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极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有话不说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戚永年被元正的气场给震惊了。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本以为眼下的元正,正值用人之际,应该会对自己非常的谄媚,哪里想得到,竟然是如此的稳如泰山。

    稷下学宫里的学子,在眼下的大争之世里,的确有很多还算是不错的出路,可想要在庙堂之上谋取个一官半职,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将学宫里的学子放出来,在地方军阀上,或是在其余的隐秘阵营之中,施展出自己的才华,是戚永年眼下最想要做到的事情之一。

    可问题在于,当今陛下明明知道戚永年的心里作何想法,却偏偏装聋作哑。

    人才,有些太多,而还算是不错的位置,又有点太少了。

    元正这个门庭,算是一个不错的门庭。

    戚永年的心里略微有些后悔了,当初应该就在塘岸镇里埋下一个伏笔,可惜,当时的戚永年也没有想到元正会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更没有想到,元家的儿子,在人生道路上,如此的分道扬镳。

    元正一直都觉得戚永年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戚永年和元正之间,总归是立场不同。

    起码,戚永年不知道元正到底想干什么,是有帝王之志,还是说,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庶子,要证明给这个天下看看,庶子,也可以成就大气候。

    他不知道元正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大多数庶子都有的怨气。

    戚永年来了,要给自己送来大量的人才,这本来是一件好事。

    可眼下的元正,得到了旧南越之地不假,可立足未稳是真。

    这个时候,不管是钟南,以后是元正还是苏仪,都比较谨慎,一步棋走不敢走错。

    缺乏文官,缺乏武将。

    这些都不是问题,往后在战争当中,只要打赢了,想要得到的,几乎都可以得到。

    戚永年道:“其实我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询问于你,可我知道,你也不定会回答我。”

    元正道:“既然是前辈要问我,我能回答的,自然就要回答。”

    戚永年意味深长的问道:“你的另外一个师傅究竟是谁?”

    元正倒也不意外,如戚永年这样的人,知道这样的事情,反而很正常。

    这个天底下的真正的名宿其实没有多少。

    戚永年是其中一个,鬼谷子也是其中一个。

    名宿和名宿之间,哪怕没有见面,可也能通过对方弟子的所作所为,而心生感应。

    戚永年的心里想过很多人,始终都不确定元正背后的师傅到底是谁。

    钟南背后的那一个人,戚永年心里大概已经有了答案,尤其是知晓钟南还有一个女友叫做萧子珍的时候。

    可元正这里,一直都是云里雾里的。

    元正反问道:“我的师傅是谁,难道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戚永年呵呵笑道:“名正言顺,总有名正言顺的好处,我要是知道你的师傅是谁,也就能够推算出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样的事情,也好放心,将我稷下学宫里的学子,安排过来。”

    “你之所以没有点头答应,甚至对我有些戒备之心,也是害怕,我派过来的一部分学子,会对你造成不利的影响,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你现在面对的压力很大,不得不谨慎一些,你没有做错什么。”

    元正应道:“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是名宿,如果我的师傅也是名宿,你就会对我放心,与其说对我放心,还不如说对我的师傅比较放心。”

    戚永年笑道:“难不成,你对自己就那么没有自信吗?”

    元正哈哈笑道:“前辈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我虽不才,可如今也算是成为了一方诸侯,我腰间有名剑开花,胯下有万里烟云照,又有天境高手是我的授业恩师,麾下更是有天境高手替我征战沙场。”

    “自信这种东西,我一直都不缺乏,可前辈一直都在试探我,我也搞不清楚前辈的人生志向到底是什么。”

    “我心里所想的事情,和前辈心里所想的事情,归根结底,多少还是有些出入的。”

    戚永年一阵无语,这个小家伙,想要试探出虚实,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夏季要到了,旧西蜀那里,已经开战了,武王元铁山不出意外的拿回了永昌平原,可若是想要拿下青州之地,今年是分不出胜负了。

    三位大秦的亲王压阵,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按照时间来算,元正有的是办法,给自己麾下招揽人才。

