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348章 夫人,你可还满意?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男子轻笑了一声,黑袍的衣袖划过长空,带起一阵轻风,桌上的茶盏和小几一并颤动着。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他微微抬眸,青铜鬼面之下,一双幽深似海的眸子在谷柒月的身上扫过,旁若无人的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请公子入座。”

    黑袍人话音刚落,便有几个身着黑纱,身段妖娆的女子缓步而出,将椅子瓜果茶盏准备妥当,对着姬怀瑾福身道,:“奴儿请公子入座。”

    声音妩媚动人,如丝般缠绕在耳畔,令人闻之便生出异样的动心来,如猫儿在心底抓挠般。

    姬怀瑾也不客气,轻撩袍子坐下,谷柒月坐在他身侧,微微侧首看了他一眼,见他容色淡泊,凤眸平和,心下稍安。

    鬼面的这一招请君入瓮用的真好,似乎是笃定了雪卿不会放弃灼心草,早早的准备妥当,设下了局。

    不过她觉得有些奇怪,今日的鬼面。。。。她说不上来,就感觉不对。

    从声音到身形,与以往并无不同,她却诡异的觉得陌生。

    “老族长别来无恙。”

    黑袍人像是打招呼一样,谁也不肯冷落了,视线落在嚟墨族老族长的身上,掠过红豆的时候停顿了一瞬。

    别来无恙?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肉,血淋淋的就剩下了一口气,他居然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是让众人心生佩服。

    与他们的目的不同,老族长没心思陪他们打哑谜,一张嘴就亮出了自己的来意,“你把我的族人们怎么了?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约定的内容?”

    他一上来说话怒而急,黑袍人不为所动,抬起一个手指在他们面前晃了晃,“族长可莫要冤枉了本座,我们约定自然作数的,就是不知族长命人暗中监视是想要做什么?”

    老族长老脸一红,讷讷道,“不,不过是为了族中安全罢了,他们的不曾冒犯你们,阁下难道就能痛下杀手吗?”

    谷柒月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与虎谋皮,自寻死路!

    鬼面的行事作风他们多少了解一些,那是向来都不允许旁人忤逆半分的,若是能安守本分,事成以后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偏生老族长是个心思活泛的,不肯安于现状,触碰到了鬼面的逆鳞。

    “做生意,要按规矩办事。老族长不仁,本座自然不义了。”

    他说的云淡风轻,有老族长在先,倒是给了他们一段清闲的日子,谷柒月和红豆等人暗中观察着四周的布防,发现除了明面上的二三十人,暗中还有许多将他们的退路封死。

    进退不得,困兽之斗,难道鬼面是想靠着灼心草将他们埋葬在这儿?

    谷柒月有些焦急,鬼面的人都是一流的高手,再加上他们不熟悉地形,太过被动,在他们的全力绞杀之下,要保全性命,着实有难度。

    更别说,她还算是个拖后腿的。

    “你难道,真的将我全族屠杀殆尽?”

    老族长双眼蓦地红了,按着地面挣扎着站起身子,怒的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自然……"黑袍人看着他,故意拖长了尾音,就在他面色骤变,准备自杀殉葬之时,慢悠悠的吐出了两个字,"不曾!"

    气氛急转直下,老族长楞楞的看了他许久,身子忽然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露出了一种似哭似笑的表情。

    不知是在庆幸族人无恙,还是后悔与他们联手。

    不过,他的任何想法都不是在场的几人关心的。

    “目前,人自然是活着的,但明天能不能活着本座就不能保证了。”

    黑袍人又吐出了一句话,让老族长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他年纪大了刚受了一顿刑罚,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惊吓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挫败的垂下头,一副认命的模样。族人的性命都握在他的手中,由不得他硬气。

    嚟墨族传承至今已有数百年,若毁在他手中,他就会成为千古罪人。

    “他们能不能活下来,得看你能不能请的动我们少夫人了。”

    他话落,目光坦荡的看向谷柒月,在场的人瞬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棠氰几人大怒,什么少夫人,呸,忒不要脸,明明是他们的王妃。

    堂堂鬼面的少主,是找不到女人了吗?死皮赖脸的非要往上贴,王妃喜欢的明明是他们王爷!

    "齐渊,闹够了么?"

    谷柒月终于知道她觉得不对劲是哪儿了,这些人从来都是黑袍鬼面,以鬼面未尊。

    因此在看到这些人对他敬若神明的刹那,他们就以为来人是

    鬼面!

    再加上齐渊有心误导,会造成这样的错觉也是难免的。

    "夫人总算不闷着了?"

    见她的神色,齐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分明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还能耐得住性子仔细观察。

    少主是没有在这儿!可那又如何,难道凭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姬怀瑾?

    “你,你们……”老族长一脸震惊,在一身黑袍的齐渊和谷柒月身上来回打量着,忽然就明白了。

    这一路上他看的明白,这位姑娘分明是心属那戴斗笠的男子,而黑袍人……爱而不得,那样的人物。原来也有得不到的东西。

    “没时间和你废话,一个条件,换你族人数千性命。”

    齐渊没了耐心,盯着谷柒月冷声道,“将夫人平安无事的带出去,我的人会带着你们去取灼心草,不要耍花样,后果你承担不起!”

    要将她带出去,谷柒月猛地回头看向镇定异常的姬怀瑾,他是不是早就猜到了,才会无动于衷。

    知道此处是必死之地,任凭雪公子手段通天,也是巧妇难成无米之炊,他早知道鬼面不会让她死,从头到尾,都是想要他的性命!

    以嚟墨族数千性命逼迫她离开,以灼心草和她的命算计雪卿踩中陷阱……

    “这……”老族长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稀里糊涂站起身来,朝着谷柒月走去,心中越发坚定,为了他的族人,他必须将人给送走!

    “你都知道是不是!”

    她转身盯着姬怀瑾,怒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