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太子宠妃日常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三更合一)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第三十三章

    剧院遇鬼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但高才几乎每次闭上眼睛, 眼前浮现的都是长发女人将那只厉鬼塞在嘴里的画面, 夜深人静时,他仿佛还能听见那清脆的嘎嘣声,嘎嘣、嘎嘣、嘎嘣

    那晚的记忆三番五次的出现在他梦中, 让他睡梦中也不安宁,他甚至也去看过心理医生了,他希望自己能从那可怕的记忆里走出来。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而且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个诡异的长发女人也是个鬼,只是她不吃人而已, 身上还有残留的人性,是只好鬼, 所以他们那晚才能够活下来, 可是在看到胜者为王播出的鬼屋那一段时,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虽然画面里灰蒙蒙的, 看不太真切, 可那个鬼演员竟然和长发女人神奇的重叠了——更何况这两人走路的姿势真的太像太像, 就连那种阴森的感觉都如出一辙。

    可她竟然是鬼屋的工作人员吗?他简直不敢置信。

    高才亟待求证, 当下就让经纪人联系了胜者为王的节目组, 拿到了鬼屋负责人的电话号码, 因为怕传出一些不必要的绯闻出来, 也担心被一些媒体记者盯上, 又或者是被特部的人发现, 引起不必要的注意——高才虽然对灵异神秘事件一窍不通, 甚至在剧院遇鬼之前,也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人,可那晚之后,他的世界观就彻底颠覆了,而能吃鬼的人,只怕也是不简单的。他担心自己会给她惹来麻烦,所以他过来的时候借了胜者为王节目组的名义,也是以节目组的名义联系了鬼屋的负责人。

    他本来想直接联系那位顾飞音——听说长发女人就叫顾飞音——可惜对方没有手机,只能通过鬼屋的负责人联系见面,原本已经说好了下班后在游乐园门口见的,哪知道对方有聚餐,把见面推到了明天。

    高才自诩不是一个性急的人,他沉得住气,在娱乐圈待久了的,沉不住气的都完了,可这一次他还真有些迫不及待,如果无法把心中的疑团解开,就算回去了,只怕晚上也是要失眠的。

    所以虽然见面推迟到了第二天,他也没急着走,反而跟着去了火锅店。

    等他们聚完餐,希望对方能抽空见他一面吧。

    助理都不太明白高才为什么这么执着,就是一个比较恐怖的鬼屋小演员而已,用不着这样认真吧?都说明天见了他竟然还不愿放弃,不过这小演员也稳得住,要是换成别人听说是胜者为王节目组有请,那还不得跳到天上去啊?

    “高哥,这为顾小姐倒是很有想法,果然不愧是能躺棺材的女人啊。”

    高才回头看了助理一眼,道:“闭嘴,不要胡说八道,如果你做不到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今天没什么事了,你自己打个车回去吧。”

    助理:“”

    助理被打发走了,徒留高才一个人在火锅店外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

    顾飞音吃了一顿神仙火锅,只觉身和心都被征服了,都想赖在店里不走了,就地换工作,过上被火锅包围的日子。不过一想她是经过艰难险阻才有了现在这个安稳的工作,每天躺着赚钱,还有神仙领导请吃火锅,领导又那么重视她,就这么放弃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再说她的腿还瘸着,也不适合做跑堂的,她可以先暂时把在火锅店工作这项职业列为未来专业的工作之一了,毕竟谁也说不准她不会再失业,毕竟狗老天很喜欢折腾她。

    神仙领导眼睁睁看着顾飞音从开头吃到结束,他竟然还从他阴森森的脸上看出点儿意犹未尽?

    “吃、吃饱了吗?”

    “吃饱了。”顾飞音满足的说,“没想到火锅真的这么好吃。”

    神仙领导奇怪的说:“你之前没吃过火锅吗?”

    她摇了摇头:“第一次吃,真好吃!谢谢领导,我会更加努力工作的!”

