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302章 十年筹谋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季赢状态已经有些疯魔,他从未想过谷柒月居然能在这个时候拿出他和姬擎苍的信件,如何都是抵赖不了的。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心中万分后悔,当日应该亲自过目下被姬擎苍烧掉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就不会像如今这般为人掣肘。

    一步错,步步错,他的局已经被破了,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

    “将军好大的野心,区区乞儿出身,幸得天子恩宠才有今日的权势地位,不思感恩,反倒是想要谋求的更多,太贪心了吧?”

    局势已定,谷柒月也彻底的放松了心中的弦,在她的眼中,季赢已经与死人无异。

    “你懂什么?”季赢猩红的眼掠过谷柒月,嗤笑道;“人活着就是为了掠夺和生存,止步不前,只会被更有手段和野心的人吞没。”

    “你们这些声来自就高坐在金銮殿上的天之骄子,如何能理解我从你泥沼里爬回来的感受?”

    季赢始终都觉得自己没做错过,板着脸,倔强的扬着脑袋,“我要是不争,我要是认命,就不会有今日的季赢。”

    他说的倒是不错,不过争得权势地位,都是用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堆砌出来的。

    “中元节的时候,你远赴边境平叛,奇怪的是两军始终都是你来我往的试探,直到后来军中发动奇袭,攻破城门屠杀百姓,这又是怎么回事?”

    季渊容玉颜上浮现了星星点点的冷意,他不常理会朝廷中事,到底还是没有忘记身为季氏子孙的指责。

    彼时担心季赢杀心过重,特意讨了招降的圣旨赶去边境,想要救下那些人。

    毕竟那部族一向安分守己,从来没有什么要反叛的举动,还是弄清楚的好,结果待他赶到的时候,城中已经是血流成河,除了一身是血的将士,再无活口。

    “叛军?反叛的可真是时候,恰好给季赢将军离开京都的借口,雪卿,你说天底下的凑巧的事情怎么这么多?”

    谷柒月故作不解的仰望着姬怀瑾,揪着他的袖口,本来剩下的是季赢和南王之间的事情,他们大可以作壁上观,不过她可不愿意再让季赢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很多历史的真相都告诉了她,所谓的巧合不过是人为制造的机会罢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瞒着的必要了,季赢粗犷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狰狞,哈哈大笑了两声,声音似乎要将御书房的屋顶都给掀开了去。

    “叛军?哪里的叛军?”

    众人心里一颤,听他的语气就知道其中必定是有隐情的。

    尤其是南王和季渊容,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都猜到了些什么,脸色阴沉的吓人。

    “他们不过都是些蠢货,去年大旱,收成不好,税收和进贡的东西无法按时缴纳,我不过是压下了他们上奏请安的折子,谈了一场交易罢了。”

    季赢对于此事也引以为平生得意之作,“他们佯装叛乱,我请命前往平反,陪我演一场好戏,答应事成之后为他们在陛下的面前美言几句。”

    他的权力已经大到有胆色压下边境奏折?谷柒月心中不免窃喜,幸亏她之前灵机一动让翻找季赢与姬擎苍的来往信件,才给了季赢致命一击。

    否则的话以南王对于季赢的信任,想要处置季赢,实在是痴人说梦。

    “所以等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就成了你手中的弃子,背信弃义,正好利用他们对你没有戒备之心发动奇袭 ,为你铺就了青云之梯?”

    谷柒月冷笑着接了一句,真是好冷血的心机和手腕,满城的百姓眼睛都不眨的杀了精光。

    换做任何人,都未必能做到季赢这样物尽其用。

    “和你说的差不多吧。”季赢心想着,要不是敌人,他定然要想尽办法收了这个女人,可惜了……

    “城中酒宴,我命人在城主府水井中下了迷药,从里面打开了城门,将他们全部送上了西天。”

    好一句轻飘飘的语气,轻而易举的带过了数万人用性命堆起的血债。

    “季将军难道都是靠着如此灭绝人性的手段走到如今的地位的?”

    谷柒月多嘴说了一句,她本意是想要嘲讽季赢禽兽不如的行径,怎知居然戳中了事情的真相。

    南王的身子忽然不受控制的晃了晃,“皇兄!”身旁的季渊容一把搀扶住他的身子,将他扶坐在龙椅上。

    姬怀瑾如冰雪一般浅淡的眸光在二人的身上扫过,面无表情,知人善用,前提是知字,季赢猖獗至此,南王也有很大的原因。

    论无情,论残忍,鲜少有人能比得上 季赢。

    谁知季赢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惬意的走到一旁坐下,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御书房内沉闷压抑的气氛。

    “有些是真的,比如那次屠城事件之后,引起了那些部落的恐慌,为了活下去,就兴兵作乱,说起来我也是做了一件好事。”

    季赢的嘴脸真的让人觉得有些恶心,他自己浑然不觉,“几率,差不多也就一半一半儿吧,说起来这辈子能让我觉得最骄傲的事情,大概就是遇到了陛下,平步青云吧。”

    几人已经听出了端倪,难道连与南王的相遇也是季赢一手策划的?

    南王此刻已经是急怒攻心,死死的盯着季赢喘着粗气。

    到了此刻,他就连维护南王颜面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皇室丑闻被他们几个外人看到,可谓是丢尽了颜面。

    见没有人搭理他,季赢也丝毫不觉得尴尬,自说自话,“我知道陛下的身边有许多的影卫高手,所以在知晓陛下的行程之后,我先去洗劫了京都中的一家富户,一把大火将宅子烧的精光。”

    京都乃是天子脚下,发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朝廷的耳目,一场大火烧了一条街,那时的季赢也才十几岁啊!

    一个少年,杀人放火,手段之残忍简直是人神共愤。

    “后来,我拿着这笔银子去雇请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与他们协定好了合作的内容与时间,算好了一切,在陛下快要被杀,增援即将来临的关口冲了出去,替陛下挨了一刀。”

    叙述之详尽,心思之缜密,仿佛将当年的事情变作了一张画卷,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季赢洋洋自得的将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想要看到如愤怒,谴责,鄙夷,震惊的目光,然而都没有,他所看到的是一种近乎冷漠的面无表情。

    失望多了,当他将一件又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实真相丢出来的时候,反而有些麻木。

    南王如今就是这样的心态。

    “一切都是你的算计,真是好筹谋!”

    他引狼入室,宠信奸佞,间接的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

    身为帝王,身为季氏子孙,既无言面对百姓,又库对列祖列宗。

    “我倒是好奇,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接近南王的?”

    一个在街头混迹了十几年的地痞流氓,是如何开窍,懂得盯上南国最尊贵的人的?

    提起这个,季赢脸上的笑意缓缓的褪去,目光变得冰凉,毒蛇一般的盯着谷柒月,“说起来还与你脱不了干系。”

    谷柒月想起那日在夜宴上老瞎子一口一句要杀了她,说她本不是该出现在这世上的人,试探的问道:“难道与你义父有关?”

    她查到的消息是季赢在发达之后,专门亲自前往老瞎子的住处,将他给接进了府中,像是对待亲生父亲一般孝敬着他。

    季赢的心性,想要让他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你倒是心思转的快!”身为敌人,季赢也不免感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