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给前夫当继母 > 55.骄纵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林未晞死了一次才知, 自己只是一本庶女文中的女配。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今日王爷回来, 前院的安排检查了吗?”

    “世子妃您放心,老奴去看了三四遍, 每一个奴才都战战兢兢的, 不敢玩忽职守。”

    高然松了口气:“这就好,这是燕王第一次回府,一会我还要去前堂拜会公爹, 无论如何都不能出错。”

    陶妈妈哎了一声, 说道:“世子妃您放心, 自您进门以来哪一件事不是办的明明白白, 而且您宽厚待人,体恤老仆, 免了他们劳苦不说, 还按月发银两, 那叫什么来着……哦对, 养老金。现在王府里上上下下哪一个不说您好, 天底下就没有您这样十全十美的人。燕王虽然位高权重,但是最是明理, 您把王府打理的这样好, 他见了您, 只有欣慰的份。”

    高然听了这话没有反驳,而是对着奶娘微嗔了一句:“陶妈妈你说什么呢, 我哪里当得上十全十美。别这样说了, 让人听到笑话。”

    “这怎么能是笑话呢!老奴虽然是你的奶嬷嬷, 但这些话还真不是老奴自夸,世子妃还做姑娘的时候就人见人夸,学琴能弹出活泼的小调,学棋能想出新鲜的五子棋,就是跟着老夫人礼佛,你都能无师自通,随口说出玄妙的佛理,还有您十岁时给小少爷讲的故事,什么沉香救母、渔夫和鱼,天见的您那时才多大,竟然就能编出这种故事,便是天上的仙女转世也再不会比您更完美了。世子妃,这不是老奴一个人这样说,国公府里的丫鬟婆子私底下都说您是九天玄女转世呢,就是您出身差些,要不然,何至于委屈做继室!”

    高然嘴上自谦,但是陶妈妈说的时候她没有阻止,只是含笑听着,等说到出身和继室,高然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又释然。出身低些又怎么样,是庶女又怎么样,嫡庶从来不是评价一女子的决定条件,只要她嫁的好,是嫡是庶又怎么样?

    而且,即便是嫡女也未必能过得好,出身高贵但是不讨男人喜欢,一样会把自己的路走死。

    高然不想在这种重要的日子提起另一个人,徒添不吉利。高然脸色冷淡下来,冷冰冰地对陶妈妈说:“陶妈妈,你逾越了。姐姐是我的长姐,还是世子的原配,死者为大,我一直很爱重熙姐姐。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可是被世子和其他人听到,难免要以为我一个庶女不敬嫡姐,徒惹麻烦。这种话不许再说了,知道吗?”

    陶妈妈和高然的陪嫁丫鬟愤愤不平,凝芙说道:“世子妃,大小姐在家里时就不给您好脸,等后来嫁人更是眼高于顶,即使如此您都一如既往地笑脸相迎,真心把她当姐姐侍奉。小姐您就是太良善了,这才会被人欺负。”

    “行了,都别说了。”高然淡淡打断丫鬟们的话,说道,“王爷离家三年,今日第一次回来,我们务必要安排好了。王爷的马车应该快来了,你们随我去二门等着吧。”

    陶妈妈和凝芙应了一声,扶着高然往垂花门走。陶妈妈一边走一边唠叨:“燕王三年没有回京,等王爷回来看到府里被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定会很庆幸娶到姑娘这样一个伶俐儿媳。要老奴说啊,天底下只要是手眼清明、没被嫡庶偏见蒙蔽的人,都会喜欢三姑娘。”

    不等高然说话,凝芙抢着说道:“可不是么,世子妃简直就是仙女转世,没有人不喜欢的。只是可惜王爷路上被耽搁了,没赶上世子妃和世子大婚。”

    说到这个陶妈妈也很是遗憾,她立场歪向高然,当然觉得高然什么都好。而燕王这个家主没能赶上高然的婚礼自然是一大遗憾,但这遗憾不是高然的,而是燕王府的。

    陶妈妈见左右无人,悄悄对高然说:“世子妃,听说王爷本来是想赶回来参加世子大婚的,他特意离开军队单独走便是为了此事。都怪路上一个属下的女儿生病了,这才耽搁了王爷的行程。”

    高然本来觉得在燕王府议论燕王不太妥,若被人听到或许会说闲话,可是没有男方父母出席的婚礼确实是高然心中的一根刺,现在似乎听到其中缘由,高然好奇不已,便没有喝止陶妈妈,而是任由她继续往下说。

    “属下的女儿?这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王爷的队伍里?”

