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宰辅家的娇夫人 > 72.南平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霍伯曦攥紧手指,默了许久才说:“郡…夫人一路小心, 早日回夙京城。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我会的, ”慕听筠不明白他的意图, 应下后问, “郡王可还有事?若是无事, 我们要出发了。”

    “若是我做了让你难过的事,你会原谅我吗?”霍伯曦似乎下定决心,艰难的问出声。

    慕听筠眼神奇异,笑了笑说:“郡王这话妾身不明白, 妾身的性子向来是睚眦必报,郡王如若决意做让妾身难过的事, 这便是多此一问, 况,妾身与郡王尚未熟稔至此,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好了。”

    说完,她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开, 却在上船后低声吩咐秦篆:“恐有事发生,将随行之人查清。”

    “是。”

    她忽视掉身后的视线, 开始思索怎么哄劝气恼的夫子, 刚刚她在岸上与霍伯曦说话时, 背后能清晰感受到那冰冷肆虐感, 显然是从船上的传来的。

    “久安, 夫子如何了?”分明与霍伯曦没有任何干系, 慕听筠还是不敢进去, 苦着脸询问久安。

    久安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抖抖索索地说:“您还是亲自去瞧吧,公子不允属下们进去。”他起初进去来着,直接被公子一甩袖扔出来了。

    这么严重,慕听筠欲哭无泪,几乎同手同脚的推开船舱的门,瞬时被犹如冽冬的气氛凉得一激灵。

    “夫…夫子,你饿不饿?”憋了几息,慕听筠感到刚说完这句话,倚靠在床边的男人周身气息更冷了。

    慕听筠手无足措,向来是她被男人哄,还未哄过夫子,还不如练几张刺绣来得简单。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他身边,默不作声的跨坐到他腿上,双臂揽着他的脖子,柔嫩的小脸蹭了蹭男人的,撒娇道:“好夫君,兜儿知错了,你就跟兜儿说说话吧。”

    公仪疏岚下颌绷紧,下腹被她蹭的欲.火直起,他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柳腰,嗓音冰凉低沉地问:“哦?你错在哪儿了?”

    “哪儿都错了。”慕听筠顿也未顿的说道,她凝视着公仪疏岚的眼睛,盈盈水眸不住眨巴,意图让男人看到她眼里的诚意。

    公仪疏岚望着她满目无辜纯稚的模样,深吸口气,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再次土崩瓦解,他气闷的拍打腿上的娇臀,哑声道:“下次还敢不敢抛下夫子独见外男了?”

    “不敢了,”慕听筠立马应声,想了想还是没忍住的说,“我也是为了夫子好,你们这般剑拔弩张的模样若是让有心人知晓了,免不了又是一顿弹劾,我不想旁人说夫子坏话。”

    “那又如何?为夫尚不用兜儿来顾念,并非不信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能护你一生无忧肆意,不输你闺阁之时。所以,往后无论何事,只要你过得安稳舒心,其他皆为浮云。”公仪疏岚点点她挺翘的小鼻子,眉眼认真的告诫她。

    鲜少能听见夫子说如此长的情话,慕听筠乐不可支的扑进他颈项里,不住轻蹭,直将男人的邪火蹭得险些灭顶。

    没忍住在船舱内胡闹一番,候在外面的久安见公子亲自出来取温水便知,公子与夫人应当是和好如初了。

    船上虽不如陆地自由,许多行动受到限制,但也别有一番趣味。此时偏南方的地域气候比身在北域的夙京城温和湿润,湖面上偶有晚落的洁白睡莲,或是不怕人的小鱼儿绕船玩耍,靠近无人岸边时会有柳叶纷扬,这都能让慕听筠坐在船头玩闹整日。若不是公仪疏岚怕她着凉、落水时时刻刻盯着,没几时就抱进船舱内,指不定她就染上风寒了。

    慕听筠在这些时日发觉,因着夫子在身边的缘故,她竟然渐渐没那么怕水了,甚至敢趁着夫子不在时脱了软鞋,将白嫩玉脚放入湖水里泼水泡着玩,知道若是让夫子见着了又是一顿训斥,她倒也不敢泡久,往往没一刻就擦净穿好鞋袜,正因她自己乖觉,婢女们倒没与公仪疏岚禀报。

    进了南平地域的这日,她照旧趁着公仪疏岚处理公文时脱了鞋袜泡在湖水里,有胆子大的拇指长小鱼挤到她脚下不时亲近她,逗得慕听筠脚底痒痒,笑个不停。

    “姑娘,有船过来了。”青雉瞧见有两条船向他们的方向过来,忙弯下身子提醒慕听筠。

    “嗯?”慕听筠抬眼,那船已经离他们的船不远了,已经来不及穿好鞋袜,她忙缩腿藏进裙裾里,眼睁睁看着那两艘船越来越近。

    久安、秦篆等人得了允许已经从船身到船头来,一左一右立在慕听筠身旁,目光紧盯来船,随时保持着警戒。

    其中靠前的一艘船上站了一男一女,皆是一身白衣,在风里飘飘扬扬,配上尚可的容貌,似乎是马上乘风而去的仙人。

    慕听筠看着看着,就想起了前世她临死前也是一身白衣站在船头,下场是脚滑摔进水里,再醒来就重生了。

    夏侯眠与夏侯舟看着那粉衣女子直愣愣的盯着他们脚下看,还以为是哪里不妥,低头仔细瞧了个遍也没看出什么异样,兄妹两相互对视一眼,夏侯舟拱手道:“这位姑娘,可是要往南平去?”