    神仙领导就有些可怜她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山里跑出来的娃,不仅没怎么念过书,竟然连火锅都没吃过。

    直到离开火锅店的时候,顾飞音都还有些依依不舍,可她的肚子已经撑不下了,感觉也没吃啥啊,怎么就饱了呢?再说这么好吃的火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了,又这么贵,要不就等个两年再来吃,如果神仙领导再请客那就更好了!

    火锅店的老板送这一桌子人走的时候还唉声叹气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晚上的生意不太好,往时能坐满一屋子,今天就坐了几桌

    一行人站在火锅店门口,准备各自打车回家,除了顾飞音一个,其他几个大多顺路准备一起回去,就合伙打了个出租车,那边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领导问顾飞音说:“小顾,你怎么回去?”

    顾飞音说:“我准备走路回去,嘿嘿。”

    领导哦了声,还以为这儿离顾飞音住的地方比较近:“要走多久啊?”

    “用不了多久,就一个小时吧。”

    众人:“”

    领导就有些一言难尽了,这么节约的姑娘真是世间少有,“太远了,而且这时间也太晚了,你一个小姑娘不安全,我给你叫个出租车。”

    做出租回去那也太奢侈了,而且居她观察,这儿离她住的烂尾楼还挺远的,打出租回去得三四十,这也太贵了,够她好几天的伙食费了,“不坐出租,我坐公交车回去就好了。”公交只要两块钱,比出租车很划得来。

    领导想了想说:“那成吧,路上注意安全。”

    这边领导和顾飞音一行刚出火锅店,等在外面的高才就看见了,他没有立刻过去,因为火锅店门口站了不少人,他怕被人认出来,就在旁边等了一会儿。直到他看见顾飞音和同事道了别,一个人走到外面马路上去等公交车,他才大步追了上去。

    顾飞音也没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见她等的公交车到了就赶紧上了车。

    这都十点多了,一号公交车上也没几个人,就三男两女还有一个带着孙子的老婆子,她投了两块钱的纸币,在公交车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因为吃得太饱了,做车上就跟坐摇篮里似的,她干脆靠在窗户上,准备睡一会儿。

    后面上车的高才摸了半天的包也没摸出两块钱,准确的说,他连一毛钱的现金都没有,他有些尴尬的说:“手机支付可以吗?”

    司机师傅笑了下:“没有就算了,下次补上就行了。”

    高才道了声谢,走到后面想要找个位置坐下,却见原本坐在顾飞音前后的一男一女两人都纷纷起身,抖着身子偷偷摸摸的坐到了另外一边去

    这下可好,顾飞音身边的位置都空荡荡的了。

    高才:“”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形清扫机吧。

    高才目不斜视的走到顾飞音身边的位置坐下,这一坐下,他不自觉的搓了搓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怎么感觉好像更冷了?

    公交车内静悄悄的,也没人说话,车里的几个人要么是闭眼休息,要么是低头玩手机,就连老婆子怀里抱着的小孙子都在打瞌睡,只有坐在最后排的那个女人奇怪的盯了他几眼,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想要确认的表情。

    高才压了压头顶的鸭舌帽,他偷偷看了眼旁边的长发女人,她此刻正安安静静的靠在窗户上,垂着脑袋,垂下的长发又长又直,将她整张脸都遮了去,看起来像是整个人都藏在了头发下,阴森森的,莫名有些恐怖。

    确实足以让人退避三舍了。

    他吸了口气,转开了脑袋,开始琢磨着措辞,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让自己不被吃掉,又不得罪人呢?

    一号公车越开越远,这条路比较偏僻,除了车连行人都没几个,一路上也没遇到几个人坐车,不过在一个路口的时候,上来了三个男人。这三个人坐到了最前面,三个座位并排而坐,没玩手机也没睡觉,就笔直的直挺挺的坐着,高才随意扫了两眼也就没太当回事,他再次看了眼身旁的顾飞音,她还在睡,一点醒过来的迹象也无。

    高才不敢轻易打扰她睡觉,他突然有些后悔起来,他好像太莽撞了,来得也太不是时候,就是普通女孩子面对他这种行为,只怕也要怀疑他的用心是否单纯。

    他正忧心忡忡的时候,却听老婆婆怀里的孙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老婆婆赶紧从包里摸出了两颗棒棒糖,一颗塞小男孩嘴里,一颗给小男孩玩儿,小男孩含着糖,一边吃,一边哭,怎么都哄不住,给老婆婆急得够呛。