    “不知道,听说还是一个孤女,她的父亲为了救王爷死了,王爷这才处处拉她一把。这件事前段时间在京城里传过,好像叫……哦对,忠勇侯。”

    高然听到这里就已经没兴趣了,一个父母双亡、来京城投奔王府的孤女,多么小白花的出场。高然只是听到这里,就已经想象到即将到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高然从前世起就发誓要嫁富二代,婚礼也要特别盛大,一定要压过所有女性同学,可惜她前世嫁富二代的梦还没实现便出事了,她穿越后发现自己也成了白富美,喜不自胜。高然暗暗庆幸自己小孩的皮囊下是成人的内心,要不然,她绝对被那个踩低捧高的国公府磋磨死了。

    后来她那个恶毒的嫡母自作孽死了,抢了她姻缘的高熙也孽力反噬,不得丈夫宠爱,早早就死了给她腾位置。高然一如所有女主角,庶女身份只是磨砺,她最后还是嫁给最有权势的夫婿,一个家世超然的权二代,这可比前世那些富二代厉害多了。

    高然对自己的逆袭生涯非常满意,男方父母没出席婚礼是一个小小的遗憾,高然本以为是燕王介意自己的庶女身份,但是现在看来,这分明是一个引子,引子那头便是这个即将到来的小白花。

    这是多么熟悉的套路啊,男女主角历经磨难在一起后,刚刚成婚,便有一个父母双亡、祖上有恩的女子前来寄住,后面这个女子多半还会对顾呈曜一见钟情,被王府的富贵迷了眼,挟恩图报想给顾呈曜做妾。

    想到此处,高然嘴边的笑更加温婉,而眼睛中的光却尖锐而充满攻击。

    高然带着众多丫鬟婆子在垂花门等,高然众星捧月,隐隐是众人之首,一副名媛贵妇架势,派头极大。她站了好一会,燕王队伍的车架才姗姗来迟,众多一看就是从军之人的男子围在第二辆马车周围,小心又警惕地护送着马车。马夫不下心碾到一枚石子,车厢微不可见地晃了一下,车夫立刻被众人怒目以视。

    车夫赶紧对里面道歉,高然看到这里,嘴边的笑越发深,隐隐露出一股胜券在握。等马车小心翼翼地停稳后,周茂成敲了敲车门,说:“林闺女,到了。你还难受吗?”

    车厢里发出些微声音,一只素手掀开侧脸,一个白净清秀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高然看到来人生出一股不以为意,果然,穷人家能有什么能耐,这种人在她面前提鞋都不配,哪能和她争?

    高然刚刚动了一步,正要说话,就看到那个女子拎着裙角跳下马车,随后赶紧回身去搀扶另一个人。

    车帘再一次掀开,另一个梳着双丫的女子扶着一个姑娘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等在二门里的王府众人看到来人,不由都倒吸一口凉气。

    她们看到第一个下车的女子时不少人都心生轻视,这便是耽误了王爷行程的拖油瓶?也不过如此罢了。然而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个丫鬟,等后面正主出场,她们看到林未晞的脸,许多人愣怔当场,连嘴都无意识张大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评选起美人来也是众说纷纭,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有人偏爱楚楚可怜,有人喜欢端庄大方,可是缓缓从马车上走下的这一位,即便是最挑剔的人,也说不出她哪里不好看来。

    那是一种极端的好看,极端的漂亮,不是美,是漂亮。王府的人看的都有些呆了,高然从林未晞的脸扫过身段再扫到鞋履,眉尖不自觉皱起。

    林未晞被旅途磋磨,整个人憔悴的不行,状态极差。如果可以,林未晞才不想这样虚弱地露面在燕王府众人之前,可惜她的身体不允许她折腾。林未晞被折磨的没脾气了,心里自暴自弃,就这样凑活吧,反正燕王府众人也不知道她是谁。

