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185章 报应不爽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嗯,我命人以君氏将士的口吻写了封信,告诉顾曦她的爹娘在赫连莫生手底下是怎么活过来的,她爹每日被套上缰绳在训练场像狗一样拉车,而她娘,则成了赫连莫生账下的军妓,日夜……”

    “够了!”

    谷柒月厉喝一声,打断她的话,沈月荣的目的也达成了,哂笑着看她,“我告诉她,她爹娘遭遇这些,都是因为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都是因为她!”

    丧子,丧父丧母,还是以如此屈辱的方式,顾曦如何承受的住,终于,疯了……

    一个疯子怎么做的了当家主母,未来雍国的皇后?

    “我父兄战功彪炳,娘家强盛,顾曦一个疯女人怎么做的了雍国的皇后?还是我,撑起了姬氏一族的颜面,他姬汎该谢谢我!”

    沈皇后越说越上瘾,看着谷柒月压抑着怒气,无处发作的模样,像极了那女人当年!

    谷柒月正想着她如果在这儿杀了沈月荣,该如何应对雍帝的盘问,可行性有多少,她实在不愿意此事被揭开,成为雪卿心上的又一道伤口!

    以沈月荣睚眦必报的性子,但凡能伤害雪卿的事儿她都是乐意做的。┏Ⅹ④③⑨⑨.COM┛

    “是么?沈月荣,孤该如何谢谢你?”

    大殿外传来的一声冷喝让沈皇后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僵在原地,愣愣的朝着殿门外望去。

    而谷柒月也是一惊,陛下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又转念一想,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让陛下好好听听,他到底亏欠了母妃多少!

    沈皇后已经吓傻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雍帝会出现在这儿?刚才的一番对话,他究竟听进去了多少?

    “见过陛下。”谷柒月福身一礼,几步退至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她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剩下的就是雍帝和沈月荣之间的事情了。

    十几年前欠下的帐,今日也该还了!

    “说啊,皇后打算让孤如何谢你?”

    胆寒,无力,愧疚,亏欠种种情绪从雍帝冷厉的眸底交织着,他从最初愤怒想把她一掌劈死,到死水一样的平静,天知道他心中如何煎熬。

    “臣妾,臣妾不是……”

    沈月荣吸了口气,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刚一张嘴,就被雍帝打断。

    “不是什么?你可真是孤的好皇后啊!心思阴沉,满腹算计,勤政殿上的那些人都比不过一个你,孤是要了一个什么东西!”

    雍帝暴呵一声,吓得沈月荣浑身一颤,蹬蹬瞪的连退了好几步,谁料雍帝步步紧逼,沈月荣最后整个人都贴在了墙壁上。

    “什么东西,你自诩痴情忠心,顾曦怀孕的时候,你不照样通房贵妾抬了一大堆,还与我颠~鸾~倒~凤的纠缠在一起?你做出深情的样子给谁看?”

    大概是知道了脱罪无望,沈月荣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有些话憋在她心中太多年了,憋得都要发疯了。

    他知道了又能如何?为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将她这个正宫皇后给处死?

    沈氏的门生同意么?朝中的阁老们同意么?雍国的百姓同意么?

    “沈月荣——”

    对此,雍帝无话可说,只能一声怒吼。

    “陛下生气了?是气我害死了顾曦,还是气你也是幕后推手之一?”

    沈月荣有恃无恐,冷笑着对上雍帝盛怒的眸子。

    此时,谷柒月已经悄悄退出了凤仪宫,关上了殿门。

    “好生在外面候着,陛下与皇后娘娘有要事商议,任何人不得乱闯!”

    宫人齐声应了一句“是!”,谷柒月再不逗留,快步离去。

    宫门外不远处听着瑾王府的紫檀木镂空雕花窗的马车,不见姬怀瑾人影,棠氰在车前候着。

    谷柒月脑海中将刚才在凤仪宫中所见闻的一切抹去,气息恢复如常后,才俯身钻进了马车。

    “皇后与你说了什么?”

    回府的路上,姬怀瑾随意的问了一句。

    谷柒月心中一紧,回首看他,见他神色如常才放下心来,她有些草木皆兵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异想天开的让我答应与姬擎苍成婚,来帮助他登基,允诺我皇后之位。”

    谷柒月嗤笑一声,摊开手,打趣的看着她,“我像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吗?”

    她看重的,从来都不是权势地位,而是雪卿这个人。

    谁知姬怀瑾垂首,认真的思索了一番,忽然抬头正色道:“如果是这天下呢,我将这天下都送给你,月儿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谷柒月一怔,她说的是玩笑话,雪卿今日是怎么了?

    “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谷柒月笑笑,缓缓的靠在他的肩上,嘴角笑意恬淡,“你喜欢瑾王府,我便在府中陪着你,你喜欢天下,我便陪你走遍天下,我陪在你身边,就是你的小尾巴,这辈子你去哪儿都别想甩掉我!”

    姬怀瑾淡淡一笑,他的发与她的纠缠在一起,他凝眸看着,半响后,浅淡一笑,“瑾定会保护好这条小尾巴,去那儿都带着。”

    谷柒月仰面笑看着他,如此,便好,什么都不要知道,不要背负那么沉重的仇恨和枷锁,去做想做的事,看想看的风景。

    谷柒月窝在他怀中,因此没能看到他眼中一一闪而过的寒意,再望向她时,又化作了一汪潺潺春水,静谧而温柔。

    “想必这会陛下的旨意已经到苍王府了吧?真想看看姬擎苍是什么反应!”

    她低声的嘟囔着,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想看?”

    头顶上有声音传来,谷柒月诧异的看向他,“可以?”

    姬怀瑾这浅浅一笑,没多说什么,直接对着赶车的棠氰吩咐了一句,“去苍王府。”

    不知是不是她多心,谷柒月总觉得雪卿今日有些不对劲,却又具体说不上来。

    马车半途转道往苍王府而去,谁料他们到的时候,苍王府门口人荒马乱,宣旨的太监铁青着一张脸,正在审问府中的下人。

    谷柒月突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棠氰不等他们发问,就上前去询问情况,比比划划的说了半天,他终于问清楚了。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