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弱渣的逆袭人生 > 第552章剪不断理还乱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也如书房内,李家两代当家人的心情,是那么的沉重。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听了李华讲了前因后果之后,老爷子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这么大的事情不能由他乾纲独断的决定,得听听众人的意见,最重要的是大儿媳妇的想法。

    在场的另外4人,心情也是各有不同,严君岚为死里逃生而庆幸,要是她家老妹儿没来救她,她今天是难逃一死,想到那个恶心的丑八怪。

    严君岚现在活吞严君熙的想法都有,这人的心到底是有多恶毒,想要她的命不算,还要恶心她一回。

    她跟妈妈都已经被赶出严家了,想到了吴佩佩那只猪头说过的话,她只要一直姓严,便是严家的女儿,占着严家的资源,更或者在某些人的心里,她这个被放弃了的弃女,还有继承权。

    呵呵!要对她赶尽杀绝,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白贞梅心里的沉重,以及后怕,都无法用言语来说明,现在她的后背已被冷汗浸湿了,那没办法想那个如果的可能。

    搬回s市。

    不不不?她的女儿难道只能龟缩在一个小县城里?做个底层小商贩,一退再退说不定小商贩都做不成,只能回老家务农,到那个时候毫无还手之力,也许命都可能丢了。

    不能退,一步都不能退,退便是死了,后面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见公爹眼神里的期许,她知道老人不好做这个决定。

    “爸,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大儿媳这么敷衍的说法,老爷子很不满意,这已经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问题,这关系到全家人的安全问题,他们李家自然做不出来,舍弃孙女跟儿媳妇的事情来,但其态度一定要端正,既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相互商量着来。

    老爷子脸上严肃。

    “老大家的,这已经不是普通问题,已经牵扯到邪魔外道,我是希望你能提出你的意见,而不想听你乾纲独断,决定家族的走向。”

    白贞梅解释道:“爸,我只是想约见严家老爷子,探探他的看法,毕竟君岚还是严家的女儿,就算不招他们待见,但也不该如此待她。”

    严君岚脸色有点不好,她不相信妈妈去见的人是她那便宜爷爷,当年都要直接弄死自己,那老头儿会在乎她的命,应该是去见,她那风流成性的亲爹。

    老爷子不疑有他,君岚这娃毕竟是严家的亲骨肉,乖巧懂事又那么成才,是个老的,都应该喜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探一探严家当家老爷子的口风,这个是必要的流程,听听那边有个什么说法,他们李家再做打算。

    李华嘴角轻扬,似笑非笑,姿态闲散的靠座于沙发上,声音带着一点意味深长之意。

    “妈,最近我的观气之术有所突破,已经达到了观气运的境界。”

    众人如表情疑惑,这不是在说严家的事情吗?这跳跃的也太快了。

    李华不再给他们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妈,出于好奇,我用了观气之术,看了严君熙的气运,他的气运很奇怪,有明明暗暗两种颜色,这种现象,陈爷爷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吧?”

    清玄和尚答道:“这样的情况,天乩术有载,此为剥夺他人气运为自身所用,气运不融合的现象,此术想要成功,极其艰难,虚得知道,被剥夺的具体的生辰八字,差之毫厘都不行,还要被剥夺者,天灵之处的一缕头发。”

    清玄和尚停顿了一下,怜悯的看着白贞梅母女,接着说道:“被剥夺者,血脉极其相近的人,父母兄弟姐妹都可,但最合适的是兄弟姐妹,剥夺亲生父母的气运,不是自愿,很难成功,说不定还会遭到反噬自身,被剥夺者,一生坎坷,命运多舛,那都是小事,还会伤及寿命。”

    白贞梅脸上的笑都快维持不住了,嘴唇动了动,干巴巴的道:“这……这,居然还有这种法术。”

    听完清玄和尚的话,严君岚脸都木了,随之而来的便是释然,她爸爸叫李大贵不是严启章,说不定她本该就是李家爸爸的女儿,只是投错了胎而已,不难过。

    严君岚45度仰望天花板,把欲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逼了回去,她母亲的话在耳边响起。

    严君岚表情怪异,带着点生冷的寒意直视其母亲。

    “我记起来了,我4岁的时候,严家爸爸剪了一撮我的头发,妈你知道吗?那撮头发正好在头顶,难怪我这些年这么倒霉,只要一个人出门,不是遇到拐子,就是遭遇绑票的,就算买包方便面,居然会买到没有调料包的,原来我以前也是有气运的,只是被人家偷去了,妈,你说我会不会活不长久。”

    白贞梅人都呈现萎靡颓废之态,原来女儿4岁的时候,那男人就为他的儿子开始谋划了,岚岚没有他儿子一块指甲盖重要,当年为何那么容易离开严家,且轻轻松松的带走了严家血脉,原来她的女儿已经被他们废了。

    她居然相信了他的话,相信他会为他们的女儿谋划未来,他接近自己又是什么目的?这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诡异跟阴谋。

    老爷子见儿媳妇,呆呆傻傻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哎,他也没办法,几个儿子太废,大儿媳相比较而言,比他几个儿子强太多。

    也就稍微强一点,女人就是女人,没有点乾纲独断的刚性,太容易感情用事,缺乏那份狠辣,这一点自己也没有。

    老爷子问清玄和尚。

    “兄弟,当年大佛寺几个师兄弟中,你的玄术学得最好,我家大丫头这事,只能拜托你了。”

    清玄和尚捻动着佛珠,空出来的那只手不停的掐着诀,快速的演算着,几息功夫便演算完毕,本是必死的结局,死劫中却透着生机,这问题不大。

    停止捻动佛珠。

    “这娃虽有死劫,却透着生机,佩戴一件聚气的法器便可,这样的法器有些难寻。”

    李华盯着周政,对方却老神在在的,眼观鼻鼻观心,彻底无视了其灼灼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