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兽王老公追来了 > 25.第 25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高考是学子们一生的大事, 6月7日这天早上, a城所有考点外,都围满了前来送考生的家长们。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为了让考生们吃得好住得好, 除了考试外再不用操心其他事情,家长们都在考点附近全程包办吃穿住行。

    宁嫣嫣的妈妈崔梦晴也不例外, 即使宁嫣嫣再三说了不用, 她这几天还是放弃了摆摊,在学校附近租了半个月的短租房来给她做饭, 6月7日这一天,亲自把她送到考点。

    “嫣嫣啊,你别紧张, 平时学习你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崔梦晴安慰道。

    看着挂着高考准考证的宁嫣嫣, 她比宁嫣嫣本人还要紧张。

    洛德看着周围那些来送考的家长们,这才意识到嫣嫣的学业在这个世界是多么受到人们的重视。难怪嫣嫣一直以来都那么认真地在学校学习。

    于是, 他也学着阿姨的样子道:“考得好坏都没关系。”反正他会养她的。

    不过碍于宁嫣嫣的妈妈在场,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白。

    宁嫣嫣笑着道:“放心吧, 我真不紧张。”

    她这两个多月的学习非常有成效,能考出什么样的成绩基本心里有数了。

    挥挥手道别家人,她拿着准考证走近了门禁处。

    和她同一考点的方俞凯, 看着一起给宁嫣嫣送考的崔梦晴和洛德, 心中的疑虑更重了。

    洛德不是宁嫣嫣的表哥,他早就知道, 洛德在讨好宁嫣嫣的母亲他也知道, 但他没想到, 这个最早被他视为对手的洛德,竟然已经到了得到她母亲认可的程度了吗?

    看来他不能坐以待毙了,暑假得好好行动起来。

    两天紧张的考试一晃即过,到了第三天的英语口语测试,基本都是在本校进行。考完口语,因为班主任还要来点最后的毕业感言和讲填志愿的事情,考完大家就都在教室里聚集起来了。

    考试结束,所有人都放松下来,不断有人找宁嫣嫣表白。这样的阵势宁嫣嫣在初中毕业时就经历过了,礼貌而不失坚定地拒绝,熟门熟路。

    终于回到座位,便感觉背后有人在戳她。

    宁嫣嫣回过头去,是方俞凯。他今天穿着便服,一身做工精致剪裁修身的白衬衣,清雅贵气得如月光一般。

    “怎么啦?”

    “感觉怎么样?”方俞凯问道。

    宁嫣嫣知道他问的是成绩,真正的考试已经结束一天了,昨天晚上大家就在对答案,结果如何心里大体也有点数了。

    “还可以。你呢?”

    “我也不错。”方俞凯微笑,“你打算填哪个学校?”

    “应该就填a大了。”a大就在本市,也是全国排名前列的顶级学府,不过对本市的超优学子们来说,往往都是有些看不上的。

    “a大么?为什么?”方俞凯很是不解。他原以为,宁嫣嫣会选择h市或者首府更好些的大学。以她以往的成绩并不是不可能。

    “因为离家近啊。”宁嫣嫣笑着道。

    穿越前,她原本的目标是全国经济中心h市的顶级学府,甚至才得到丹珠的时候,也还是这样想过。但最近一段时间,她已经从被冲昏头的喜悦中平静下来了。

    h市太远了,即使坐飞机都要三个小时,火车要一天。将身体不好的妈妈,一个人留在a市,时不时还要面对她那渣爸的刺激,她实在不放心。

    没有什么比妈妈更重要,包括学业。

    再说,a大也并不比h市的学府差多少,她相信只要自己大学四年好好学习,一样不会比从h市的大学毕业更差。

    方俞凯好一会没说话。

    “对了,你报哪里的学校?”宁嫣嫣好奇地问道。

    毕竟回来这两个多月,方俞凯经常给她补课讲题,对她帮助很大,在她心里也算是好朋友了。

    “我也a大。”这个决定或许很难说服家人,但他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咦!”宁嫣嫣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成绩那么好,选a大太亏了吧?”

    “离家近啊。”方俞凯用了她的借口。

    “好吧,那倒也是。我们以后又可以同校了!”宁嫣嫣心中偷笑,没想到方俞凯一个男孩子,居然也这么恋家。

    老师讲完话,众人便开始回到寝室,打包自己的行李。

    今天校门大开,家长们也可以进来帮住校的毕业生们搬东西,于是一出教学楼,崔梦晴和洛德两人早就在楼下等着她了。和依依不舍的范思雨告完别,宁嫣嫣终于搬着自己的行李回了家。

    晚上塞西给她打来电话:

    “嫣嫣,明天过来一下好么?我们去找个新的房子,离你近一点更好。”

