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34章 竟是她?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二人畅谈许久,谷柒月看了眼窗外,日头西移,起身道。

    “柒月不如留下来一道用膳吧,近日府中新来了一位大厨,手艺极好。”兰胭脂依依不舍的看着她,她已经许久没有今日这般畅快了。

    谷柒月含笑摇了摇头,“今儿怕是不行,改日一定再来叨扰。”

    这几日的晚膳她都是与雪卿一起用的,难得二人关系亲近不少,打铁趁热的道理谷柒月还是懂的。

    “那好吧,我送你出府。”兰胭脂作势便要起身,谷柒月扶着她重新躺回软塌上,“我自己走就好,你好好歇着,改日我再来看你。”

    兰胭脂不放心,唤了贴身的婢女送谷柒月出府,到了大门口婢女恭恭敬敬的对着谷柒月施了一礼,“公主慢走。”

    “回去吧,好生照看你家小姐。”谷柒月叮嘱了两句,便朝着远处巷内王府的马车而去,车夫很有眼色的赶忙放好脚凳,掀开帘子,谷柒月正要钻进马车,身后的相思突然扯了扯她的袖子,“小姐,你看那边。”

    谷柒月顺着相思指引的地方看去,离他们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上面印着苍王府的标志。

    廖香兰,她居然还没走?

    这时,那车帘被人掀开,廖香兰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缓步朝着谷柒月的方向而来,来者不善!

    谷柒月眸光微动,收回脚,好整以暇的靠在马车上盯着廖香兰,她倒是想要看看廖香兰到底准备干什么?

    看来她这段日子在苍王府过的并不如意,原本圆润的脸颊消瘦了不少,连颧骨都看的分明。眼眶乌黑,面色蜡黄,全靠粉和胭脂才撑起了整个人的气色。

    “谷柒月!”她气势汹汹的冲上前来,眼中怒火熊熊。

    谷柒月挑眉看着她,“侧妃声音可以小点,我耳力极好,听得清楚。”

    相思满眼戒备的看着廖香兰,御花园那日要不是这个女人故意激怒小姐,又在姬擎苍面前颠倒黑白,乱说一通,她也不会被影卫围攻,踩到别人设好的陷阱里。

    该死!

    “你害我到如此地步,半点都不觉得羞愧吗?”廖香兰一把推开搀扶着她的丫鬟,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看清楚,我今日沦落到此等田地都是拜你所赐,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谷柒月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目光瞥了一眼廖香兰,还以为她经此一事学乖了几分,没料到还是愚不可及。

    她这是什么眼神?廖香兰顿时大怒,“我知道你的侍女武功不错,你以为就她一个人能拦得住?你狂妄自大,龟缩在瑾王府我还真拿你没办法,既然出来找死,那就不能怪我!”

    这话那叫一个气势非凡,谷柒月凉凉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全然不将她的威胁放在心上。

    她知道廖香兰定然有所依仗才敢说出这句话来,可那又如何?凭她找来的那些人三脚猫的功夫,对相思构不成威胁,更不要说红豆还隐身在暗处!

    “影卫,给我杀了她!”

    廖香兰一声令下,谷柒月的周围突然刷刷刷的出现了数十道黑影,相思一把从腰间抽出鞭子,护在谷柒月的面前,冷哼一声,“培养这么一批影卫要消耗不少的人力财力,侧妃当真想好了?”

    廖香兰俏脸扭曲,一片狰狞之色,“给我杀了她!”

    出乎意料的是,影卫依旧没有出手,彼此眼神交流着,商量到底要怎么应对。谁不知道如今这位小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真要是将人给斩杀了,他们这些人命都不够赔的。

    再说了,他们只是奉命保护侧妃的安危,其他的事情不在职责之内。

    “你们还不动手?”

    廖香兰见影卫一个个呆愣着不动,又羞又怒,厉声呵斥道。

    谷柒月目光揶揄的看着廖香兰丑态毕出,这场景倒是有意思了。姬擎苍也当真舍得,竟派了影卫保护廖香兰周全。

    “再不动手,回去本侧妃便让王爷打杀了你们。”廖香兰不敢去看谷柒月,生怕从她的眼中看出嘲弄,讥讽等种种神色,面色焦急的催促着影卫。

    “侧妃还是不要为难他们了。”廖香兰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纤细的身影,面无表情的道:“王爷将影卫给你,不是让你用来杀人的。”

    谷柒月看清那女子的容貌之后,身子猛地一颤,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竟然是她?

    “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奴婢,有什么资格在这儿教训我?”

    廖香兰当场被拂了面子,俏脸一沉,冷笑道。

    “王爷若是知晓影卫被侧妃用来杀人,你猜王爷会如何处置你?”女子冷冷一笑,她声音本就冷漠异常,透着一股森然,如今更是让人全身发寒。

    “你在威胁我?”。廖香兰攥紧手中的帕子,杏眸圆瞪,似是不敢相信有人这般大胆。

    “奴婢只是陈述事实。”

    谷柒月笑看着这一幕,她还真是没想到,多年不见,再见竟是这般场景,她又如何与姬擎苍纠缠到了一起,成了他的下属?

    世事可真是奇妙的很!

    廖香兰被那女子突然爆发出来的冷厉吓得牙齿都在打颤,恨恨的撂下一句,“走着瞧!”

    便带着贴身婢女落荒而逃,最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谷柒月。

    谷柒月对于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也很是无语,撇撇嘴,定定的看着那冷漠的如同冰雕一般的女子。

    “你们跟去保护侧妃,我随后就来。”

    女子一声令下,围在谷柒月身边的影卫就像来时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谷柒月眯着眼看着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的女子,心中百味杂陈,她们如今立场不同,算是敌人,真是世事无常。

    “宁溪——你还活着?”

    谷柒月淡淡的笑。

    被唤做宁溪的女子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然,冷声道:“没有什么宁溪,宁溪早就死了,我叫桃夭,谷小姐!”

    “这些年,你倒是变了许多。”她还记得那个性子内敛沉默,有些自卑怯懦的小女孩总是跟在师兄的身后,不安的拧着衣角的场景,一切恍如昨日!

    桃夭苦笑一声,别过脸去,涩然道:“人总是会变的,小姐不也变了许多?”她顿了顿,道:“昔年小姐与泽衣哥哥对宁溪照顾颇多,宁溪谨记,我不会将泽衣哥哥的身世告知王爷,小姐也就当没有见过我。来日再见,必不留手。”

    她对着谷柒月恭敬施了一礼,决然道:“宁溪……拜别!”

    话落,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