    小孩子的哭声尖锐,又毫无顾忌,整个车厢都被小孩的哭声占据。

    玩手机、睡觉的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孩子,皱了皱眉头。

    高才也看了那孩子几眼,又看了看旁边顾飞音,发现她竟然还睡着,这么大动静也能睡得着,也是厉害了。

    他是不知道顾飞音每晚睡觉都是伴随着蹦蹦蹦和刷刷刷睡着的,那声音可比这个厉害多了。

    那边小男孩哭着哭着,发起了脾气来,手里的棒棒糖一下子就飞出了老远,老婆婆又气又急:“你这孩子,不是说过不准乱扔东西吗?”

    小孩儿最多不过四岁,眼泪包包的看着奶奶哭,嘴里哇哇喊着:“爷爷,爷爷我要爷爷呜呜呜呜!”

    老婆婆说:“我们马上就到家了,爷爷在家里等我们,你哭我就不带你去看爷爷了。”

    小男孩眼泪包包,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老婆婆无奈哄着说:“再哭就打扰到叔叔阿了姨,小心把你丢下车!”

    小男孩哭声一点儿没小,棒棒糖都不吃了,哭得整个小人儿抽泣起来:“下、下车车,下车车呜呜呜我要下车车!”

    老婆婆叹了口气,又好声好气的哄了起来,说马上就下车了,到家就下车,爷爷还等着呢,不想早点儿见到爷爷吗?小男孩不听,就嚷着要下车。

    一时间,安静的公交车内变得热闹起来。

    高才看见被扔到公交车前面的那根棒棒糖,又看了看抱着孩子不方便起身的老婆婆,他压了压帽子站起身,准备去把那支棒棒糖捡起来。

    棒棒糖的位置丢得还挺远,就在刚才上车的那三个男人的面前,此刻三人笔直的坐着,一点儿反应都没给,他也没太在意,径直走了过去,蹲下身去将棒棒糖捡了起来。

    谁知就在他刚捡起棒棒糖的时候,眼睛随意一扫,看了那三个男人一眼,只这一眼,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直竖!

    ——这三个坐着的男人,竟然都没有脚!

    因为衣服又长又厚,外人只看见他们和常人一般无二的身躯,却没有注意到,这三个男人竟然都没有脚!没有脚还能正常行走的,那会是什么东西?

    他细思极恐,三个男人转了转眼珠,齐齐盯向他。

    高才感觉他这些年来的演技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额头滴下一颗冷汗,握紧了棒棒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转身就朝着老婆婆走了过去:“棒棒糖。”

    老婆婆连忙道谢,忙说不好意思吵到你们了云云。

    高才手心还在冒着冷汗,他张了张嘴,说不出既然小孩子不想坐车那就下车吧的话,因为他感觉背后有三双眼睛在盯着他,只要他多说一个字,他就能尸首异处。

    高才握紧了拳头,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其实小孩子的感知是最敏锐的,他觉得应该是小孩感觉到了不舒服,所以才哭着闹着要下车,只是大人下意识的会把孩子的哭闹当做是无理取闹,更不会多想什么,而不当回事。

    至少在他看见那三个男人没有脚之前,他都没想过这车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三个男人为什么上车?他们想做什么?难道想要这一车人给他们陪葬吗?高才想不明白,也看不懂,可他却直觉很危险,无论他们想做什么,他们都必须下车。

    他朝老婆婆使了个眼色:“孩子有些热,是不是发烧了,你们去医院看看吧。”

    “发烧了?”老婆婆着急了,赶紧摸了摸小孙子的脑门,庆幸的说:“没事儿没事儿,小孩的体温本来就有些高,没发烧,谢谢你啊。”

    高才:“”

    他一脸纠结的回到了座位上,再抬头时,还能看见那六只眼睛在不远处直不楞登的盯着他,不言不语,看着就怪渗人的。

    高才擦了擦手心的汗,按住了一直抖个不停的腿,侧头看向一旁坐着的三男两女,其中有三个人在睡觉,两个人低头玩手机,而距离下一站停靠还有几分钟。他倒可以下车自己逃命去,但车上这些人的下场只怕不会好,没准儿都要死在这车上,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顾飞音,她还在睡着,外界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打扰到她。

    他是真没想到,这随便坐个公交车也能遇到鬼,这也太点背了吧!