    好不容易才结束了考试,宁嫣嫣却直接回家了,不和他们待在一起,三个兽人都十分失落。

    不过,如果能离嫣嫣近一点,要见放暑假的嫣嫣就容易多了。

    宁嫣嫣一想也是,毕竟以前租那个房子,也是为了洛德在她学校附近,有事方便照应,现在她不在高中上学了,自然是离她家近一些更好了。

    于是,第二天宁嫣嫣跟自己妈妈说了一声她去找洛德,就回学校这边来了。他们没有身份证,租房只能由她出面。

    今天的宁嫣嫣已经从学校毕业,终于不用再穿校服,于是她穿着一身纯白色的棉布连衣裙,配了双小白鞋。

    虽然是款式最基础的连衣裙,却因为她身材底子本来就好,增色了不止一倍。白色的棉布裙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莹润,细细的腰,纤长笔直又白皙的腿,一举一动都洋溢着青春又美丽的风情。

    三个兽人见到她的第一面就看直了眼,即使向来最温柔的塞西,也明显呼吸粗重了起来。

    宁嫣嫣深觉不妙,啪地一声关上了门,自己站在屋子外面。

    “你们冷静点我再见你们。”

    过了好半晌,他们三人才平复下来,从屋里出来了,脸上神情都有些沮丧。

    现在不像以前那样缺钱,倒是很快在宁嫣嫣家附近一两个公交站的地方租好了一个三室一厅,如此一来,三人总算各自有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你们也会使用家具家电了,就自己先整理,我回家去啦。”她昨天带回家的行李也还没进行安置呢,而且妈妈那里摆摊,她也想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嫣嫣,不能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吗?”路易说出了其余两人的心声。

    “今天不早了,我要回家。”

    她这话一出,路易的脸色瞬间库垮丧下来,洛德和塞西虽然什么也没说,却也明显看得出来很不舍。

    宁嫣嫣见状也有些愧疚。他们在这陌生的异世界只认识她,而她却不能经常陪他们,她有自己的世界和人际圈子,分散到他们身上的时间精力自然而然就少了。

    仔细打量着三人,都是各有特色的美男子,招招手一大票女孩子愿意跟着他们,也就是现在,他们还没真正融入这个社会,才会一直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吧。

    她不能太自私,为了他们好,应该让他们尽快独立起来,这样才更有助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带你们去买衣服吧,接下来或许要出去找门路赚钱,现在的衣服实在太少了。”想了会,宁嫣嫣改变了注意。

    前面两个月因为要学习,她也一直没空做这件事,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在附近市场上随便买的,每个人也只有两套,仅够换洗。

    人要衣装,他们三个虽然长得帅,气场足,却也需要更好的衣服来匹配,才能在这个以衣度人的社会得到更多的尊重。

    “太好了!又可以和嫣嫣一起出去了!”路易欢呼道。

    “嫣嫣想去就去。”洛德看起来很无所谓的样子。

    “不仅我们要买,嫣嫣也要买。”塞西的话永远最贴心。

    为了避免出租车超重行驶,一行人明智地选择了乘公交车去市中心的购物商场。那里离宁嫣嫣所住的房子并不远,也不过十多分钟就到了。

    现在是下午,购物商场密集的秋荣路人流如织,一路上都能见到很多打扮得新潮又靓丽的女孩子们走过,但不管是洛德还是塞西,都没有多看这些女孩子一眼,即使好奇心最强的路易,也仅仅是在打量建筑和街道。

    相反,宁嫣嫣一行就显得十分引入瞩目了。

    精致得如同芭比娃娃的女孩子,带着三个风情各异的美男子,怎么看怎么拉风,一路走来,回头率百分之一百二十。

    特别是塞西,简直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高挑的身材,白如冠玉的脸庞,如同西方人一样深刻又俊美的五官,光泽流动如海藻般的长长金发,无论哪一样都闪闪发光,让人移不开视线。

    正要进商场,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喊。

    “等一等!前面那四位等一等!”

    一个有些微胖,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急匆匆地跑上来,气喘吁吁。

    意识到是在叫他们,宁嫣嫣便停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宁嫣嫣礼貌地问道,这个胖子好像有点眼熟。

    微胖男人看了一眼塞西,从包里掏出自己的几张烫金名片,分发给四人,这才道:“是这样的,我是天皇娱乐公司的经纪人狄宗平,这位先生,您的外形条件实在太好了,请问您有兴趣成为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吗?”

    天皇娱乐宁嫣嫣是听过的,而狄宗平本人也是圈内很有名的经纪人,带出过好几个歌坛天后,影坛影帝,低头拿手机一搜,果然是他。

    这样的人竟然看上了塞西,确实是很大的机遇。

    四人约到咖啡厅详谈了一番,天皇娱乐给出的待遇听起来很不错,狄宗平承诺,基础底薪都可以给到一万五一个月,还给交五险一金。

    这比宁嫣嫣妈妈失业前的工资都高两倍了。不过,他们毕竟对这一行的行情不了解,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坑,就只好道:

    “我们需要先回去考虑一下。”

    狄宗平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很奇怪的是由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子做主导,于是便很客气地道:“那好,三天后我再联系你们,到时候给我答复好吗?”

    他对塞西真的非常感兴趣,所以诚意也很足,愿意等待和主动联系,一点都没有圈内金牌经纪人的架子。

    辞别了狄宗平,宁嫣嫣陷入了纠结。

    塞西没有学历,在陆地上捕猎也毫无优势,但他长得好,歌声也非常动人,进娱乐圈当艺人按理说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可他没有身份证啊,签约这一关怎么过?

    身份证的难题,头一次如此棘手地摆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