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287章 扶车压惊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动手?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谁不知道苍雪崖的那位小公主瘦弱的跟豆芽菜似的,风一吹就能病上好几日。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百官眼观鼻鼻观心,他们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告状呢。

    季赢在朝中得罪的人数不胜数,立即有人站了出来,“王爷说的可当真,我南国以礼治国,从未发生过对女子出手的先例,季将军七尺男儿,插手女子的口角之争本就失了身份,如何还能做出这等不体面的事情。”

    “可不是,月公主是我国贵宾,有所损伤的话,该如何与雍国交代,又如何与苍雪崖交代?”

    自然,朝中的人精从来都不是一张嘴的,也有替季赢说话的。

    “季将军乃是我朝栋梁,几番出生入死,战功彪炳,各位同僚还是要留下留德的好,未窥全貌,妄下定论,真是枉读圣贤书!”

    季赢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他断然没有想到,谷柒月敢在城门口就直接发难,连一点时间都不给他。

    他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摸到,着实冤枉的很。

    “我当是为何季将军开口就言“敢让红玉不高兴的,我就让她全家都不高兴’,原是有人捧着惯着的。战功彪炳,身居高位,权倾朝野是陛下的功劳与信任,季将军当时刻感念在心,而不是恃宠生娇,四处招惹祸端。”

    相思在谷柒月的授意下冷笑着开口,她特意掺杂了些内力在其中,声音远远的送了出去。

    “何为君臣,何为尊卑?何为规矩体统?季将军难道功高震主,想要越过陛下与苍雪崖和宣战了吗?”

    这一句话让百官都变了脸色,不说苍雪崖已经十分难缠,更何况,她的未婚夫还是雪公子,雍国的瑾王殿下,听闻他冲冠一怒为红颜,连自己的亲哥哥都送去了黄泉路。

    那样的人物和手段,与他为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当下朝臣们闭口不言,再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季将军,可有此事?”

    南国国君皱眉看着他,季赢忽然双腿一软,直接双膝跪倒在地,干脆利落的认罪,“是季赢心疼妹子一时头脑发热,冲撞了月公主,微臣该死!”

    马车内,轻渺凝神听到这一句话,崇拜的看着谷柒月,“真的认错了,为什么啊?”

    谷柒月被她的模样逗乐,低声道:“季赢能坐在这位置上,又多年深受宠信,就说明他依靠着的不仅仅是运气,更是筹谋和心机,你想啊,朝廷中有多少人想要把他拉下马,他不照样过得风光无限?”

    “我当着文武百官和南国国君的面儿提出此事,是打定了注意要南国拿出一个态度来。季赢对我出手的事情,无数双眼睛都看到了,他无从辩驳,有没有伤到我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知道我借故发难又如何?难道真让南国国君亲自来掀开帘子确认我是不是受惊过度?”

    她嗤笑一声,目光透过车帘的缝隙落在季赢的身上,阴冷且森然,“就像是我説的,此事根本无需权衡,季赢和我比起来必然是被舍弃的一方,他心中也清楚,抵死不承认只会失去圣心,没了南王的支持,朝堂上很快就再无他的容身之地了。”

    一开始,季赢就是必输的局面。

    “念你平叛有功,功过相抵,不发不赏。去和月公主道歉!”

    季渊容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王兄果然还是王兄,自己招惹的祸端,自己去处理麻烦吧。

    那丫头鬼灵精怪的,还指不定要怎么折腾他呢!

    季赢谢恩之后,拖着沉重的步伐,挪到了马车的旁边,“微臣是个粗鄙的武将,言行欠妥,还请月公主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微臣计较。”

    “将军是来道歉的,还是添堵的,声音那么大做什么?”谷柒月不悦的说了一句,季赢咬牙,他在军中要是跟个娘们一样,说话柔声细语的,谁还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就在他一咬牙,一闭眼,索性准备抛开面子重来的时候,她忽然道:“不过,既然将军有心认错,本公主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不如这样吧,将军替本公主扶车如何?”

    扶车致歉,算是许久之前传下来的规矩,本身谷柒月身份尊贵,也的当得起他这么做。

    就是……大庭广众,进了城还有普通的百姓围观 ,颜面打扫,对于季赢来说,比要了他性命还难。

    此要求并不算是过分,众人默默的点点头,心道,季将军啊,人家这给了台阶就赶紧下,免得待会把台阶抽走了,尴尬的还是您呐!

