡的队伍就已经上路了。

    “主子,您醒了。”巧儿一进来就见着阿若呆滞的坐在床上懵着,巧儿起得早,卿子在外面一敲门的时候她就惊醒了。出去转了一圈大概了解了一下船上的情况才端着早饭进来。

    “卿子和奴婢已经打听过了,船上就除了主子爷就是主子爷带上的正红旗侍卫。”这意思就是说几位贝勒爷这回都捞到了自己的船,用不着跟别人挤着,自己也能随意许多。“您是想再躺会儿还是先起来吃点东西。”巧儿只端了点小菜清粥进来,昨儿一天就没吃什么正经饭这会儿也不敢让阿若吃得太油腻。

    阿若本不想起,可看着巧儿端进来的粥还是麻溜就起身了。出门在外不比家里,洗漱过后阿若便让巧儿替自己把头发都盘好穿戴整齐才坐到小桌旁。

    “嗯,这粥味道不错啊,感觉比家里的还好吃。”巧儿伺候着阿若用膳听她这么说实在没忍住笑,“主子,这话奴婢刚刚也这么说来着,卿子就笑奴婢,说是奴婢昨儿饿狠了才会觉得这粥特别好。”

    阿若拿着勺子搅了搅煮得正是火候的粥,“那可说不准,这船上的大厨师傅十有**是爷前院厨房里的,这要是没点本事,能在前院厨房待着,还能被爷带出门来?”

    吃过饭候在外头的苏培盛便进来了,要说船上与府里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地方小,隔着一个船舱不过几步路的距离,阿若没用完膳苏培盛不好进来只能在外面等着。“庶福晋,主子爷中午说不定能回来,临走前吩咐了让您醒了就去主子爷那边歇歇。”

    要阿若说在哪儿歇不是歇啊,还非得去他那边。不顾既然是四爷特地叮嘱了阿若也只能老实过去。四爷的船舱就在阿若隔壁,不过一进去阿若就懂四爷非要自己到他这边来歇息是什么意思了,四爷这边也比自己那儿大太多了,柠檬精宋阿若噘着嘴嫉妒,这到底是主子爷,待遇就是不一样。

    船舱一看就是特地给主子备的,宽敞通透,连舱顶都感觉比自己那儿高几寸。阿若进来的时候屋里还有两个大丫鬟阿若都没见过,贝勒府里前院与后头一直分得很开,后院的人许是还有去前头的时候,前院的丫鬟来后院却是少之又少。

    “奴婢云香,奴婢琥珀给宋庶福晋请安,庶福晋吉祥。”两个丫鬟端端正正给阿若请安奉茶之后云香又有序的开始干自己的活,并没多与阿若攀谈,只有琥珀把靠在窗边的贵妃榻收拾出来,“主子出去的时候吩咐了,庶福晋您若是累了便是躺着也行的。”

    四爷出门前这么叮嘱的时候云香和琥珀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伺候主子这么多年,主子是个什么性子两人最是清楚不过,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大白天的时候躺着这是什么胡话。不过既是主子说了,那做奴才的就只能听吩咐。左不过这话也就这么一说,那不成这宋庶福晋还真能大咧咧的躺下不成。

    可惜阿若还真就打算躺下,昨天坐了一天的马车,睡了一晚都还觉得小腿肚和脚背是浮肿的,现在的自己那是能躺着绝不坐,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这四爷都开口了自己哪能不给他面子。

    四爷的大丫鬟自己不敢指使不是还有巧儿在吗,干脆让巧儿回房拿了薄毯过来,又把小几挪到榻旁都安排妥当了阿若才安心靠到榻上歇下。大白天的在船上当然不可能像在府里那般放肆,后头塞了几个大枕头靠坐着也总比干巴巴端正坐在椅子上强。

