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172章 照应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时间一晃而过,已有半月有余。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鬼面收到消息的时候,焦急不安的在屋内走开走去,时不时的朝外张望着,“怎么还不来?”

    “水……”

    床榻上发出一道虚弱的声音,鬼面连忙几步凑上去,倒了杯水,送到谷柒月的唇边,熟练的喂她喝下。

    谷柒月条件反射的吞咽着,因为毒素的作用,舌根僵硬,她如今只能勉强吐出一两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意愿。

    她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色彩,除了偶尔鬼面强制给她喂药的感觉,她都要忘记了她还活着的事情。

    “他……呢?”

    她酝酿了许久,在鬼面准备扶她躺下的时候,摸索着准抓住他的胳膊,焦急的问道。

    良久,有人在抓着她的手,轻轻的写了两个字,“活着!”

    活着,活着就好!她扯了扯嘴角,躺在榻上,不知是不是毒素侵袭的缘故,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中毒之后,她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昏睡着的,毫无知觉,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没有干系。

    “阿月,你撑住,快了,枯木谷主就快要来了。”

    鬼面抓着她瘦成皮包骨的手掌,贴着他冰冷的青铜面具,眷恋万分的轻轻蹭着,“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嘴里,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滑入,又咸又涩,自舌尖蔓延开来。

    “少主,快到了!”

    齐渊的声音传来,鬼面大喜,倏地起身,将谷柒月的手放回到被子里,捻好被角,大步流星的迎了出去。

    枯木的医术被世人神话太多,不知是有真材实料,还是徒有其表,如今,也只能司马当成活马医了。

    “谷主请!”齐渊掀开车帘扶着一个发须皆白的老爷子下了马车,恭敬的在前面引路。

    老者目不斜视,直接忽略迎上来的鬼面,开门见山的问道,“月丫头呢?”

    月丫头?叫的这么亲近?

    此时也不是计较的时候,“谷主跟我来。”

    他领着枯木谷主进了屋,一眼就看到躺在床榻上,形如枯槁的女子,她像是从墨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都被毒素腐蚀。

    “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枯木性格孤僻怪异,也不管这对面的人是谁,照骂不误,“你把人给掳走,又不好好的娇养着,她的身子经得起折腾吗?我要是迟来一会,她这条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一边骂着,一边开始替谷柒月检查,鬼面也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得罪他,忍了忍没有动手。

    要不是阿月的希望在他手里,他哪里能容忍枯木老头这么放肆?

    “这是早已经失传的毒,名唤碎颜,你们从哪儿沾染上的?”

    一检查,枯木的脸色更臭,看仇人一样看着鬼面,齐渊生怕自家少主脾气上来将他一巴掌给拍死,连忙上前一步,“是小姐有个朋友送给她金弩用来防身的,上面淬了毒。”

    “东西可还在?我要分析其中的成分才能制出解药来。”

    枯木是一点都不客气,要不是受伤的人是月丫头,他才不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她的颜面可比有些皇帝都大得多,臭丫头片子真能折腾,硬生生的让自己丢了半条命。

    齐渊赶忙将弩箭找了出来,递给枯木谷主。

    “谷主可有把我治好小姐?”

    齐渊是替他家少主问的,果不其然,问完之后,鬼面的注意力立即就收回来了。

    “你以为我是神仙呢?人都已经这样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枯木没好气的剜了他们一眼,用银针在谷柒月的眉心取了一滴血,抱着那金弩开始研究它的成分。

    临时的药房就在谷柒月屋子的旁边,好有事能够及时的照顾。

    谷柒月中途醒来了几次,被折腾着灌下了汤药,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了,反正现在对她而言,汤汤水水什么的都是没有味道的。

    而就在鬼面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有一大群人朝着这家客栈包围了过来。

    “王爷,就是这里。”

    棠丞收起虫子,放进特制的布囊里,小心的隐藏着身形。

    姬怀瑾纯色人发白,静默的站着,看着眼前这座不起眼的客栈,月儿,你在里面吗?

    他死寂了许久的心忽然开始跳跃,仿佛注入了新生的活力,几步之隔,他却走了这么久,月儿,你等着急了么?

    “等谷主想办法将月儿带出来在动手!”

    姬怀瑾吩咐了一句,让他们觉得诧异的是,一连好几日,里面都没有什么动静,反倒是守备越来越多。

    第五日的时候,客栈出来了一个容颜姣好的女子,守门的鬼面黑衣人对她毕恭毕敬,她似是心情不好,叱骂了两句,转入了街道。

    棠雪自发的跟了上去,没过多久,手里就拎着一个人回来了。

    “哗啦”一桶水泼下,阮笠妃一个激灵赶忙睁开眼,眼前是一个穿着雪琉锦长袍,黛青色的大袖的男子。

    她不禁倒吸口凉气,眉眼如画,云端神祗,天底下居然当真有如此容颜清绝的人物。

    “你是,雪公子?”

    她迟疑着说出这个揣测,来的可真是够快的,千里迢迢的跑来这儿,又是为了谷柒月?

    一个两个中毒了不成?痴迷成这个模样。

    “里面是什么情况。”

    棠丞清楚自家王爷绝对不想与这样的人说话,自发的上前问话。

    不过显然他的魅力不足,阮笠妃始终都一脸惊艳的盯着姬怀瑾看,“本王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

    姬怀瑾一想到他与谷柒月分开这许久的时间,就恨不得将这儿的一个毁的寸草不生。

    理智,冷静,克制,这些东西在谷柒月失踪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可惜你来晚了,她身中剧毒,连枯木谷主都束手无策,命丧黄泉是早晚的事情,雪公子云端神祗,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勾三搭四的女子坏了清名?”

    她这几日惴惴不安,生怕师兄对她下手,寝食难安,要不是谷柒月那贱人还没有好起来,吸引了师兄的注意力,她还真未必能安然的在这儿。

    越是这种时候她就恨得越是厉害,凭什么,凭什么天底下的好男儿都围在她谷柒月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