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 > 【0470】河里的淹死鬼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而接下来便是要解决今天的午饭了。┏Ⅹ④③⑨⑨.COM┛

    一看到蓝可盈已经直接去提那条大蛇了,穆雨泽的嘴角立刻就是一抽。

    然后我们的穆大记者,立刻抱着摄像机,便躲在了龙傲天的身边,这个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只有跟在龙傲天的身边才是最安全滴。

    而包长泽与史凯两个人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蓝可盈正向着一条大蛇走去,当下两个人忙出声提醒。

    “蓝法医,那里有蛇。”

    闻言,蓝可盈微微一笑。

    “这是咱们的午饭,不过穆记者是不准备吃的,所以你们两个呢,要不要吃啊?”

    包长泽的嘴角一抽。

    “这个,这个,我没有吃过蛇……”

    不要说吃了,他看到蛇,也是觉得脑瓜皮各种的发麻。

    不过已经明确表示自己害怕蛇的,有穆记者一个就好了,自己还是先省省吧。

    突然间发现,如果说自己不敢吃蛇,应该也会被嘲笑的,所以自己还是不要说的好。

    而史凯则是一脸的兴趣。

    “好大的蛇啊,我也没有吃过,不过听说挺好吃的,这个可以试试!”

    蓝可盈点了点头。

    “嗯,不错,你的胆子倒是比包长泽的大呢!”

    包长泽一听这话,立刻开口为自己分辩道。

    “我,我,我也是敢的,嗯,我要吃蛇肉。”

    一边说着,包长泽一边紧绷着一张脸,便向于小波和猴子两侧人个人的所在走去。

    只是……

    包长泽却没有看到,身后的几个人嘴角齐齐抽动,好吧,这货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他现在走路的架式可是顺拐着呢。

    同手又同脚……

    所以这位表现得还不如穆大记者呢。

    而这个时候,蓝可盈却笑眯眯地招呼了起来。

    “包长泽!”

    包长泽一听到蓝可盈叫自己,便忙转向蓝可盈,然后开口问道:“蓝法医什么事儿……”

    只是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便看到蓝可盈一抬手,于是一大坨东西便向着自己砸了过来。

    条件反射下,包长泽伸手便接。

    只怕他的脑子在现在还没有做出反应呢,身体便已经先脑子一步做出反应。

    然后一坨凉冰冰的盘起来的大蛇便直接被包长泽接了一个满怀。

    “啊!”

    直接手上的触感传来,包长泽这才立刻反应了过来,尼玛,自己接的居然就是那条蛇。

    于是一声尖叫响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包长泽也将手里的那条大蛇丢了出去。

    “啊!”

    蛇都已经丢出去了,可是他的一颗心却还是在胸腔里“呯呯呯呯……”地跳个不停。

    包长泽现在不只是心在抖,就连他的手也在抖,小腿肚子也在抖。

    “蓝法医,你,你,你吓死我了……”

    他能说,如果不是顾及着面子,他现在真的好想要放声大哭一场儿呢。

    在决定进入重案组的时候,他还特意向自家老爸问明了重案组的大家一个个都是什么样的情子好不。

    他到现在还非常清楚地记得,自家老爸当时非常肯定地对自己说,重案组的大家都非常好处。

    可是老爸却从来也没有对自己说过,重案组的蓝法医,居然是一个如此坏心眼儿的人。

    宝宝可被吓惨了。

    蓝可盈这个时候已经拾起了被扔到地上的蛇。

    然后却是笑眯眯地看着包长泽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真的害怕蛇。”

    不过却没有人看到,此时此刻蓝可盈的眼帘却是微垂的,然后置于蛇身下的手指直接掐出一记指诀。

    于是根本就没有人看到,此时此刻因为蓝可盈手中的蛇影也投射在了地面上,所以这一条蛇影倒是直接将蓝可盈与包长泽两个人的影子连在了一起。

    然后一抹黑色,竟然缓缓地自包长泽的身体里滑落而出,然后直接滑进了包长泽的影子里,然后便如同水一般的向着蛇影流了过来。

    而很明显这黑色的目标并不是蛇影,蛇影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桥梁罢了。

    而这黑色也是很快的便通过蛇影流到了蓝可盈的影子里。

    蓝可盈的唇瓣抿了抿,然后抬脚走了几步,自己的影子便与包长泽的影子分开了。

    龙傲天看了一眼蓝可盈手里的蛇,忙加快了两步,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一伸手便将蛇拿了过来。