    姑娘?慕听筠摸头,这才想起她午睡后嫌麻烦,就没有挽发。

    她厌恶这男子看她的眼神,莫名与霍伯曦的有些相似,应该说,她不喜欢除却夫子外任何一个对她露出占有眼神的人。

    抑住快到舌尖的‘登徒浪子’四个字,慕听筠下巴磕在膝盖上闭眸不言,摆明了不待见他们,若是鞋袜完好,她定然会头也不回的钻进船舱里找夫子洗洗眼睛。

    夏侯舟并不放弃,他自诩在南平阅遍美人,可今日见了面前女子,才觉那些都是媚俗之人。唯有面前女子,才让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受,离得远时还不觉,现在近了再回想那清脆笑声,恨不得再听数遍。

    他的眼神太过露骨炽热,不仅慕听筠受不了,就连久安眉峰都皱成一团,身为跟在公子身边数年的下属,他是识得夏侯舟的,也最是瞧不起这个浪荡花丛不留情的花花公子。

    “喂,你可知我们是谁,哥哥好言好语与你说话,你竟敢不应?”夏侯眠在南平跋扈惯了,见慕听筠爱答不理的,火气瞬时来了,扬声怒道。

    身后船舱的木门‘吱呀’一声,慕听筠惊喜的转过身躯,看着缓缓走来的颀长身影,伸出双臂求抱。

    “谁让你不穿鞋子泡水玩?眼下是秋日,若是受凉怎办?”公仪疏岚看都不看脸色微变的那两人,扫了眼船边的绣鞋,蹙眉训她。

    慕听筠心虚且讨好的对他笑,有些泛酸的手臂晃了晃,立时被男人接住了。

    接过久泽手上的披风裹好她,确定不会露出丝毫后方抱起她往船舱行去,自始至终没有给那两人一个注目。

    “二哥,方才我是眼花了吗?那是公仪疏岚?”夏侯眠面红耳赤,扯着同样愣住的夏侯舟袖子摇晃。

    夏侯舟勉勉回神,咽了口口水说:“是他没错。”他年少时惹着了公仪府的一位姑娘,被公仪疏岚执鞭打了一顿,自那以后,他见着他都有种无法抑制的心惊肉跳之感。

    “那那个女人是谁?莫不是哪家水阁的女子?”夏侯眠不爽的撕扯手帕,看到心心念念多年的疏岚哥哥对着旁的女人呵护备至,滋生出的嫉妒在蚕食她的心脏。

    水阁是南平湖边青楼的雅称,夏侯舟听妹妹这么说,有些不快的说:“她哪里像水阁女子,如此姝丽丰荣,当是娇养长大的千金之躯。”

    “千金之躯?难道她就是疏岚哥哥在夙京城娶得夫人?”夏侯眠脸色一变,顾不上游湖的雅兴了,立即命奴仆靠岸回府。

    船舱内,公仪疏岚眉宇未展,拿着布巾细心的将慕听筠的小脚擦拭干净,又捧在手心里暖和稍许,才替她穿好锦袜,塞进准备好的软被里。

    “夫子,那两人你认识吗?”慕听筠生怕他在斥责自己,忙转移话题问道。

    公仪疏岚点了点头,“他们是夏侯家的人,若是遇见他们莫要搭理。算了,你也不识的,在南平的这些日子里老老实实跟着夫君,知道吗?”

    “知道了,”慕听筠乖巧道,倚靠进他怀里,双手环住他精瘦腰部,打了个呵欠说,“还要多久能到?”

    “快了,再过大半个时辰,你且睡会儿,等到了我再唤你。”公仪疏岚亲亲她的耳垂,哄着她睡着后,就着这样的姿势取过公文来看,迟迟没有其他动作。

    时辰过得极快,久泽隔着屏风小声禀报说:“公子,船将靠岸,元管家率人等在了岸边。”

    公仪疏岚垂眸看了看沉睡中的小姑娘,修长的手指勾过她唇边的发丝,估摸她还要再睡会儿,道:“让他们等着。”

    他的小姑娘,若是睡得不满,精神都不会好,可进门就要去见族老,那懵懂困倦的模样,他可舍不得让旁人瞧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