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虎 > 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老虎又回来了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本来这下午,府上还有戏曲可看,不过,为了这喜事,今天戏曲的下午场和晚场都已经取消了,当王彪跟他们说,王老虎要举办喜事的时候,他们还都不相信呢?

    但事实就是事实,随着府上张灯结彩地挂起来,才知道 这一切都是真的,欧阳燕这心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其他的什么滋味。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卞程程和冯柳儿已经到了卞依坊,是下人来通知的,府上有喜事,让她们早些回去。自己的男人这么急地要纳妾,她们当然马上就往府上赶。

    她们刚回到府上,王彪马上上前迎接“夫人,这府上新婚的装饰已经布置完毕,你们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要挂些什么东西的。”

    “王彪,你办事,我们放心。”程程道,“公子人呢?”

    “公子还没有回来,他只是让人稍话回来的。”王彪道。

    这个王老虎,连自己要办的喜事都这么草率,不知道又是祸害了哪家姑娘,卞程程想道,“姐姐,这府上的装饰已经张罗完毕,这里也没我们什么事了。”

    冯柳儿跟程程一样,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今日下午突然间冒出要办喜事,天底下也就只有王老虎是第一个了。这办事其他的不说,这择日总要有的吧,现在倒好,什么程序都省了。

    “管家,管家。”冯柳儿道。

    管家从一旁跑过来,道“夫人。”

    “公子要办喜事的物资都置办齐了吗?”冯柳儿问道。

    “回夫人,公子交待的急,这姑娘是谁家,要不要聘礼?什么都没有说,其他的像梳子,镜子,硬果等,我已经置办齐全。”

    “相公,他在搞什么鬼,我们全被他搞糊了。”冯柳儿道。

    “姐姐,别急,相公办事不会这么没分寸的。”

    “妹妹,到现在你还在向着相公,他就派个人来说,要我们马上做好红嫁衣,做好送到卫所里去。这么短的时间就要做好一件嫁衣,幸亏是我们自己的卞俯坊,不然怎么来得及。”

    “我跟姐姐一样,,也是不知所以然,现在我们一把把这件事做好,开开心心地接妹妹过府。”

    “妹妹说的对。”

    “管家,你去忙吧,如果还缺什么,马上去置办。”

    “是,夫人。”

    “姐姐,你们回来了。”许婉和青青见到程程回来,马上上前迎道。

    “妹妹,你们辛苦了。”冯柳儿道。

    “我们辛苦什么,全是下人们在张罗。”青青道。

    “你们跟我回房里。”程程又说道,“王彪,你也跟我来房里。”

    程程房间。

    “王彪,这次公子娶的是哪家姑娘?”程程问道。

    “回夫人,我不清楚。”

    连王彪都不清楚娶的是哪家姑娘。程程又看了看王彪

    问道“你是真的不知道?”王彪有时会替王老虎隐瞒一些真相,所以程程又问了一句。

    “回夫人,我没有骗你,这件事这么急,我想府上没有几个人会知道这件事。”

    程程点点头,继续问道“我听说公子在茶楼喝茶,不但没给钱,还要向人家索要保护费,有没有这样的事?”

    王彪想了一会儿道“回夫人,有这样的事。”

    程程和几位夫人都吃了一惊。

    “王彪,你下去吧。”程程道。

    “姐姐,相公他是怎么了?他以前不会这么做的。”王青青道。

    “妹妹,你错了,若是在以前,他会这么做的。”程程道,“不信,你问许婉。”

    许婉默不作声。

    程程又说道“相公每夜都这么晚回府,有时是因为公务,有时却是因为他去了红翠楼。”

    “妹妹,你又小题大作了,相公去红翠楼不是很正常的吗?”冯柳儿道。

    程程道“姐姐,你了解相公多少?相公有时会去,但他不会这样频繁地去这种地方。”

    “妹妹的意思?”冯柳儿道,“这次相公要娶的是红翠楼的姑娘。”