    只有几分钟了,必须在下一站下车,他现在该怎么办?

    高才眼睛一转,心声一计,他先拿出手机给张天师发了个短信,希望他看见后能尽快赶来。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站起身,作势要下车,谁知突然身体一顿,整个人就哆哆嗦嗦的倒在了地上:“不好,我心脏病犯了,快送我去医院!”

    一时间,安静的公交车里乱做一团。

    小孩儿在嚎啕大哭,三个男人手忙脚乱的站在一边打电话喊救护车,“这信号怎么不好啊,电话都打不出去!”

    还有个女人在尖叫:“啊啊啊,竟然是高才?竟然是高才!”

    “高才心脏病犯了,师傅你开快点儿!开快点儿啊!我们赶紧去医院!”

    一个女孩子还激动得哭了:“怎么办怎么办呀,高才你再挺挺,你千万不要死,你别死啊!你可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的偶像!”

    高才脸色苍白的捂着心脏,虚弱得话都说不出口了,他本就长得挺好看的,这么一扮弱,别说还真有些娇弱感了。

    不过车子开了一会儿,有人发现不对了,“这不是去医院的路,司机,司机,我们先去医院!”

    车子摇摇晃晃的前进着,他甚至没有在该停靠的站点停下,司机更是一个字都不曾说过。

    这个时候,就连前面安静坐着的三个男人都变得突兀起来。

    三名男乘客面面相觑,有些疑惑的模样,平头男子走上前去,想要和司机沟通一下,“师傅,我们车上有人犯病了,情况很紧急,你可以先去最近的医院吗?就算不去医院能不能把车停下,我们打车过去?”

    司机:“”他直愣愣的握着方向盘,一个字也不说。

    平头男子等得有些起火,焦躁道:“给你说了出事了,你怎么不听?你别太过分了,你这样做相当于是在间接杀人,小心我举报你!”

    司机:“”

    平头男子没有得到答复,气愤之余,又疑惑的盯了司机几眼,这个时候他终于发现这司机不太对劲儿,他机械的握着方向盘,只知道往前开,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耳里,那张脸上更是连一丝多余的表情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平头男子直觉不太对,赶紧跑了回去,因为跑得太快还踉跄一步差点摔倒。

    其余几人见平头男子这副慌张的模样,也疑惑道:“怎么回事?”

    平头男子小声说:“不对,我感觉很不对劲,这车子不对劲!”

    别平头男子的紧张感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发,放轻了声音说:“怎么了?怎么不对劲了?是不是那个司机不愿意开车去医院?”

    “不是我,我刚才去说了半天的话,司机一个字都没说,就知道开车,我看他眼珠子都不会转,直不楞登的,跟死人似的!我吓得赶紧跑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坐到灵车了?”

    “不是吧,这都科学社会了,你还这么迷信?肯定是那个司机不想帮忙。”

    “你们快看!这条路是不是越来越偏了?我根本不记得自己之前走过这里!”

    “这是哪里?”

    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本走的大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整条路上都变成了他们这一辆车,车子两旁空旷漆黑,连户人家都没有。

    这个情景让所有人都傻了眼,就连装病的高才也不装病了,他一脸凝重的看着被黑暗弥漫的窗外,车厢里昏黄的灯光成了这里唯一的光。

    高才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心不痛了冷汗也不流了,就是脸色还是有些白,给旁人看得连连称奇,“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你难道在装病?”

    高才看了看他们,小声道:“刚才我去捡棒棒糖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我发现那三个男人都没有脚!可我亲眼看着他们是自己走上车的,他们没有脚的话,怎么走路?”