    “这个还是我来拿着的好。”

    蓝可盈看着龙傲天挑了挑眉。

    龙傲天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你啊,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皮了,可是吓到小朋友了。”

    蓝可盈垂眸浅笑。

    “下次不会了。”

    龙傲天却是道。

    “下次你可以吓我,我的胆子一向很大的,所以你如果能吓到我的话,一定会非常有成就感的。”

    “扑哧!”听到龙傲天如此说,蓝可盈不禁直接笑出了声音。

    第一次发现,龙傲天居然还有如此有趣的一面。

    而包长泽也被穆雨泽和史凯两个人安抚住了。

    “我没事儿,我,我就是怕蛇。”

    这一次,包长泽的嘴巴也不硬了,他也承认了自己其实是怕蛇的。

    嘤嘤,是不是如果他早点承认的话,那么蓝法医也不会吓自己了。

    不过这事儿,于他们来说,只是小事儿,大家倒是也没有谁会往心里放的。

    很快的,便回到了于小波与猴子两个人那里。

    这两货,一看到龙傲天手里的那条大蛇,当下两个人的眼睛可是立刻全都亮了起来。

    “好大的蛇啊。”

    这是于小波的话。

    猴子吸了吸口水:“丫的,进山两天了,天天啃压缩饼干,我的嘴里都快淡出鸟儿来了,头儿,你简直是太贴心了,这样的头儿,真的是太赞了。”

    龙傲天直接白了猴子一眼。

    “这是可盈抓的。”

    “哇!”于是猴子立刻跳了起来,满是星星眼的看向蓝可盈。

    “蓝法医,你没有男朋友吧?”

    蓝可盈笑着挑了挑眉,然后点了点头:“嗯!”

    然后猴子的眼睛立刻就是一亮。

    “既然蓝法医你没有男朋友,那么你看看我可够格?”

    蓝可盈乐了,这货……

    而龙傲天则是立刻瞪了猴子一眼。

    “猴子别胡闹,去拾点干柴,烤蛇的事儿,就交给你和小波了。”

    猴子立刻应声:“这个可以有,不过头儿,拾柴的人,是不是可以多分到一块蛇肉啊?”

    龙傲天直接不理那货了。

    想要多分一块,哼,想得美。

    这可是可盈打的蛇。

    不过蓝可盈看了看蛇。

    “头儿,你收拾一下蛇吧,我看我还是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抓几条鱼。”

    猴子和于小波的眼睛齐齐地就是一亮。

    所以他们今天的午饭终于可以见到点荤腥了。

    而包长泽与史凯两个人一听这话,忙出口提醒。

    “蓝法医,那河里可是死过人的。”

    所以那河里的鱼,要怎么吃啊?

    听到了这话,猴子和于小波两个人就是一怔。

    然后龙傲天便为两个人解释了一句。

    “刚才穆记者他们发现的河里的东西,其实就是冯程的尸体。”

    猴子和于小波两个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于小波:“所以这里那些人也来过,所以我们这一次没有找错地方。”

    猴子跟着道:“那两个孩子这胆子也太大了,怎么能还继续和那些一起呢。”

    那两个孩子在这样的地方,在这样逃亡的时候。

    如何能派上一点用场,而一个没有用的人,在吴长河的眼里,哪里还能再继续让其活着呢。

    所以那两个孩子真的是太傻了。

    不过现在这话他们也没地儿说去。

    十几岁的孩子,小吗?

    不小了。

    怎么着也应该能懂点儿人事儿了。

    可是冯程与汪小军呢,两个小少年居然全都杀了自己的妈妈。

    人都说母子连心。

    可是明明是亲生儿子,却将自己的母亲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了。

    而且不只是杀死,还让人来围观。

    这样十几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狠的心呢?