    程程摇了摇头。

    “姐姐,你摇头是什么意思?”青青问道。

    程程叹了口气,她心里面清楚,她那个认识的王老虎又回来了,她深深 地忧虑了起来。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周边的百姓都高兴地叫了起来。

    王老虎穿着新郎衣,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后边是新娘的轿子,唢呐声声,鞭炮齐鸣。王老虎下了轿来,轿子落地,王老虎掀开轿帘,一个头戴红布的新娘子下了轿来。

    晚上,王老虎府热闹非常,杭城有脸的大人物都来庆贺,前厅热闹非凡。

    后院。

    戏班子的人就在后院,这里比起前厅来,显得冷清了些,前院是大鱼大肉,而这里现在却还没有开饭,王老虎说包了他们的饭,所以他们没有开饭的习惯,但是今天 ,前院已经开饭,这后院还没有一点响动。

    “班主,今天府上在办喜事,会不会把我们这边的饭给忘了。”一个老人说。

    欧阳燕道“王公子在这些主家中,算是好的了,我们不做戏还给工钱,包饭,今天府上办事,我们自己外出自己找点吃的,将就一下吧。”

    “师姐,我们饿了。”一个小师妹对欧阳燕道。

    戏班子的其他人也向欧阳燕拥了过来。

    欧阳燕道“大家知道,今天府上再办喜事,王家待我们不错,我们也就不去麻烦人家了,大家出府自己找点吃的吧。”

    戏班子的人想想也对,刚想散开,从前院来了王彪,说道“班主。”

    欧阳燕看过去,王彪走向欧阳燕,道“班主,真

    是对不住,今晚你们这边的饭没有及时拿过来,让大家久等了。”

    欧阳燕笑笑,本来就没有这样的义务管大家的饭,只是府上客气,才管了大家的饭,“府上有喜事,大家都忙,这饭我们自己解决了。”

    “吃过了?”王彪道。“公子还骂了管家一通呢?”

    “你家公子今天办喜事,还会想到我们戏班的事?”一老者问道。

    “你说不是呢?大家都忙在这事上,唯独公子说戏班子,让管家按今天的标准给你们送来,管家说,没有留戏班的饭菜,结果被公子骂了个狗血喷头。”

    “班主,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送饭过来吧。”小师妹道。

    “如果没有吃过,管家已经去想办法了,马上就会送饭过来。”王彪道。

    “替我谢谢你家公子。”

    “班主,我家公子还说了,这些天,他太忙,没有时间看大家的戏,他想让大家再留几天。”王彪道。

    戏班子的人也不好意思了,在府上,他王老虎管吃管喝,天下从没有这样的好事。

    喜事落,人散。

    程程叫住了王老虎,王老虎跟着她来到房里。

    “二夫人。”

    “相公,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本不应该叫你来我房里。不过,我有一事问你。”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想问的是我这回抢了哪家的姑娘?”

    “相公是什么人,我清楚。我不反对你纳妾,但这次为什么会这么急,府上差点就来不及办事。”

    “这人你也认识,你跟她见过面,她是草原姑娘。”

    “赛云。”

    其实,程程还想问另一个问题,但话在嘴边硬是将他咽了下去。

    王老虎来到赛云房间。

    房间里红烛摇曳,她头上还盖着红头布,坐在床上,等待着王老虎的到来。

    王老虎轻轻地走到她的身旁,坐了下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府上的六夫人了,等过些日子,我空下来,就带你回泰利,见过老夫人。”

    “相公。”赛云叫出这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但有了这第一声,第二声就不成问题了,“你知道我是个草原人,现在落根在大明, 我期望我的相公准许我以后能回去。”

    “当然,到时我陪你回草原。”王老虎边说边掀开了赛云的红盖头,在红衣红布红烛的映照下,赛云稍些黑的脸也红润了不少。

    王老虎一把楼过赛云,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之上,“我从没有想过要与赛云姑娘喜结连枝,但缘分来了,谁也挡不住。”王老虎将自己犯的过错归结到了缘分头上。

    赛云的心是复杂的,有多方面的原因,这些牵牵绊绊纠结在心里,是酸,是甜,是无味,是苦,还是……

    她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