    这话一出,胆子小的差点叫出声来,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平头男人结巴道:“不,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高才:“我如果看错了,还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吗?”

    平头男人语塞,一时间没了言语。

    高才:“不信你们自己看。”

    众人:“”

    虽然不敢置信,可当所有都畏畏缩缩的看向那三个男人,发现他们的棉衣下果然是空荡荡时,只觉浑身战栗,绝望不已!

    这三个男人怎么可能没问题?

    公交车里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小孩儿抽抽噎噎的哭声,过了半晌,光头男瑟缩的说:“车子还在开,是要把我们载去哪里?”

    一个女孩儿哭了起来:“我不想死呜呜呜,我好害怕啊。”

    旁边胆子大一些的,那个高才的女粉丝抱着胆小的女孩儿安慰了起来,虽然她自己也很害怕:“别哭别哭,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有一身正气,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

    胆小女孩一听,呜呜哭得更难过了。

    高才坐在地面上揉了揉额头,他也没想到他的计划会行不通,原本以为装病能让司机把车开去医院,他再找个理由让大家不要再坐那辆公交车,或者是请来张大师这样一来大家都能得救,却不想司机竟然没有停车,也没有直接开车去医院,让他的计划落了空!

    对付鬼怪他是没有半点儿办法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难受极了。

    他看着前面三个笔直坐着的男人,此刻他们侧着脑袋,一双阴沉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们,那脸上有着明明白白的恶意,像是嘲笑他们的无知和无能。

    这个时候,谁还能不知道前面那三个男人有问题?

    那看死物一样的眼神让他们所有人的心里都隐隐发寒,老婆婆抱着哭泣的小孙子慌得泪流满面,嘴里一个劲儿的念着菩萨保佑、祖宗保佑,几个大男人也忍不住发抖,更别说女孩儿早就吓得抱头躲避,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向前行驶着,像是走入绝境深渊。

    他们长长的棉衣下没有脚,空荡荡的,看起来诡异又离奇。

    顾飞音醒来的时候都傻眼了,她看着窗外陌生的模样,惊道不好,她这是坐过站了吗???

    她赶紧喊了一声:“师傅,这是到哪儿了啊?”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车里的乘客都没在位置上,全都围门口去了,小孩子抽抽噎噎的哭累了,声音都哭哑了,老婆婆抱着孙子藏在座位里,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云云。两个女的也抱在一起哭,四个男人站在门口,应该是都准备下车的人。

    因为她突然发出声音,让全车的人都看了过来,紧紧的盯着她,然后又齐刷刷的往后退

    这只看起来好像更不好惹

    顾飞音脑子茫然了一瞬,这是怎么了?然后她吸了吸鼻子,因为她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不香,和邻居小姐太婆她们是一个味道的,干巴巴的,还没有火锅好吃,连火锅粉牛肉包茶叶蛋都比不上。

    高才听到顾飞音声音的那一刻,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喜色,他转过脑袋,认真的看向顾飞音,只见她面无表情,扭着诡异的步子走近,明明看起来很可怕的,他却感觉自己看到了希望。

    他怎么能忘了,他是跟着顾飞音一起上的公交车。

    三个无脚男鬼在看见一步步靠近的长发女人时,阴森森的眼底也露出了一种迟疑之色。

    顾飞音扭着步子走了过去,高才忍不住小声提醒:“等等。”

    顾飞音瞅了他一眼,觉得有点儿眼熟,高才说:“小心。”

    小心什么?顾飞音没听懂,但她嗯了声,咧了咧嘴说:“好的。”

    高才打了个寒颤:“”

    众人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们直愣愣的看着长发女人走过去了,胆子小的甚至扭过头不敢看,就怕小一秒长发女人会尸首异处。

    顾飞音的步子本慢,扭曲着一条行动不便的腿,看得三只鬼都有点儿着急,好不容走到了,她凝重的问:“师傅,这是哪里?富民路过了吗?”

    司机:“”

    顾飞音:“嗯?过了吗?”

    司机:“过了。”

    顾飞音脸色一沉:“竟然过了?我睡了没半个小时吧?二十多站呢这么快?”