    他们想不明白。

    难道说是当妈的管孩子管得太严了,还是说孩子因为从小没有父亲所以因为父爱的缺失,才造成了孩子性格的畸形不成?

    可是,看看蓝可盈,看看胡小仙。

    这对好朋友,可是从小便是孤儿,不但没有父爱,也没有母爱啊,可是人家两个人不是也好好地长大了吗,也没有长成个心里畸形来。

    如果说管得严的……

    于小波和猴子这两只,从小到大都是皮得不行的那种孩子,两个人可是从小没少挨他们各自老子的巴掌与鞋底儿子,甚至小的时候,因为屁股经常被打肿,而只能侧着睡觉。

    他们两个现在不管是心理上还是性格上也都很正常的好不。

    所以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很让人搞不懂。

    心理要不要这么脆弱啊。

    于小波和猴子两个人在心里为汪小军和冯程感叹了一下。

    这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一步错后,便步步错了。

    冯程的尸体被发现了,那么汪小军呢,那个孩子现在是生是死?

    不过,于小波和猴子两个人很快的便又将心思转了回来。

    “蓝法医,你抓鱼要不要帮手啊,我可以帮忙的?”

    猴子毛遂自荐道。

    蓝可盈摆了摆手。

    “不用,我一个人正合适。”

    而于小波则是看着包长泽与史凯,还有穆雨泽道。

    “放心吧,咱们没有倒霉会抓到吃了人肉的鱼。”

    那三个人听到了这话,脸色齐齐一变。

    而这个时候蓝可盈却开口了。

    “什么吃了人肉的鱼啊,冯程的尸体上,根本就没有少肉。”

    所以哪来的吃了人肉的鱼啊。

    当下于小波和猴子两个人不禁哈哈一笑。

    “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于小波,猴子两个人便去拾柴了。

    而蓝可盈则也准备再去河边,她是真的准备抓几条鱼。

    而龙傲天也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把蛇洗洗。”

    蓝可盈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拿着蛇便又回到了河边。

    然后龙傲天蹲在河边洗蛇,蓝可盈则是卷起裤腿,光着一双白生生的脚丫子,下到了水里。

    而她的影子也投进了水里。

    于是一团淡淡的黑色便从她的影子里融进了水里,然后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人形。

    “冯程,你是怎么死的?”

    蓝可盈用只有她与冯程两个才能听得到的声音,淡淡地开口了。

    冯程的声音里充斥着怨恨。

    “你不是已经说了嘛,我是淹死的,你自己既然都已经有结论了,还问我干嘛。”

    蓝可盈倒是也不以为意。

    “你应该很清楚我问的是什么,你应该不会是自己主动跳河求死的吧,所以是谁让你淹死在河里?”

    冯程的鬼魂飘荡在水里,不过却是一声不响。

    摆明了就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蓝可盈却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呵呵,我想想啊,是吴长河,谷国真,曾庆春,付泽平,汪小军……”

    当蓝可盈说到汪小军的时候,冯程鬼魂引得水面发出一阵细微的颤动。

    于是蓝可盈不禁笑了起来。

    “果然是汪小军,不过你们不是好朋友嘛,好得都可以邀请对方来看自己杀死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怎么你会被他杀死呢?”

    冯程怒恨地磨着牙。

    “因为吴长河对他说,我是他杀他妈的目击证人,而如果有了目击证人的话,那么汪小军这辈子就完蛋了。”

    蓝可盈怔了怔。

    “所以汪小军就因为这个把你给按水里淹死了?”

    摆明了就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蓝可盈却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呵呵,我想想啊,是吴长河,谷国真,曾庆春,付泽平,汪小军……”

    当蓝可盈说到汪小军的时候,冯程鬼魂引得水面发出一阵细微的颤动。

    于是蓝可盈不禁笑了起来。

    “果然是汪小军,不过你们不是好朋友嘛,好得都可以邀请对方来看自己杀死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怎么你会被他杀死呢?”

    冯程怒恨地磨着牙。

    “因为吴长河对他说,我是他杀他妈的目击证人,而如果有了目击证人的话,那么汪小军这辈子就完蛋了。”

    蓝可盈怔了怔。

    “所以汪小军就因为这个把你给按水里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