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农门纪事 > 0107 买来的媳妇就得乖乖的(二更)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这话一出,把个林老太吓了一大跳。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你满口喷粪!”

    “谁喷粪谁天打五雷轰!”林二柱媳妇今天豁出去了,把她女儿卖了,她居然得不到好处?

    岂有此理!

    欺人太甚!

    大不了鱼死网破!

    林老太不干了,“我先掐死你!”

    “谁怕谁?”林二柱媳妇早已忍了多时了,心中正怒火滔天呢。

    两个女人又掐了起来。

    林二柱看看这个,看看那儿,干着急没有办法,急得直跺脚,“别打了,别打了,也不怕人笑话!”

    “是呢,别打了,再打下去,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院子门口,有人忽然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人大笑起来。

    “喂,你家二柱究竟是不是林家老爹的儿子?我老早就有这个疑问了,大家都是十月怀胎,你怎么才八个月就生了?”有老妇人哈哈笑道。

    原来,是几个过路人听到这边吵着,便停步来看热闹。

    听到屋中人的对话,一个个惊讶得睁大了双眼。

    人群中还站着林大柱夫妇和林园。

    吃罢晚饭后,林大柱说要来二房看情况,带着林大娘子前来,林园就跟着来了。

    林大柱老实呢,总想着,两房再怎么闹矛盾,总归是一家人。

    二房的闺女,这么随随便便嫁了,他们心中一定不痛快,他是准备来安慰林二柱的,哪想到,听到了这么一出意外。

    当然了,林园也十分的意外。

    林大柱睁大双眼,一脸的吃惊,“娘……,这……,弟妹说的可是真的?二柱不是爹的孩子?”

    林二柱媳妇如今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冷冷一笑,“大哥要是不相信,去四屋台村打听打听,但凡是七十岁往上年纪的人,哪个不知道?”

    趁着她说话的空当,林老太扬手打了她一巴掌,“满嘴嚼粪,你也不是你爹生的!”

    “唉哟,死婆子,你还敢打老娘?”林二柱媳妇当下跳起脚来还击,“你做了亏心事,恼羞成怒是不是?”

    吵着骂着,两人又厮打在一起了。

    这下子,门口围观看热闹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纷纷议论着林二柱媳妇说的事情。

    林大柱的脸上,实在是挂不住了,愤恨着转身走了。

    林大娘子一拉林园,“走吧,回家了。”

    林园扬了扬唇角,也跟着走了。

    月色淡淡,夜色寂静。

    村间小路上,只有一家三口的鞋子摩擦着泥土地的声音。

    走着走着,忽然,林大柱长长地叹了一声。

    “他爹,你叹啥气呢?”林大娘子急走了两步,细声细语问道。

    “二柱媳妇说的……”想到女儿还跟在身后呢,他又叹了一声,不说了。

    “你不想管,就别管了。”林大娘子猜出了相公的为难,安慰说道。

    林园却不打算放过,“爹,娘,二婶说的事情,就那么算了?我想爷爷一定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爹爹和稀泥的做法,可不对呢。”

    林大柱回过头来,看向大女儿。

    这个地方远离村民的住宅,是条左右两边都是浅水滩的小路。

    很安静,不会有人偷听。

    “园子啊,事情闹开了,丢的可是整个林氏的脸。”林大柱长长的一叹。

    林大柱说的整个林氏,便是秀水村的所有林姓人家。

    除了林老汉一家,其他林氏,都居住在村子的另一头。

    往上数七代,也曾是一个祖先。

    后来子孙多了,才四散着居住开来。

    算起来,也有二十多户了。

    林园深知古人最讲究面子,一些极少数不讲面子的人,抓着要面子人的缺点,可劲地作贱着要面子的人。

    “爹。”她道,“爹这么想,可二房不这么想啊!他们可从不管什么林氏的脸面,一向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

    “当初秀月和董家算计女儿时候,他们有没有想过,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会很丢脸?”

    “……”

    “咱们就是一味纵容他们,他们才越发放肆了,今天要不是我半道上遇上了红叶,问起了翠儿的事,今天跟金家那傻子成亲的,便是翠儿了。”

    林大娘子想到白天时在金家的看到的情景,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园子他爹,园子说的对,二房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那件事儿,得查一查!无风不起浪,我看八成有问题。”

    林大柱被妻女一撺掇,加上今天金家的事,他心中便动摇了,当下点头,“我明天去下四屋台村。”

    林园说道,“我跟爹一起去。”

    林大柱没有反对,“好。”

    一家三口回了家,洗漱后各自歇息去了。

    林二柱家呢,一直闹到了后半夜。

    当然了,只有几个泼皮还有精神看婆媳打架,其他村民们,一个个打着哈欠,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他们明早还要早起去地里干活儿,打架什么的,村里常有,见多不怪,没啥好看的。

    还是早早睡吧。

    养精蓄锐好干农活。

    如今天气越发热起来,过了辰时后,提下锄头就会淌汗,所以人们都是在天刚刚蒙蒙亮时就开始出门去地里,起得早,谁有精神天打架?

    至于林秀月呢,那更是过得悲惨了。

    于她理解是悲惨,于外人理解是享福。

    吃穿不愁,可不就享福么?

    但是林秀月不喜啊,那金大傻子也就三四岁孩童的心智。

    玩得高兴了,不管不顾的叫林秀月当大马,他当骑马人。

    可怜林秀月的小身板,差点被金大傻子的肥身子压断。

    偏偏那金大娘子还说着风凉话,“哭什么哭?号丧呢?我儿子再敢抱怨一句玩得不高兴了,就饿你三天!”

    “我要告诉我娘,你们家欺负我!”林秀月扯着嗓子哭起来。

    金大娘子才不理会她,冷笑道,“欺负你?呵呵,你是我家花了五十两买回来的,生是我家人,死是我家鬼,我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谁也管不着!你要是不想在这儿呆着了,叫你家还我五十两银子外回两亩地来,少一文钱,都不行!”

    林秀月心里大骂爹娘,居然真的将她卖了,还一个个跑得快,看都不看她。

    太不近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