    也许以前有些人才,不愿意进入云端之巅的麾下,也仅仅是因为,云端之巅没有成气候,可现在的云端之巅,也还是有好几十万大军的。

    哪怕账面上的实力,和实际上的实力不成正比,可吸引人才的地方,往往都是账面上的实力。

    花若芬芳,蜂蝶自来。

    只要元正做出来了样子,愿意加入云端之巅的人,一抓一大把。

    比如说,元正拿下了雄州之地后,吸引的人就更多了,到时候甚至不需要戚永年这样的人来牵线搭桥,许多稷下学宫里的学子,自己都要想办法,来到元正的门庭之下。

    在这个节骨眼上,元正并没有制衡旧南越文武的想法,会细致的考察一下,看看旧南越的政治军事体系,究竟是怎么一个模样,随后才会做出自己的决定。

    万一齐冠洲给元正埋下了一个大坑,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了。

    因此,元正还真的不在意这个时候戚永年对自己的看法。

    比较底蕴的话,元正的两位师傅,可都不是吃素的。

    戚永年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如此,你是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吗?”

    元正反问道:“就算我告诉了前辈,前辈想来也不会相信的。”

    戚永年道:“我之所以怀疑,是建立在很多事情上的。”

    “你的年纪,正是鲜衣怒马,纨绔风流的年纪,或是在江湖上撒野的年纪。”

    “这么年轻的一方诸侯,我难免会怀疑你根基不稳,就算你侥幸获得了几场胜利,也会因为年轻,而压制不住自己的名气,得到的,早晚也会失去。”

    “可你将云端之巅治理的井井有条,量才度能这种事情,你这样的年纪和阅历,似乎也做不到这件事。”

    “从瀚州走出来的这几年,有一段时间,在江湖上基本听不到你的风声,那一段时间,你去干什么了?”

    “可能有些人觉得你闭关了,或是在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寻欢作乐。”

    “但我还是从侧面关注了一下你,好几次你重出江湖,虽说闹腾出来了一些事情,可事情也不大,可慢慢的,你就成为了一方诸侯。”

    “招兵买马,建立云端上城。”

    “然后举兵造反,更是得到了林广,西蜀双壁那样的当世名将。”

    “这一切一切的背后,我绝对不会相信,凭借你自己一己之力就能够做到这些事。”

    “元青将江南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一方面是因为他是武王世子的身份,另外一方面,元青也的确有着真才实学。”

    “可你,实在是让我看不明白,背后有高人指点,已成了必然。”

    元正打了一个哑谜说道:“这个世上的名宿,其实真的没有多少,甚至有些名宿,我自己都不知道,但你肯定知道,不如你猜一猜,我背后的老师,到底是谁,又是谁,传授了我这么多的学问。”

    戚永年道:“猜测,在有的时候是很幼稚的。”

    其实元正就算说出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戚永年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历代鬼谷弟子,走出来的人都是两个人,一纵一横。

    唯独到了元正这里,是一根独苗,这不符合惯例,也不符合大多数人对于鬼谷子的认知。

    元正道:“前辈果然是前辈啊,不做这些无用之功。”

    “我的确想要稷下学宫里的青年俊彦来到我的麾下,也如你所见,我这里,无论文官武将的位置,都还是有许多空缺之地,就连灵州之地我都在考虑,让谁成为守将比较合适。”

    “就连我的云端上城,防御都很是空虚,没有真正的万人敌镇守。”

    “所以,拿下旧南越之地,我的心里并不高兴,我眼下所拥有的版图,并不符合我的实力。”

    “就像是一个一条蛇一样,鼓的挺涨,实际上却没有多少斤两。”

    “前辈有这样的想法,我其实心里很是感激。”

    “可前辈过于在意我的出生,我背后的人是谁,这让我的心里起了疑心。”

    “别的不说,江南世族在下着一盘很大的棋,就连齐冠洲,也有一盘棋,正在思考如何落子,我自己也有一盘棋,想来,前辈的心里,也有一盘棋。”

    “人心诡谲,局势动荡不安,请原谅我这个后生,没有礼貌。”

    戚永年平淡道:“我倒是不觉得你没有礼貌,有礼貌的人我见识的太多了,反而欣赏你的坦率。”

    “以及,你的算计,你的毒辣眼光。”

    话已至此,元正还是没有告诉戚永年真相。

    戚永年在此刻却说道:“会有十二个人,进入你的麾下,六个文官,六个武将,就当做是我的见面礼。”

    “你也无需担忧什么,我看大魏的陛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元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