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十年代好种田 > 32.迷茫呀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第二天, 实诚队长就把民兵小队的壮小伙儿们召集到了队部,他跟大家宣布了两件事,第一, 请曲昭武作为民兵小队的教官, 负责指导大家伙儿的日常操练, 第二, 民兵小队不定时上山打猎,所得猎物除去上交集体的部分, 余下的按贡献大小分到个人。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他这话音还没落呢, 这些棒小伙儿就叫起好来。不说别的地方, 反正在双曲公社这边, 能被选入民兵小队的,不仅要根正苗红,关键人还得上进。这群积极向上的小伙子一听说将军来给他们做教官, 那叫一个乐呀,恨不得一蹦三尺高,再加上能不定期上山打猎的好处,积极性瞬间就高涨了起来。

    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 曲昭武这个教官立刻走马上任,开始安排训练。明明只是多了一个教官, 可大家的精气神已然不同了,喊着‘一二一’经过田间的时候, 让亲戚朋友直咂舌——我滴个乖乖哎, 这还没多大一会儿呢, 咋人就变样了呢!

    当然,这种变化是好的,大家或多或少都觉得晚上能睡得更踏实了。

    这个家也不止曲昭武找到了事业第二春,郭静凭着一手好医术成卫生室的常驻人员。她退下来前是北疆军区总医院风湿病科的主任,之前还曾被国家选派出国学习来着,技术那是杠杠的,刚好,十里八乡的人呀,就需要这方面的专家。

    现在一提到郭静,全都是竖起大拇指夸赞的。他们都晓得,卫生室里新添置的那些器材和药品都是她花自个儿的钱又各处托关系弄来的。这人心眼好啊!

    而出身文工团的林美如则被他们生产队的小剧团请去做艺术指导了,别看她八十多岁了,忙活起来依旧是风风火火的,这阵子正带着团里的年轻人排练红灯记呢。

    也只有曲仲春老爷子陷入了迷茫,说是回乡养老来了,可其他人都发挥余热呢,就他,天天在家里吃吃喝喝,半点忙都帮不上。他呀,惆怅得很!

    一连几天,曲仲春都是把矮脚椅往院子里头一放,坐着发呆,偶尔还会叹两声气,瞧着可忧郁呢。小曲宁当然不愿意看到他这样,总是凑到跟前,跟他说话,逗他开心,然而没过几天,小曲宁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列。

    她也搬出了一把矮脚椅,就放在了曲仲春的旁边,单手撑腮的模样跟曲仲春像极了,脸上也带着同款迷茫,就连叹气,俩人都经常撞在一块儿。

    “唉~”

    “唉~”

    爷孙俩可以说是非常有默契了。

    这下全家人都慌了,曲仲春也不例外,他都没空忧郁了。他们倒是知道小曲宁为啥迷茫,罪魁祸首就是曲襄。上周,曲襄拿着作业回来,说老师要他们写下自己的理想,长大之后想成为什么,他快把家里人问遍了。

    红卫说,他的理想是做一名技术人员,研究出更高质高产的轧花机,赶超国外。

    红军说,他想当播音员,这样乖宝就能从家里的小喇叭里听到他的声音了。

    国庆说,等他到年岁了就报名参军去,像大爷爷和大伯伯一样保家卫国。

    国胜说,他以后就想种反季蔬菜,叫乖宝在大冬天也能想吃啥菜就吃啥菜。

    ……

    当然,曲襄也问小曲宁了,这下可把她问住了。自打她重生以后,心中唯一的执念就是和家人好好的在一起生活,至于以后要从事什么职业,她从来没想过,好像……什么都可以。

    曲宁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小嘴紧抿着,软软嫩嫩的脸蛋鼓得圆圆的,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到答案,于是就把最真实的想法吐露了出来,“我就是想一家人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与其说这是理想,不如说是愿望。

    她心里很明白,随着时光的流逝,爷爷、奶奶的年岁越来越长,爸妈还有伯伯他们也在变老,而哥哥们都会长大,要离家拼搏,要顾好小家,分离无可避免,只不过她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

    “这哪是什么理想?”曲襄抬手把曲宁的发顶揉乱,然后轻轻拍了她一下。这时候曲宁的小脑袋微垂着,卷卷翘翘又浓又密的两排睫毛将她那湿乎乎的眼睛遮掩得很好,所以曲襄没看到。不过他的话多少安慰到了小曲宁,他说:“我们一家人当然会一直一直在一块儿的!”

    “除开这个,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曲襄又把话题拉回了正轨,他还兴致勃勃的提了几个给小曲宁参考,“做老师怎么样?不用靠天吃饭,月月都有工资拿!额……像大姑现在这样,在工厂做干部怎么样?威风、体面,工资高,还不辛苦!要不,进商业局,专管食品这一块儿,吃吃喝喝就工作了,多美呀!”

