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54章 忠告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萧国公府百年世家,根深叶茂,族中的女儿可不止萧婉儿一个,这话真真是诛心之言!

    国公爷气得脸色发青,指着谷柒月半晌都说不出话来。┏Ⅹ④③⑨⑨.COM┛

    外面的流言是有他的手笔,想要将瑾王府和谷柒月放在风口浪尖上烤着,好出口恶气。

    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了味道?

    “月公主向来都这样肆行无忌吗?不怕天下人耻笑议论?”

    谷柒月嗤笑一声,“侯爷说对了,若萧国公府能有我苍雪崖的影响力,自然也可以对我任意欺凌,若没有,还是歇歇火气坐下来好生相谈。”

    她今日来此,是为了查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给自己一个清白的,可没有时间在这儿和他浪费时间。

    牙尖嘴利!萧国公爷内心愤愤的骂了一句,转身落座,倒真没再做一些无谓的口舌之争。

    他明白,谷柒月敢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来,必然是有所依仗的,她如今正是陛下的心头肉,处处捧着惯着,真要是对上了,就算舔着他这张脸面,也未必能讨的好去。

    总算是偃旗息鼓了,谷柒月内心翻了个白眼,萧婉儿倒是好福气,能遇着这么一个疼女儿的老爹,可惜了萧国公也算是一个人物,竟然混淆对错,宁可当个睁眼瞎。

    “萧小姐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丢了半条命,国公爷难道不想查清楚幕后主使,给爱女一个交代?再说了,国公爷当真甘心做旁人手中的一把刀,做幕后之人的帮凶?”

    谷柒月见他久久不语,知道他心结未解,只得又下了一剂猛药。

    良久,萧国公爷才开口,“婉儿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这话一出,二人皆是沉默。

    “有能力自由出入萧国公府的人不在少数,可有这动机的人整个雍都城里也不过那么几个人,挨个儿查一遍,总会找到蛛丝马迹的。”

    一旦她和萧国公府结下死仇,受益的人是谁,谁的可能性就最大。

    “我去看看萧小姐。”

    询问的语气的却半点也没有询问的态度,萧国公也知道此时不是置气的时候,点点头,迟疑片刻提醒道,“婉儿受了惊吓,情绪不稳定,尤其是你……有什么冒犯之处,请公主多担待些。”

    谷柒月应下,以萧婉儿的性子,也不期待她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国公府占地广阔,后苑与正堂有些距离。萧国公亲自领了谷柒月往萧婉儿的芙蓉苑而去,她来了国公府的消息不胫而走,一路行来,众人见她皆是背过身子交头接耳,暗中指指点点。

    谷柒月微微蹙眉,看的萧国公一阵心悸,这姑娘可不是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话既然说开了,有些事情还是早些处理较好。

    “公主殿下放心,关于那些捕风捉影的传闻,国公府会亲自出面解决。”

    萧国公反应极快,微微拱手道

    “如此甚好。”她也懒得处理这些麻烦。

    一路无话,几人很快就进了萧婉儿的院子,里面正在发脾气,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

    “小姐,您好歹吃点东西啊,已经两日了,这样下去身子可怎么受得了。”

    “就是啊小姐,您也要为老爷和夫人考虑下啊,他们会担心的。”

    里面传来一声怒吼,“砰”的一声,瓷器炸开碎了一地,“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谁都不想见,不想吃东西,赶紧滚!”

    主屋的门大开着,谷柒月和萧国公站着的地方能将主屋内的景象一览无余,萧婉儿批头散发站在床榻边,双目圆瞪,仿佛要吃人一般,她脖子上狰狞的疤痕尤为刺眼。

    “你们都赖在这儿干什么,我让你们滚啊!”

    萧婉儿疯癫的对着婢女又打又骂,萧国公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老脸一红,尴尬的咳了两声,“要不我们过会再来?”

    这个时候凑上去,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谷柒月冷眼看着这一幕,萧婉儿经此一事心性大变,残忍暴虐,真是可怜了这些近身服侍的人,尤其那跪在一地的碎瓷片上,不停磕头求饶的婢女,她记得是萧婉儿的贴身婢女。

    “你,你……”只见萧婉儿几步走到那婢女的面前,指着她的脑袋骂道:“你一个下贱的婢子,凭什么都能有一个好样貌,凭什么我就要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说,是不是你找人对我下手?”

    婢女吓得花容失色,不要命的磕头求饶,血流了一地,“小姐明察,奴婢不敢,奴婢真的不敢啊!”

    其他的下人赶忙低着头,生怕下一个会被盯上,一时间人人自危,小小的芙蓉苑就像是一个人间炼狱。

    这些高门贵府的奴婢大多是家生子,虽说出身低些,可也是爹生娘养的,萧婉儿这样做,也不怕失了人心!

    “国公爷以为本公主有那么多的时间,你告诉萧婉儿,要是想治好她脖子上的伤疤,就给我立马安静下来,好生配合。”

    谷柒月嫌恶的收回视线,人命如草芥,低贱如蝼蚁,世态如此,当真凉薄!

    “公主有办法能治好这伤疤?”萧国公顿时大喜,什么也顾不得了,女子的容貌比什么都重要,真要是能治好,他和夫人也能松口气了。

    “我手里有瓶雪颜膏。”

    谷柒月淡淡的说道,萧国公闻言大喜,雪颜膏谁不知道?那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千金难求!

    “月公主放心,国公府不会让公主殿下吃亏!”

    萧国公总算是冷静了下来,语气藏不住的雀跃。

    话落,萧国公阔步进了主屋,里面的打骂声戛然而止,换成了委屈的嚎啕大哭,又过了片刻,里面跪着的侍从相互搀扶着退了出来,萧婉儿的贴身婢女一瘸一拐的来请谷柒月进去。

    相思瞥了一眼,心想着这下手也是够狠的,这些贵女都是芙蓉面,蛇蝎心,瞧瞧那双腿膝盖上全是血。

    “这会用不着你服侍,下去吧!”

    谷柒月看也不看她,与她擦肩而过,婢女看着她的背影半响,无声的泪流满面,抬起袖子擦干了眼泪,又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