    司机:“没过。”

    顾飞音:“我就说,我记得我没睡一会儿啊,怎么会过了。那麻烦你到富民路的时候叫一声啊。”

    司机:“好。”

    得了准确的话,顾飞音也就放心了,她还怕坐过了站,又要花两块钱再坐回来,两块钱都能吃个茶叶蛋了,这冤枉钱她是真不想花,到时候还得自己走回来,之前那两块钱也白花了。

    她又扭着步子走了回去,她想着反正就要下车瞌睡也睡没了,腿瘸着也不好走,干脆就在三个男鬼对面坐了下来。

    嘶——!身后传来了捂也捂不住的吸气声!

    三只男鬼:“”

    三只男鬼眼珠子转了转,压低了脑袋阴沉沉的盯着她,那六只死气沉沉的眼睛,灰白、恶毒,看着看着,眼睛里充盈着猩红的血液,流了满脸。

    顾飞音:“”

    她也看着他们,左边的看了一眼,中间的看了一眼,右边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

    三只男鬼:“”

    三只男鬼动了动,血液从眼眶里流出来,很快就浸入地面,变成了小河流,似乎要将公交车给淹没,女人男人的尖叫震天,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而他们的脑袋开始腐烂,变成了一堆可以活动的烂肉,就连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啊啊啊救命啊——!”那歇斯底里的尖叫和求饶,仿佛精神已经崩溃。

    顾飞音:“”

    三只男鬼:“”

    这也太丑了吧?别说旁边的几个小朋友了,连她都没眼看,她左右看了一看,看见司机座位后面有几块麻布,随手就扔了过去,一只一块,刚刚好。

    顶着麻布的三只鬼:“”

    顾飞音是很聪明的,她刚才只是在焦心要白花两块钱,所以也没想别的,这个时候总算看出来,原来这四只鬼是来找麻烦的。她老早之前就知道,有些小鬼很喜欢恶作剧,就像她山里的那些小鬼,如果有阳火低的倒霉人进了山,他们就会过去找他玩,直把对方逗得痛哭求饶才罢手。

    她以前闲得无聊也跟着去看过,觉得怪没意思的,还不如多睡会儿大觉呢。

    不过也是那个时候,她第一次见到了漂亮和尚,因为有只喜欢恶作剧的小鬼说,他要去试试那个来村子里化斋的漂亮和尚是真的很厉害、还是虚有其名,就集结了一帮小弟过去砸场子,然后只回来了几个,其他的说是都被那和尚强行超度了,和尚的道行贼拉可怕,念几句咒语他们就一阵白光升天去了!!

    天知道他们老喜欢这为非作歹的日子了。

    剩下那几只小鬼是哭着回来的,血泪洒了一地,给她坑都要填满了,呜呜呜的哭泣不止,搞得那阵子连飞禽走兽都不敢来他们山头了。

    要说鬼也是有仇必要的,被那和尚这么欺负,可他们偏偏还不敢去报,就知道在她耳边嗡嗡嗡,这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在一天晚上偷偷跑到山下的村子里。

    和尚暂住在村头的一户人家,她夜里去时,那和尚还在打坐念经,那时候她少有见到胳膊腿齐全的,连脸蛋儿也这么好看的人,不仅是村帅,还是山帅,也太好看了点儿吧!

    她就想到了那只专勾男人的艳鬼,学她模样吃了这和尚一口阳气

    她刚吃了一口,那和尚就睁开了眼睛,一双满怀慈悲的眼睛看着她,她吓得咻得一下就消失了,就怕那和尚给她念升天。

    谁知回到坑里她就肚子痛了,痛得她都想升天了,漂亮和尚找来的时候她都自暴自弃的没有逃跑,谁知那漂亮和尚不仅没有给她念升天,还说风凉话!狗老天怎么可能仁爱一只鬼?

    现在回想起来,顾飞音都还有点儿小生气,早知道会肚子痛,她就多吸两口了,吸了一口痛一月,太亏。

    不过漂亮和尚的阳气是真的好吃的,可以和火锅一起名列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食物之一!