    云香与琥珀不过就是把四爷交代的话提一嘴,哪知宋氏还能当真,随即云香便出去找了苏培盛。四爷去了圣驾龙船,苏培盛就留下来继续盯着这边还没收拾好的摊子。苏培盛站在甲板上看着皱着眉头告状的云香,“云姑娘,既然主子发了话,那庶福晋是坐着还是躺着碍姑娘什么事了?”平日里都在一个屋檐下伺候主子爷,苏培盛很少这般语气对着自己,云香一下子被堵得说不出什么话来。

    苏培盛看着一脸委屈的丫鬟叹着气摇头,前院这两个大丫鬟什么都好,聪明能干懂事还不多嘴,可就是这些年连福晋都见得少脾气不知不觉就给养大了,眼高得除了四爷谁也看不上。“姑娘要是愿意听我闲话一句,我就劝姑娘把心和眼都给放准位置,既是跟得四爷出来,姑娘以为庶福晋是靠的什么。”苏培盛看得真真的,这位庶福晋本事大着呢。到底共事这么多年,苏培盛也不想见两个丫头因为宋氏的事栽跟头。

    苏培盛的话云香回来路上思来想去到底是听到心里去了,再进屋便摇摇头也不准琥珀多说什么。阿若知道两个大丫鬟瞧不上自己这庶福晋,不过自己且没空去管两个丫鬟之间的机锋,大船行进十分稳当,阿若撑在窗边看着岸上的风景一眼都不想错过,四合院里那四四方方的天自己看够了,这回能出来怎么能把心思放在那些破事上,尤其岸上还有些官员或是骑马或是步行沿途追着圣驾送行,这种献殷勤的架势实在是让阿若大开眼界,一时间拉着巧儿嬉嬉笑笑的,也不管那两人怎么看待。

    快到中午的时候阿若就忍不住分心起来,不是说好回来的,把自己往这儿一撂就不见人的四爷怎么还没回来。阿若眼睛时不时的往门边瞟,直到午膳都差不多备好了,四爷才匆匆推门进来。

    “爷,您回来了。”阿若穿上绣鞋连后跟都没来得及拉上,蹭蹭蹭就蹿到四爷跟前了。四爷伸手接住过分热情的阿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不是昨儿才见过,怎么瞧着像是十天半月不见人的架势。

    一上午兄弟几个都在皇阿玛那头,待到圣驾那边全安顿妥当了才回来。今儿有老五守在前头没什么事总算是可以歇一歇了。“什么时候起身的,今早想去看看你奴才说你且还没醒呢。”

    “不知道,总之起来的时候船已经开了。”阿若又休息了一上午多少补回来许多,这会儿精神头十足的伺候四爷换上常服布鞋,“醒来的时候都忘了自己在哪儿。”

    “不碍事,总之在哪儿也不能把你给弄丢了。”四爷脱下厚重朝服松了口气,见阿若还要接过帕子给自己擦手也没让。拉着人坐在自己身边,“别忙了,昨天一整天没吃好吧,中午好好吃饭。”

    四爷说不让她伺候就一点也不叫她动,阿若也乐得吃顿安乐饭。吃过饭后阿若拉着累得不轻的四爷躺到榻上,“知道您肯定不肯去床上躺着,那就在榻上歇一会儿也好。”船上还有带出来的正红旗将领,万一有事来找总不能还在床上躺着。

    榻上的薄毯被阿若蹂躏得皱巴巴的,琥珀要换床新的吧可新的才刚从箱子里翻出来人四爷已经脱了鞋躺下了,皱巴的薄毯人盖得挺好的也没嫌弃。

    没躺下的时候累得要命,真靠在榻上倒是没了睡意,四爷瞧着嘴角带笑坐在自己脚那头的阿若,“能出来就这么高兴,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心这么野呢。”四爷说话的时候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伺候在屋里的云香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主子不高兴了吧。

    “难得出来一趟当然高兴了,我心野不野的爷还不知道啊。”阿若没正面回答四爷的问题,要自己真心话那自己现在就愿意一直在外头也不想回去,可这话说出来四爷恐怕就真要生气。

    四爷靠躺在榻上和阿若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着,眼皮都打架了还不肯闭眼。阿若干脆抽了他身后的大枕头换上小软枕,这下这人才老老实实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