    对呀,我长大了要做什么呢?

    曲宁顺着曲襄的话开始琢磨,读书是一定要的,她想要读高中读大学读研究生,如果可以,就一直读到博士,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文凭都很重要。可是,要学文还是学理呢?以后读什么专业呢?归根结底,又回到了原先的问题上去,她以后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喜欢绣花,喜欢做手工,喜欢做饭,喜欢种菜,喜欢开脑洞编故事,听小喇叭上广播的国家政策也不觉得枯燥,也乐意跟着刘教授认穴位辨草药,她有很多感兴趣的,可是她不确定,未来要走的路是不是要从中选择。

    从这时候开始,她就纠结开了。

    愁呀!

    因为这事儿,曲襄还挨了一顿胖揍,也是,不揍他揍谁呢。他就不该问乖宝,她才几岁呀!

    是顾小年把小曲宁劝开心的,她也没讲什么大道理,只是告诉小曲宁,“你现在才七岁,麦秋之后才能入学,一个年级一个年级的读下去,小学,初中,高中……日子还长着呢,所以,不用急着想长大以后的事情,慢慢来,一步一步的,你总会想到的,现在呀,你就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

    “再说了,想要一家人一直在一起怎么就不算理想了?!”顾小年又站在另一个角度提了几句,“算,当然算,只不过很难实现!你想想,等你们都长大啦,像你大哥似的,兴许今年就要去读大学啦,选最近的也得去市里,到时候一家人是不是要分开?不分开也行,那得在市里头有一套大大的房子,我们这些做顶梁柱的,是不是得重新找活儿养家,你们也得换学校读,对吧?你呀,要是真把这个当做理想,以后呀,可得好好努力呀……”

    对呀,没错!

    小曲宁的精气神瞬间就回来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八月底,工农兵大学生推荐名额的事儿毫无音信,惦记这事儿的几家人没少催实诚队长,但实诚队长也没法子,他去公社问了,就说等政策等通知。为此,他还特别愧疚,专门到小曲宁家说了这个事儿。

    曲宁在场,她听了,心里就咯噔一下子,好像就是这两三年,高考恢复了,工农兵大学生的推荐自然就没用了。看这情况……是今年??!

    她虽然不记得具体的年份,但她曾听人提过,头一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是冬天考的,这么算下来,岂不是没几个月的复习时间了?!

    曲宁有点慌。

    她可呆不住了,从罗圈椅上出溜下来,蹬蹬蹬跑去卫生室找刘教授了。她知道,刘教授和京城那边一直有联系,而他也从来没瞒过她。

    “刘爷爷,刘爷爷……”小小的人儿,还没推开卫生室的门呢,声音就已经飘进去了。

    如果是往常,刘教授肯定先哎一声,然后乐呵呵地打开门迎她,可这回她她冲进门之后却看到刘教授在流眼泪,抚摸信纸的手微微颤抖着。

    “……是乖宝啊!”刘教授把薄薄的信纸小心且珍重的夹在了他翻看过无数次的《汤头歌诀》里头,然后把老花眼镜取下,转头看小曲宁。这时候小曲宁看清了,他流出的眼泪应该不是因为悲伤,因为他的眼里有笑意,有轻松,也有释怀。

    “怎么急急慌慌的?”刘教授问。

    “刚刚队长到我家去了,他说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没下来……”曲宁说。

    “我觉得,还是别等了!”要是别人问,刘教授兴许不会说这些话,“我才得到京城那边传来的信儿,高校招生制度可能要改革了,应该会朝着恢复统一考试的方向走……不过这只是风声,一切都还没定下来。”

    这回她更确定了。

    也因此,小曲宁表现出来的是对刘教授百分百的信任,“那哥哥他们是不是就能考大学啦?”

    除了曲红卫,大姑姑家的援朝和援疆表哥应该也能考,只可惜红霞姑姑家的丫丫姐,初中都没读完就辍学了。

    “如果真能恢复,他们当然可以考。不过到时候报名的人数怕是少不了,你大哥那底子,不成啊!”刘教授摇了摇头,当然,他也知道问题不在曲红卫的身上。

    “他真要考的话,这会儿就要开始复习了……不过咱们这儿的教材也不行,也没什么别的资料……”刘教授说着说着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好找喽!”

    话是这么说,刘教授还是去了趟曲家,跟曲仲冬嘀咕了老半天,末了还许诺说会尽量帮忙找一套闹革命前的教材和参考书。

    曲宁也琢磨开了,到哪儿找教材和参考书呢?她想啊想,还真叫她想到了,废品回收站啊,只有这个地方最有可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