    “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损呢,这下季赢怕是连吃饭睡觉都要惦记着你了。”

    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扒了。

    轻渺乐不可支,季赢就在马车外她又不能笑得太放肆,只得捂着嘴巴,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

    “还是免了吧,我怕自己做噩梦。”

    谷柒月撇撇嘴,季赢的麻烦在于还是削减南王对他的信任,以她手中握有的力量,想要暗杀季赢太简单了,可杀人之后的麻烦也会接踵而来。

    暗杀一事,实属下策。

    “将军觉得如何?”

    谷柒月听外面没了动静,很是贴心的又问了一句。

    季赢面色变幻了许久,终于呼了口气,下定了决心,“微臣领命。”

    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谷柒月,你等着!

    是以最终,她还是没有下车,南王上了龙撵,马车自动跟随在后面进了城。

    百姓早就奔走相告,知道了月公主要来的消息,八卦永远都是在百姓关心的主题,围在街道的两旁看热闹。

    这么一看,就看出笑话了。

    “这人,是季将军?”

    季赢脱去了盔甲,是因为谷柒月说他穿着盔甲佩剑在她的身侧,她觉得害怕,所以又被迫全部解下,一身素衣,走在马车旁边,一手扶着车壁,黑着脸跟着。

    “好像是,你们看到了没有,他好像是在替月公主扶车啊!”

    “扶车?好端端的一个大将军,怎么就沦落到替外族公主扶车了呢?”

    “什么外族公主,你们这些人也太孤陋寡闻了吧?当初五国战乱刚定,苍雪崖协助五国攻破了君氏王朝的宫城,居功至伟,五国的帝王在苍鹿野歃血为盟,以皇族血脉起誓,苍雪崖大小姐谷柒月在五国享嫡公主尊荣,永世不改。明白了吧?人家可比普通的公主尊贵多了。”

    百姓中还是不乏博学广闻之辈,将其中的缘由微微道来。

    “就这样,值得给她这么大的权力吗?那可是我国的大将军啊。”

    有人还是觉得不服气。

    “值得?你知道君氏宫城当时想要拿下,五国要牺牲多少的兵马吗?你知道苍雪崖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听说啊……当时大战的时候,苍雪崖派出了一股神秘力量,瞬间就扭转了局势,使得几位陛下起了拉拢之意。”

    外面的议论声季赢等人都听在耳中,自然谷柒月也听见了,只觉得他们的消息当真是灵通。

    是啊,谷氏一族当时插手此事,是为了顺应天下大势,避免更多人因为战争而丧命,妻离子散,生死相隔。

    可她死了多少的族人,流了多少的鲜血挣来的荣誉,她定要保护谷氏一族永远的矗立在苍雪崖的之巅!’

    一路到行宫,季赢的脸色越来越臭,到了行宫门口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有打,直接消失在原地。

    “这就沉不住气了,还得多修炼修炼啊。”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谷柒月感叹了一句,实则对于季赢此人,她又有了新的认识。好色是他的致命伤不说,这个人能屈能伸,算是个汉子。

    要是没有……但如今,她绝不会留给他活路!

    “我就不跟你进去了,得赶快回去找师傅了。别忘了,有时间的华来国师殿坐坐,我师父还有话想要和你说呢。”

    轻渺丛车窗里挤出个脑袋,不舍的冲她挥了挥手。

    谷柒月应了一声,马车才离开,谷柒月将实现落在送她回来的季渊容身上,他神色淡然,她忽然道:“难道容王殿下就不替季赢将军抱不平?”

    护短不是人之常情吗?还是说他只是对红玉格外的上心、

    “公主既然决定做了,我如何拦得住?他做错了,自然是要受罚的。”

    他的眸温和看着她,“谁都不例外。”

    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们都心知肚明。

    “那就等着容王殿下的好消息了。我这人一向睚眦必报,容不得旁人占我一点便宜,若是自己不愿付出代价,我就只能亲自去取了。”

    红玉不是喜欢用苦肉计吗?没事,她能保证在红玉的身上捅个二三十刀还让她不断气,好好的在床上躺一段时间。

    说完,她就带着红豆和相思进了行宫,边走相思还问道:“小姐是觉得容王会徇私?”

    谷柒月摇头,“未必,只是留一手罢了。毕竟红玉在他心中还是有些份量的。”

    她啊,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