    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刚才撑得都吃不下去,这才多久竟然又有些饿了,人类的肚子真是莫名其妙,每天都要吃,吃喝拉撒也不嫌麻烦,她以前吃只厉鬼就能抵好几年的!

    三只男鬼只觉得眼前这个怪异的长发女人眼神阴嗖嗖的,尤其是她舔嘴唇的模样,那双阴沉的眼睛里满是垂涎和向往,看得他们脑袋都疼了。

    一人三鬼就这样对望着。

    三只没脚鬼心里也是有些怕,明明是个人而已,可为什么这么瘆得慌

    旁边几个人类才是心惊胆战,都躲到了椅子上去,看着地面越深越高的血水,尖叫哭泣的,仿佛到了世界末日。

    高才抱着抽噎的小男孩蹲在椅子上,老婆婆吓的脸色苍白也快晕了。

    他看了看顾飞音,她明明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他竟然没觉得有多害怕,至少不像刚才那般无助和绝望了,他转头看向窗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窗户外面再也不是空旷无尽的黑暗,而是变成了高楼大厦、人间灯火,周围甚至有着来往的车辆,路边依稀还能看见几个路人

    他靠了靠旁边的平头男人,让他看窗外。

    平头男人猛然惊醒过来,看向窗外。

    一瞬间,他满是绝望的眼底爆发出无尽的兴奋和高兴,“怎么回事??”

    高才做了个小声的手势,平头男人果然冷静下来,旁边几个也都发现了窗户外面诡异的模样终于变成了他们熟悉的样子,一时间也是喜极而泣,“我们得救了吗?”

    高才笑了笑说:“是她救了我们。”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长发时眼底虽然有着惧怕,但也有着浓浓的感激之情。

    高才没想到他只是想亲自来找她确认一下,道个谢,也能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夜,而他再次确定,她是个好人,只是因为她要和鬼怪打交道,又或者是接触了太多的鬼,让她看起来也阴森森的,有些可怕吧?

    终于到了富民路,顾飞音下了车,就在她下车的时候,车上到站没到站的,都跟着下了车,那速度,跟火箭似的,有两个甚至一下车腿就软了,然后跪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嚎啕大哭,看来是真的吓坏了。

    不过等他们终于从逃过一劫的庆幸中回过神来,再回头看时,公交车里哪里还有什么没脚男人?就连司机也是歪在一旁,也不知道晕过去了多久,这还是警察来的时候才发现的,又赶紧手忙脚乱的把人送去医院。

    再想找长发女人道谢的时候,发现长发女人也不见了,就连高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第二天,一个“1号公交车遇鬼”的帖子就盖了起来,楼主特别详细的说了自己昨晚下夜班坐公车,却遇到了三只无脚鬼,还遇到了大明星高才,他们一起被载到了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幸亏一个长发女人救了他们!

    吃瓜群众谁会信啊,说鬼就说鬼,竟然还扯上了大明星高才,你这是玛丽书偶像剧看多了吧?

    楼主说:“你们不信算了,那个长发女人特别厉害,她原本在后座睡觉的,我们都没注意到她,只是她醒来就发现不是回家的路,竟然穿过三只鬼去问司机:’富民路过了吗?’,给我都吓尿了!”

    楼主说:“我之前就去问过那个被鬼上身的司机了,他理都不理我,没想到她多问了几句对方就回答了,先说过了,又说没过,哈哈哈现在想来那只鬼肯定也是怕了,然后给大佬老老实实的送回了富民路,我们是跟着大佬一起下车,这才死里逃生的!”

    虽然楼主被无数吃瓜群众攻击,但很快又有几个人出来说他说的没错,因为他们也在现场,可以做证巴拉巴拉,何况当天晚上还叫了警察来的当然他们一起背吃瓜群众攻击了,说他们是一起找的托儿。

    只有一个名叫“我是老王”的id很是深沉的说:“楼主小心,你们很可能是遇到了一只要回富民路的鬼。”

    楼主:“”

    楼主细思极恐,吓尿了好吗。

    当然了,“我是老王”一起被群嘲了。

    科学社会,请相信科学。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