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半树梨花半城雪 > 第七十三章 生死局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这是一场生死局,但确切的来讲是一场有死无生的赌局,因为从未听说过有人在这场赌局之中活下来过,况且梨末也只是从欧阳绝尘的书中偶然瞧见过,却不曾亲眼见到过,一场有死无生的赌局再加上一个新手的操作,那么结果是什么,几乎可想而知。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可就在梨末沉思之时,桑影突然跪倒在地,她的面色因着月光变得有些惨白,“莫要犹豫了,最坏的结果不过便是死去罢了,即便是死,我也不愿意变成一个傀儡,不愿意忘了他,我信你。”她似乎下定了决心,势在必行。

    梨末不忍心,但是她的一番言语却叫梨末动了情,这般韶华的少女,即便这一年时间她活着也会渐渐枯竭,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此刻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扶住她的手臂,示意她莫要跪下去了,自己答应便是了,但是她的语气已然十分的担忧,“这法子没有名字,许是因为从未有人在这赌局中活下去,简单来说这法子只有两个步骤,但是大多数的人在第一步便死去了,所以遑论这第二步了,若是你已然下了决心,那么便休息一日,明晚我们便开始。”桑影坚定地点了点头,见她这般决绝,梨末也并不打算再劝,只是趁着天还不曾大亮,赶紧去准备些东西,或许齐全些,没准那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便是在她手上出现的呢?

    第二晚,桑影早早做好了准备,已然在静静地等待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了,只见梨末拿了几根银针与一只小碗还有一把刀子以及一个平时端着物品用的托盘,托盘上大约放了一些药瓶子与纱布,瞧上去大约并不会那么简单,桑影躺在一张小床上,梨末往她嘴里喂了一颗红色的丹药,她立刻便觉得浑身瘫软,似乎便抽干了气力一般,梨末解释道:“这第一步我便是要放干你身上的活血,而这颗丹药是用来保住你心口血液的不被引出来,这蛊虫在你身上日久,已然与你融为一体,确切说它居住在你的心脏,若是寻常方法必然不能将它逼出来,但是若是没了活血,它便必须要在你身上游走,若是最后能到达你的腹腔,并且你能够醒过来,那么这第一步便算是成功了。”她已然有了打算,平静地点了点头,任凭梨末在她的手腕上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听着鲜血滴答滴答的声音,空气都变得凝固了起来,安静地只剩下了那种令人发毛的声音,桑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止境的梦里!

    “小桑,小桑我回来了?”她的梦境里,又回到了那座小屋,她正在屋里做饭,左顾右盼的望着窗外,等待着她的心上人归来,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来不及放下手中的胡萝卜便跑了出去,景宏的脸上带着欣喜,他放下手里刚刚打捞上来的新鲜草鱼,几步跑了过去,一把抱起了桑影,仿佛久别重逢的爱人,抱着她在原地不断腾空旋转着,竟然惹得那桑叶都羞红了脸蛋纷纷落了下来!许久,他终于将桑影放了下来,轻轻地吻在了她的额头上,那动作那么轻柔她缓缓闭上了双眼,那一吻那般幸福,仿佛时间都停止在了这一刻!

    “小桑,等到今年的桑树结了果子,我便为你置办一件最美的嫁衣好吗?”他犹豫着,心中却有些隐隐的担忧,反复思索了好些天,才终于开了口!他装作不经意的问她,心底却像打着小鼓一般!

    “置办嫁衣做什么?难道你要同我求婚?”她装作一副不能理解的模样,心底却乐开了花!谁曾想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跪在了地上,道:“对,我就是在向你求婚,那你木桑影可愿意做我白景宏的妻吗?”他不曾想到她竟然这般回答,生怕她会生了悔意,谁知她下一秒便将那柔软的唇覆盖到了他的唇上,只轻轻一吻,便羞涩的说道:“我木桑影就是要做你白景宏名正言顺的妻!”他不曾想过她竟然这般大胆,还轻轻抚摸了下自己嘴唇,那香甜的味道还这般熟悉的停留在唇边,而她的眼中,满溢幸福的笑颜,宛若秋日里那硕果累累的桑树在凉凉晚风中盼着丰收的欢欣!

    “小桑,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新娘子!”红烛摇曳,将整间屋子映照地通红,宛若桑影此刻羞红了的脸,他缓缓掀开桑影头上的红纱,今日的她再不似从前那般英武冷冽,却多了几分小女子的娇羞,他将合卺酒递给她,那专注的神情只容得下她一人,那满城的风雨淅淅沥沥微凉的夜色荡漾在深秋无边的冷寂,可屋子里却红烛微暖,花好月圆,“我终于让你应了我的名了,我的夫人,我要带你去策马奔腾,看那春日里碧色繁花,赏那冬日里白雪纷飞!”她听着他的承诺,依偎在他的怀中,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的恬淡她几乎不再愿意醒了过来,突然她听见了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她紧紧依偎着的男子突然烟尘一般消散在空气中,她开始无措,开始着急,开始用尽全力呼唤他的名字,只可惜没有半丝回应!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摇曳的红烛在瞬间熄灭,周围又沉入了一片死寂的黑暗,恐惧充斥了她的每个细胞,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困难!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梨末感觉到来自她胸膛的颤动,那蛊虫正沿着她的血脉一寸寸下移,她越来越痛苦,那面色更是如同一张白纸一般,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大颗大颗渗出,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梨末心下一惊,怕是她要熬不过去了,她迅速掏出准备好的十二盏续命灯,依次点燃,其实这灯油里嵌入了让蛊虫安静下来的药物,虽不确定有用,可也要尽力一试可谁曾想蛊虫移动的越发厉害,仿佛随着血液的流出如同缺氧的孩子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一般不安!刚刚点燃的灯盏瞬间熄灭了一半却也无法让它安静下来,梨末心中越发着急,可却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痛,她望了望窗外,原来天就要亮了,这可如何是好,她望了望挣扎的桑影,只片刻便掏出了项链,“小雪儿,你不要命了吗?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这个时候粉球及时发现,想要阻止梨末做出傻事。可是梨末却淡淡一笑,依旧狠狠砸了下去!

