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时顾言之和苏云卿正在顾氏集团旗下的一间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房内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默念心经的人正是刚下火车就被叶闪“邀请”到这里的了心大师。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时隔三年,顾言之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了心大师。

    眼前的老人慈眉善目,一身灰色僧袍干净朴素,他的眼神悠远深长,宛如平静无波却深不可测的大海。

    顾言之突然想到,似乎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心大师就一直是这副模样,没有变过。

    对于他们的到来,了心大师并不感到意外。他睁开眼睛,目光第一时间放在了苏云卿身上。

    “苏小姐。”

    苏云卿看不见,并不知道了心大师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深意。她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然后才惊讶道:“大师见过我?”

    了心大师微微一笑。“久仰大名。”

    苏云卿只以为是顾言之或者顾老爷子以前在了心大师面前提过她,也没多想。她歉然道:“今天冒昧请大师到此,还望大师见谅。”

    顾言之也知道今天“请人”的手段实在是过于简单粗暴,多少人拿着钱拿着宝贝排队想见大师一面都求而不得,他倒好,人刚一下火车,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让人把大师带到这里来了。

    顾言之说道:“今天的事是我的不对,心系所爱,身不由己。日后大师若有差遣,言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无妨。”了心大师温和的对苏云卿说:“苏小姐,麻烦你过来一点,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顾言之和苏云卿心中震惊。从进来到现在,他们没有跟了心大师说过任何一句关于苏云卿眼睛的事。顾言之一直跟在苏云卿身边揽着她的腰,把人半抱在怀里,苏云卿又一脸与平常无异的云淡风轻,因此连叶闪都没有发现苏云卿的不妥,可了心大师刚跟他们接触不到五分钟,话都没说上几句就看出来了。

    顾言之小心翼翼的牵着苏云卿坐到了心大师身边,然后目光如炬的紧盯着大师。

    “怎么样?”顾言之心中焦急,话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急切,哪里还有八风不动的冷酷样子。

    了心大师仔细的端详了苏云卿片刻,他没有望闻问切的看诊问脉,也没有问症状和过往病史,他只是很专注的看着苏云卿。

    在一旁目不转睛看着这一幕的顾言之突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他觉得……了心大师并不是在看苏云卿,而是在透过苏云卿,看那些普通人看不见的,也无法理解的世界。

    顾言之心慌不已,他紧紧握着苏云卿的手,不敢松开片刻。

    苏云卿的脸微微往旁边偏了偏。

    说来也奇怪,按理来说她应该看不见了,可就在刚才,她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被人注视的感觉。

    简直就像是……像是她以前还看得见时一样,她甚至有种只要自己回过头就可以看到这道目光的来源的错觉。

    了心大师看了很长时间,漫长的沉默让顾言之的耐心越来越少。当中有几次他都想开口,可不知为什么每次他觉得自己再也忍耐不下去时,苏云卿总会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情绪,然后用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小动作安抚他。

    而顾言之就靠着这些安抚一次又一次的冷静。

    良久,了心大师才开口说道:“在今天之前,苏小姐是不是也曾经短暂失明过?或者是不是曾经有过其他什么征兆?”

    苏云卿说:“实不相瞒,从两年前开始我的身体就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征兆。先是莫名晕眩,头昏,然后是失去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然后现在是视觉。”

    苏云卿每说一个,顾言之的脸上的神色就冷硬一分,握着苏云卿的手力气也越发大了。

    苏云卿有些痛,但却没有挣脱他,反而把另一只手覆在他手背上,无言的安慰他。

    “只是之前这些都很短暂。最多十五六个小时就能恢复,像今天这样……是第一次。”

    距离她发现自己失明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过去不管是哪方面的感官出现问题,也都没有这么长时间的。

    苏云卿心中总有不好的预感,可是她不敢在顾言之面前说。她怕有些事情说出来就真的会成真,怕好的不灵坏的灵,更怕顾言之担忧过重,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了心大师垂眸思索片刻,然后突然拿起桌上酒店准备的果盘里的两个橘子,说道:“苏小姐,可曾听过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这句话?”

    苏云卿心里咯噔一下,说道:“听过,出自《晏子春秋·杂下之十》。【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了心大师满脸赞赏的点点头:“苏小姐好学识。”

    苏云卿不解道:“大师,我不明白,这句话原本是比喻环境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变了,跟我现在的情况又有什么关系?”

    了心大师把两个橘子一左一右相对放好,两个橘子遥遥相对,说道:“一为橘,一为枳,这两样尚可互通,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同一种水果,只是小种类不同而已。可若是该长在南方的荔枝到了北方呢?即便是有人工培育,在脱离实验环境后,它也可以枝繁叶茂,肆意生长吗?”

    了心大师这些话说的顾言之和苏云卿都是脸色一变,尤其的顾言之,眼神瞬间冷的吓人。

    “大师,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了心大师平静的看着他:“苏小姐不是能够不管长在南方还是北方都可以存活的柑橘,她离开了原有的世界来到这里,总归是要付出代价。”

    “万事万物都该在它该在的地方,不然,必定会遭到反噬。”

    顾言之猛的站起来,脸色和眼神都异常可怕,就像是从地狱来的恶鬼一般,眼里是滔天怒意和杀气。

    “你再说一遍。”

    顾言之的声音很冷,很沉,语气森冷,令人胆寒。

    面对这样的顾言之,了心大师的神情没有半点变化,他依旧是一手缓慢的拨弄着佛修,半垂着眼睑,慢慢说道:“现在只是失去视力,接下来,她的五感都会逐一丧失,直到所有,包括灵魂,都回归【那边】为止。”

    “顾先生,这些因是你当年亲自种下,如今,不过是到了结果的时候。”

    ------题外话------

    ++

    这段主线我写的很慢,也很难,我在想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小天使们明白(捂脸)

    最近更的太少了,对不起大家,等这段写完应该会更多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