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 295:一番教导,公主出嫁(二更)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一切定下后,宫里开始火急火燎的准备公主出嫁的一切事宜,而真定公主,便也留在寝宫安心待嫁。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宜川公主捏着一本红本子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窗沿下看着外面的园子景致怔然发呆,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宜川公主最近很忙,她现在实际掌后宫大权,除了真定公主的婚事,还有定在月底的赵褚的婚事,虽然楚贵妃一手操持,可因为她掌权,也免不了要她参与操办,所以十分忙碌,今日过来,只是百忙之中例行拿着单子来让真定公主瞧瞧。

    殿内没有别人,显然是真定公主遣退了。

    所以,宜川公主站了一会儿见她竟丝毫未曾察觉,便也毫不顾忌的开口:“你又再想他了?”

    寂静的殿内,声音乍然响起,真定公主猛然惊醒回神,慌忙起身看过来,看到宜川公主,愣了一下,才慢慢静下来:“三皇姐……”

    呢喃一声后,她福了福身见礼:“见过三姐。”

    宜川公主眉梢一挑,随即淡淡的道:“如今的你,已是东越皇后,在这里,诰封也不低于我,本不用再向我行礼的。”

    说着,她已经两步走进真定公主。

    真定公主抿了抿唇,没说什么,只缓缓站直。

    宜川公主把手里的红本子给她:“你看看吧。”

    “这是……”

    “你的家装单子。”

    真定公主闻言一怔,却没有接过,而是轻颤眼帘,垂眸低语:“这些三姐定下便是,不用让我知晓。”

    宜川公主淡声道:“那你也得看看,心里有数才行。”

    真定公主只好接过。

    打开,看着单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的她的嫁妆,不计其数的珍宝,是她曾经不敢去想的,也是历代出嫁的公主远不及的规格,因为她是东越皇后,所以才有如此待遇,可如今,她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不喜欢?”

    真定公主只看了一页便合上本子,没有再看,摇了摇头:“没有,三姐定的,都是极好的。”

    宜川公主将她的神态和反应尽收眼底,眸色微动,忽然道:“母后已经让父皇下诏,再度追封你母妃为懿贵妃,你的母族也都得了封赏。”

    真定公主这才抬起了头,看着宜川公主,略微讶异。

    宜川公主面色坦然的看着她,道:“我说过,你想要的,除了他,我都能如你所愿,现在沈氏还不能死,不过你放心,她如今已是疯妇一个,活不了多久了。”

    真定公主这才有了些许动容,福了福身,低声道:“谢谢三姐。”

    宜川公主踱步到一边,淡声低语:“你不必谢我,我也并非全然为了你。”

    真定公主柔柔一笑:“不管是为了什么,三姐都助我做了东越皇后,也让我母妃和李家得以殊荣,我母妃的仇,也即将得报,如此大恩,婉凝铭记于心。”

    宜川公主对她的话不置一词,只扭头看着她,眸色略有些凌厉:“你刚才是不是在想穆嵘?”

    真定公主豁然抬头,诧然看着她:“三姐……”

    宜川公主拧紧了眉梢,沉声道:“我跟你说过,不要再想着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为何就是听不进去?”

    真定公主姣好的面容失了几分血色,唇畔微颤,却辩驳不出一个字。

    宜川公主行至她面前,目光顿时柔和了几分,伸手抚了抚她的眼角,抹去那一滴即将落下的泪珠,有些有些不忍,却还是语重心长的道:“婉凝,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痴恋都能有结果的,何况,你与他,从来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你再深的情意,也不过是在感动你自己,他全然不知,也不会在乎,如今你已别无选择,再有不到十日你就要远嫁东越,以后你会是东越皇后,你要记住,在此之前将这个人忘了,哪怕忘不了,也给我压到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心里有过这个人,否则,你在东越,会寸步难行,为了你自己余生能够过得好,再不舍得,你也要放下。”

    真定公主轻咬着唇畔,点头低语:“我……我知道了。”

    “这幅样子,到了东越也不要再露出来,你要记住,身为皇后,是不允许软弱和悲伤的,到了那里,你要不管在谁面前,都不要表露出任何的弱点,也不要相信东越的任何人,哪怕是你的丈夫,也绝对不能依赖和信任。”

    真定公主点了点头:“这些三姐说过,我都记着。”

    宜川公主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嘱咐道:“到了东越后,好好做你的皇后,不要理会与你无关的事情,也不要理会秦国的人和事,东越皇帝宇文煊并非不好相与之人,他待人极为温和,在他面前,你只要谨记本分,做你该做的事情,他便不会为难你,但是,若你想要更多,那就什么都不求,做作为一个妻子该做的,记住,有时候,不争不抢,才是最好的处世之道。”

    真定公主有些茫然不解的看着宜川公主,似乎对她的话不是很明白。

    宜川公主也不解释,只道:“你现在或许不太明白,不过慢慢琢磨,你就明白了。”

    真定公主半知半解,点了点头,也不多问了。

    宜川公主最近教了她很多为人处世之道,还有在后宫的生存之道,都是说一半留一半让她自己去琢磨,她花了很多心思,也琢磨出了不少以前不懂的事情,对很多事情,也有了不同的见解。

    这些,应该足够她在即将生存的后宫,争得一席之地了。

    六月十二这一日,真定公主出嫁,皇帝为她办了很隆重的送嫁仪式,并且称病两个多月的他,还亲自领着满朝文武送嫁。

    队伍经过城门口离开的时候,反应正和楚胤一道站在城楼上看着。

    她如今不宜吹风晒日,所以,戴着帷帽,整个人都这档在一团白色之中,瞧不出脸色和神态。

    透着白色的轻纱,看着仪仗队一点点从城门内往城门外去,那贵气逼人的红色车驾在队伍中一点点远去,而下面的队伍仍无止境似的从城门内出来,那奇珍异宝堆成的嫁妆一车又一车的被送出,傅悦忽然笑了一下:“这样一场盛世婚嫁,是多少闺中女子梦寐以求的啊可如此情形之下,如此身份加身,也不知对她来说是福是祸……”

    楚胤微眯着眼,淡淡的道:“福祸相依,究竟是福是祸,不过是看她自己的造化。”

    傅悦眉梢一挑,索性不看了,忽然扭头看着一旁的楚胤,轻声问道:“听说皇帝本来打算让你送嫁来着?”

    楚胤颔首:“嗯,不过还未跟我提,就被否一众大臣否决了。”

    所以此事鲜有人知晓,他也是因为那里面有他的人,才略有耳闻。

    可……

    楚胤不由看着傅悦,挑了挑眉:“你如何知晓?”

    她最近在府里疗毒静养,所知道的,大多是他让人告诉她的。

    傅悦坦言:“蒙筝说的。”

    至于蒙筝为何知道,也不难猜了。

    祁国的耳目,本就遍布秦国,暨城尤甚,比说他,怕是连她都不甚清楚其中具体情况,只有蒙筝知晓了。

    他笑了笑,看了一眼城楼下未尽的队伍,和已经远去的车驾,没了继续看的兴致,道:“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该回去了。”

    傅悦轻笑道:“也好,不然一会儿小师父又该骂舅舅了。”

    姬亭不太赞同她出府,所以她今日出来,是问了燕无筹的允肯的,若是晚些回去,姬亭准会把燕无筹从头到脚奚落一遍。

    最近,他老人家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心情好了看燕无筹不顺眼,心情不好看燕无筹也不顺眼……

    实在是让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