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 第753章 夜里谈心,学会依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是夜,东篱山庄。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沈婠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一边走,一边用干毛巾擦头发。

    正准备从抽屉里拿吹风机,忽然手背一热,顺势往上,撞进权捍霆一双黑眸之中。

    他说,“我来。”

    沈婠笑了笑,“好。”

    一时间只听风筒呜咽的声响,头皮感受着暖暖的热风,加上男人修长灵活的手指穿插于发丝之间,不时按一按穴位,抓一抓头皮,沈婠舒服的直眯眼。

    等头发吹干,她已经快要睡着了。

    权捍霆顺势将她打横一抱,沈婠惊醒,表情略显错愕:“你……”

    “乖,去床上睡,躺着比坐着舒服。”

    沈婠被他放到床上,睡意全消,眼中哪还有半分困倦。

    权捍霆:“醒了?”

    “嗯。”

    “那我去洗澡……”

    “不急。”抓住他的大掌,顺势一贴,瞬间变成十指交握。

    权捍霆挑眉,转眼凝视沈婠。

    只见灯光下,女人靠坐在床头,不施粉黛的脸,眉眼干净,吊带睡裙露出一对精致的锁骨。

    肤色白皙,肉眼几乎看不到毛孔,不难想象摸上去牛奶一般丝滑的触感。

    唇畔一抹浅笑,黑眸折射出光芒,有种难以形容的清冷与理智。

    仅仅一眼,权捍霆就心软成灾,原本冷厉的面庞渐趋缓和,声音也变得磁性而温柔:“怎么了?嗯?”

    “阿霆,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问什么?问你是不是真的要捐肝?为什么如此憎恶沈家?连带对亲生父亲也能无动于衷?”

    沈婠一时错愕,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可转念一想,自己做事从未对他有所隐瞒,楚遇江有多忠心,辉腾集团在宁城的耳目有多灵敏……

    他能了若指掌也就不奇怪了。

    “所以,”沈婠勾唇:“你是怎么想的?”

    权捍霆沉吟一瞬。

    “首先,我不认为你会拿自己生命和健康开玩笑。”

    “其次,沈春江不值得你这么做。就算你同意,我也不会答应。”

    “最后,我允许你有自己的秘密,但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和你一起分享的那个人。”

    顿了顿,他又补充:“我可以等,一天不行,那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一年,一年不行,还有十年,十年不够,我们还有漫长的余生。”

    总有一天,能够等到你敞开心扉,对我毫无保留。

    权捍霆默默在心里说道。

    沈婠看着他认真又慎重的模样,不由眼眶一热。

    他明明可以直接问,也知道她一定会说,但他还是选择给予尊重,不以任何形式的追问逼迫她开口。

    “我上上辈子应该做了很多好事。”

    权捍霆:“?”

    “所以才会在这辈子遇见你。”

    “为什么不是上辈子?”而是上上辈子?

    “因为——”沈婠眉目舒展,所有戾气都化作只对那一人的温柔与凝望,“上辈子没做几件好事,全都吃苦去了。”

    上上辈子的好,与上辈子的苦,都只为在这辈子与你积缘而遇。

    “傻瓜!”权捍霆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双臂力道越收越紧,恨不能将她揉进骨血,融入灵魂。

    “这辈子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相伴一生,白头偕老。”

    沈婠把头埋进他肩窝,热泪夺眶而出。

    初入沈家,寄人篱下,她没哭。

    沈嫣针对,处处刁难,她还是没哭。

    公司夺权,亲爹下马,其中艰难她一人独自吞咽,仍然没掉一滴眼泪。

    可是当权捍霆许下白头的承诺,她却再也忍不住。

    上辈子,她得不到亲情,也没尝过爱情。

    这辈子,她亲手摧毁了血缘,已经做好孤独一生的准备,上天却让她在这个时候遇见权捍霆,从此被他捧在掌心,放在心尖,一点点教会她爱,一步步带她走出黑暗。

    何其有幸?

    她轻嗯一声,压抑住哭腔,一字一顿:“我们会的。”

    相伴白首,永不分离。

    这晚,权捍霆抱着她,什么都没做。

    沈婠窝在男人温暖的怀里,沉沉入眠,眉眼之间是不加掩饰的依赖与心安。

    窗外月色明净,室内两颗心无比贴合。

    权捍霆想,其实这样就很好,慢慢来,一点一点侵入她心里。

    就像水漫无声,温柔有力。

    艰难吗?

    反正不简单。

    可如今沈婠躺在他怀里,对他倾诉,任意释放情绪,学会依靠他,信赖他,这就是他所期盼的回馈。

    已经够了。

    “晚安。”轻轻落下一吻。

    两人一夜好眠。

    ……

    第二天,配型报告出来。

    沈婠到医院的时候,沈谦已经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结果出来了?给我看——”

    刚伸手,话还没说完,沈谦就把手里的报告一缩,不给她看。

    沈婠挑眉,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