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186章 潜逃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宣旨的公公发现,本该在府中禁足思过的苍王不知所踪,在书房内是他的书童假扮的,正在审讯呢。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违抗圣旨是死罪,姬擎苍明知故犯,看来是打算撕破脸皮了。

    棠氰担忧的是他逃出去后,天地浩大,再难抓回,彼时敌暗我明,他们会十分的被动。

    “进展如何?”

    谷柒月印证了心中的猜想,姬擎苍这一离开,父子之情,君臣之义算是走到尽头了。

    看来和前世一样,姬擎苍还是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暂无结果。”棠氰遗憾的摇头。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后患无穷啊!

    “回府吧!”

    姬怀瑾吩咐了一句,人都不在,火是烧不起来了。

    苍王在禁足期间私自离开府中,不知所踪,违抗圣旨,龙颜大怒,特令举国通缉,悬赏黄金千两。

    苍王府的一干人等尽数下狱,沈氏的门生和老臣在朝堂上缕遭贬斥,势力江河日下。

    “到了这份上,因果轮回,也该落幕了。”

    谷柒月推拒了姬怀瑾欲陪他一道前往地牢的提议,独自去了那处。

    她不想雪卿和沈皇后之间有什么瓜葛,谁知道那女人最后丧心病狂的又会说出些什么来?

    母妃也定是不希望雪卿一生活在痛苦中,就让她来结束吧,夫妇一体,雪卿该做的事情让她来承担。

    “小姐,她求生**全无,都是靠着米粥活到了现在,精神时常,偶尔清醒,您要小心些!”

    看守暗牢的影卫打开了牢门,谷柒月缓步走了进去。

    四根手臂粗的铁链从墙壁里延伸出来,将女子高高的悬吊在半空中, 她安静的睡着,要不是胸口轻微的起伏,说不定谷柒月直接会以为她是死人。

    “潇儿。”

    谷柒月轻唤了一声,那女子的眼睫颤了颤,没有睁开。

    “你想报仇吗?”

    下一秒,女子蓦地张开眼,艰难侧着脸看她,满脸血污,身上的囚衣不知染了多少血垢隐隐有些发臭。

    许久的牢狱折磨,让她满头的青丝变得枯黄,甚至还掺杂了些斑白之色。

    形如枯槁,此刻,眼神却明亮的让人害怕,像是黑暗中倏地被点亮的星火,“你说什么?”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报仇吗?”

    谷柒月平静的再次叙述了一遍,定定的看着她,以前的事情找不到证据,自然是只能算了,但母妃去世一事,潇儿确是唯一活着的人证!

    她出面指认沈月荣,以雍帝现在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的心情,沈氏必然逃不开被废除的结局。

    到时候,如何收拾她都是轻而易举。

    “两虎相争,又要拿我当枪使么?”

    潇儿双目空洞的望着漆黑的囚牢顶,这一年多的时间,她的世界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人与她说话,没有颜色,什么都没有。

    安静的像是这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算是。”

    谷柒月供认不讳,她能让潇儿活着,就是为了这一天做准备的。

    沈氏在雍国的朝堂上根基太深,想要彻底拔除,雍帝努力了这么些年,就差临门一脚了。

    姬擎苍抗旨成了导火索,沈月荣又找死的把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自寻死路怪不得谁,他们要是循规蹈矩的活着,谁也拿不住把柄。

    沈氏,要覆灭了!

    “我凭什么帮你?”

    潇儿语气平静的像是一摊死水。

    谷柒月直接问道,“你想知道他葬在哪儿吗?”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潇儿心神大乱,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平静。

    “不可能,你怎么会将他下葬,我们这些贱命,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从来都是视如草芥!”

    潇儿激动了一瞬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不相信。

    做梦都在想他,她不敢相信轻易的就能美梦成真。

    那是她真的动心爱过的人呐!

    “我既然想到了会有这么一日,自然是留了一手的。”

    她让影卫将那人的尸骨收敛,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下葬了。

    就是在为这一日做准备。

    她知道潇儿不会轻易就范,人就是这样,自私自利,谋害主子,东窗事发,她也不认为自己错了。

    潇儿恨沈月荣,也恨他们。

    “真的?”

    她眼中重新点燃了希望,小心翼翼的看着谷柒月,谷柒月迎上她探寻的目光,肯定的点头,“我以苍雪崖的名义发誓,今日所言,绝无虚假。”

    潇儿沉默,谷柒月见状,转身朝着地牢外走去,“你若愿意,明日早朝是最好的时机,我会让人送你进宫。”

    身后没有回应,谷柒月笃定,此事她已经是十拿九稳。

    次日早朝,御史台甩出这些年沈氏一党贩卖私盐和兵器,杀人霸地的种种罪状,足足罗列了三十三条。

    证据一出,满朝震惊。

    树大根深的沈氏一族族长被下狱,五族之内皆被牵连,半数的门生也惨遭弹劾,狎妓,贪赃,渎职……

    弹劾的奏章雪花一样的飘落在雍帝的桌案前,沈皇后脱簪待罪,跪在勤政殿外为沈氏求情,目的尚未达成,她也出了事。

    “贱奴潇儿,原系蓝贵妃娘娘的贴身侍女,遭皇后娘娘设计与其宫中侍卫相爱,被逼在贵妃娘娘身上种下牵丝蛊,嫁祸苍雪崖的红豆姑娘。”

    “奴自知罪孽深重,感念贵妃提携教导之恩,特请陛下处罚沈皇后,还后宫一个宁静,还贵妃娘娘与瑾王殿下一个公道!”

    自章和门起,三步一跪,九步一叩,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直到勤政殿的大门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贱人,陛下,她是污蔑,污蔑啊!”

    听到控诉的内容,沈月荣大喊着,已经顾不得求情,此事再度被揭开的话,她得末日就要来了。

    总管太监得了消息,在雍帝的授意下,将她带进了勤政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儿,潇儿将如何被设计相恋,如何遭胁迫,如何下蛊,如何串通口信一一说了出来……

    沈月荣跪在殿外,听着里面热火朝天的议论,觉得自心底朝外的散发着一股凉意,唯有一个念头,完了,全都完了……

    “混账,姬擎苍,混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