    林未晞被两个丫鬟小心翼翼地搀到地上,护送着马车的军士屏息盯着林未晞的动作,等见她平安站到地上,他们才放下紧提着的那口气。林未晞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几乎没怎么耽搁,第一眼就注意到高然身上。

    呵,几日不见,她这庶妹脱胎换骨,几乎教她不敢认了呢。

    高然也正好撞到林未晞的视线,她和林未晞短短对视一瞬,收敛了心里的不痛快,温婉地笑着走下台阶,想要来拉林未晞的手:“这位便是公爹信里说的那位贵客吧。姑娘怎么称呼?”

    林未晞冷着脸避开高然的手,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说:“免贵姓林,世子妃唤我未晞就好。”

    原来叫林未晞……高然心底咂了咂这个名字,随即又摆出女主人的架势,大度笑道:“林姑娘刚来,恐怕还怕生吧。妹妹不必怕,把王府当成你自己的家就好,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和我说便是。”

    “世子妃,我父母唯我一个独女,恐怕当不了你的妹妹呢。”林未晞笑容不变,眼中虽然笑着,声音却暗藏冰霜,“我没有兄弟姐妹,也不习惯和人称兄道弟,你叫我名字吧。”

    敢叫她妹妹,高然哪来的脸。

    这一而再再而三,高然脸面上也挂不住了。她心里暗嗤果然是穷人家出来的,一身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但越是如此,高然越要热情相待,高下之分,众人一看便知。

    周茂成听到林未晞的话一点都不意外,他就知道除了王爷,没人能逃得过这丫头的刻薄。不过毕竟照看了一路,周茂成知道林未晞嘴上不留情,但是心肠却是一等一的好,他怕世子妃刁难林未晞,于是赶紧上前说:“给世子妃请安!王爷本欲先行送林丫头回府,但是宫中急召,王爷只得先进宫面圣,便由我等送她回来。属下这就要去前院拜见世子了,林丫头她身体不好,路上还生着病,就暂托世子妃照看了。”

    周茂成虽是粗人,但是这些人跟在燕王身边,说话的功夫也没少学。他这一番话看着客气,但话里话外都在透露燕王对林未晞的重视,等最后那一句“暂托世子妃照看”,这其中的分量就你知我知了。

    高然听懂了,心里越发不痛快。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女,不就是脸长得好了点么,哪里能比得过自己这种有身份有教养的高门贵女?高然暗暗讥讽这些粗人没眼光,目不识珠,但是脸上还是很客气地辞别周茂成等人,然后亲亲热热地接林未晞进屋。

    高然一路上嘘寒问暖,女主人架势拿捏的极足,而林未晞却一直冷冷淡淡的,高冷地捧着手炉,偶然纡尊降贵回上一两句。高然心里可想而知多么憋屈,她陪着林未晞走在燕王府雕梁画栋的回廊上,微微转头便能看到林未晞精致的侧脸,纤长的眼睫。高然看着林未晞的侧脸,突然生出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

    仿佛走在她身边的不是丧父失母、投奔京城的林未晞,而是自小踩在云端的高熙!

    寿康大长公主哭过之后,心气明显好了许多。她看着林未晞,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你生在元宵卯时,这个时间好。我之前便总觉得高熙生辰太闹,恐怕压不住。她生在正月十五的酉时,正是上灯的时候,那时全城到处都是烟火声,虽然喧嚣,但是太闹了,恐会福薄。你的这个时辰就刚刚好,卯时天光将亮,万物苏醒,正如你的名字,晞,这是晞光和明亮啊!”

    “谢大长公主。”

    “叫这么生分做什么。你也是命里亲缘福薄,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双亲,连叔伯都没有。我虽生在皇家,但是兄弟姐妹各自成家,到如今也去了一半。膝下仅有一个女儿,还早早就去世了,连唯一的外孙女也……我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