    梨末重新点燃油灯,又取出几根银针,分别封印在桑影的重要穴位,才终于让蛊虫安静了下来,缓缓向下移动着!梨末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汗珠,又探了探桑影的鼻息,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她这条命是终于保住了,那么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她没时间了,必须一步到位,她喂下一颗醒神的药给桑影,桑影有些迷迷糊糊却恢复了些许意识的,梨末开始在她的身上动了刀子,一寸一寸,一刀一刀,每一步都让她几乎耗尽了心力,因为若是一步错,她必死无疑,当那一条血红色的蛊虫终于从她的腹腔中取了出来,她已然几乎花尽了气力,可是此时的她无法掉以轻心,她只得撑着信念,将伤口缝合,将准备好的伤药敷在她的伤口上,包扎好,又喂下了一颗药,这才终于结束了这一切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听天由命了!还不曾入夜,她竟然已经变回了猪猪的模样,沉沉的昏了过去!

    一日一夜,桑影几乎经历了一遭从奈何桥走了一圈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腹腔似乎被掏空过一般,她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已然是朦胧的月色当空,她却见到梨末昏倒在了地上,她拖着自己同样虚弱的身子将她扶到了床上,她望着眼前的女子,这般为了她不顾生命危险的模样,她突然眼眶变得模糊,有些湿漉漉的感觉,望着她的眉眼,为何这般熟悉却又不曾有一丝相似!

    “你醒了?”她守着梨末,见到她终于醒来,她一贯冷漠的脸上惊现喜色,她握住了梨末的手,可是更加意外的却是梨末,梨末见到桑影终究醒来,一双泪目隐隐约约却难以言说,“我无事了,你快去寻他吧,带上这药,记得这世上从此再无欧阳雅儿,只有木桑影!愿你莫要辜负了桑树本有的喜悦与幸福!”

    “不若你同我一道回去吧,景宏见了你定然欢喜!”她的眉眼都闪着光亮,仿佛隐隐见到了再度重生的她涅槃站在景宏面前的模样,望着她满心欢喜的样子,梨末似乎见到了她这个年纪本该有的喜悦,梨末心中忧虑,但是若不回去,解了他身上的毒,她也无法安然度日,且这药毕竟是她给的,看来是避无可避了!

    她沉了沉眸子,浅笑了下,道:“好,同你一道回去便是!”桑影一听梨末同意了,便牵着她的手,仿佛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欢喜,“你才刚从生死局中出来,好好休息一日,莫要心急,我去准备些东西!”梨末其实一来希望她能够将养下身子,二来天快亮了,也无法再瞒下去,毕竟她的事情越少人知晓越好!

    “好,姐姐为了救我身子也虚得很,且过几日也无妨!”梨末愣了下,她刚刚是喊了她姐姐吗?她抬头望着桑影笑得灿烂的脸庞,虽少了些气血,却多了几分少女该有的纯真,如此便是值得了!

    “这瓶药粉你且要细细收着,终归会有用的。”她从腰间掏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药瓶子,交到了桑影手中,只隐隐心觉终究有一日会分别,那日子却是愈来愈近了。

    待到桑影走后,梨末从身上拿出了那一封信,那信用蜡密密地封了起来,极为仔细的模样,但却像是从不曾被开启过,可信中的内容却再度令她震惊,不知不觉陷入了另一场阴谋里!信中道:绝尘,知我悔意,于是写下此信,当年种种真相,皆非你所知晓那般,公主的死因另有隐情,中秋之夜我在老地方等。信件落款婉婉!为何这名字竟然如此熟悉,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一般,梨末陷入了沉思,只片刻终究想起了那落款不正是马太妃,马婉婉吗?看来她还真得再回去做个了结!瞧上去欧阳绝尘并不曾见过这封信的样子,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

    来到皇城后,梨末便寻了个借口,不随桑影一同去寻找景宏,说是待到二人重归于好再出现也算是个惊喜吧!桑影不曾多心,便欢喜地去寻找景宏,而梨末则偷偷来到了马太妃的府上,马太妃本就已经传说疯癫了,如今禹王叛乱被杀,府上几乎已经被洗劫一空,马太妃疯疯癫癫的在院子里转着圈圈,谁会想到如今眼前的这个女子也曾经那般明媚动人。梨末缓缓踏入了这座府邸,本就空旷的府邸更是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很是压抑!

    ------题外话------

    2019年第一篇打卡,说好的结局终究没有写完,期待2019美好的结局哦,加油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