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两虎相亲,必有一婚 > 41.规则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小可爱~你的订阅比例不足50%,请24小时以后再来哦~

    “林姐,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张悦见林忆甜盯着自己, 一声不吭, 出声问道。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呃, 听到了……”

    “你是不是不相信啊?”

    “相信, 相信。”

    林忆甜嘴里说着相信,心里嗤之鄙夷。虽说人心难测,可认识陈吉以来,这个男人稳重、淡然、进退有度, 不是装的。

    她说相信,是不想再听张悦胡言乱语。

    “没别的事情, 我去帮肖丽了。”正转身想走, 林忆甜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陈吉什么时候约的你?让你去202?”

    “就刚才。对,不就202,林姐你自己给排的房间怎么不记得了?”

    “哦。”林忆甜深深看了张悦一眼, 讪笑道。

    “我不是喝醉了嘛,忘记了……”

    张悦的答案让她更加坚信, 张悦是在胡说八道。她下午就和陈吉换了房间, 张悦说晚上陈吉让她去202, 让她来陪自己吗?

    林忆甜的背影和陈吉回来的身影正巧同框, 一近一远, 一大一小, 重叠着, 又慢慢错开。张悦嘴角一弯,独自一人走回民宿。

    刘姐收拾好食材,回头一看少了一个人,环顾一周,林忆甜和肖丽正在打包垃圾袋,陈吉和丈夫张强正闲聊着往回走。待他们走近,刘姐问:“陈吉,张小姐怎么走了?她外套都没穿……”

    陈吉莫名其妙,他又不是张悦的保姆,她去哪里、穿没穿外套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

    “咦,陈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己女朋友也不懂得心疼!”刘姐说教道。这回她的声音有点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陈吉一脸懵逼,他的女朋友?他还在追呢……再说,也不是张悦啊!

    他下意识地看向林忆甜,后者低头给垃圾袋打结。

    关于张悦说的事情,林忆甜其实不太好意思当面和陈吉说,所以她想等回去后,通过微信再告诉陈吉。

    “刘姐,我还没女朋友呢!如果有了,我肯定会很宝贝的!”陈吉说着,目光渐暖。

    刘姐闻言,心下疑惑,却不再多话。

    林忆甜知道落在身上的视线一直没有挪开,她就一直不敢抬头。倒是肖丽,打趣一声:“呵呵……有多宝贝啊?”

    “洗衣做饭、随叫随到算不算啊?”

    “算算算,真是好男人啊!那你还没女朋友,你看我怎么样啊?”肖丽自己说完,笑得前翻后仰。

    “你挺好,可惜来晚了,小妹妹……我心里有人了。”陈吉回答肖丽的问题,状似玩笑。眼底的人影却不曾改变,说得半真半假。

    爽朗的男声和即将熄灭的篝火发出的劈哩叭啦的声音混在一起。

    林忆甜抬头撞进一双盛满情谊的眼里,她在那里看见了自己。她突然想起下午的那碗红枣粥,香糯可口,入喉即暖。

    步行回去的路上,三个女人各自拎了一袋食材走在前面,陈吉和张强一人扛一袋垃圾跟在后面。

    刘姐放慢速度,靠近陈吉。

    “小陈,那个张小姐,真不是你女朋友?”

    陈吉摇头,不懂自己哪里让刘姐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那……那个姑娘挺奇怪的,干嘛误导我呢……你也是,刚来那会就要澄清的嘛!”

    刘姐一个巴掌拍在陈吉后背。在刘姐眼里,陈吉就是她亲弟弟。

    陈吉赶紧求饶,笑着逃开:“刘姐,这不能怪我,你夸人漂亮,我总不好自己跳出来说‘这位不是我女朋友’吧!别人会以为我自作多情,多自恋呢……”

    陈吉怪声怪样的学着,惹来刘姐的白眼和肖丽毫不夸张的大笑。

    林忆甜走在前面,默默听着陈吉的声音。音色不变,音调却多了跳跃。洒脱自由,俏皮得像个孩子。

    不到十分钟,已经回到了坡下的停车场,把两个大垃圾袋放在垃圾桶旁边,几人先送肖丽回去。

    张强在刘姐的示意下,想接过林忆甜和肖丽手里的袋子。

    袋子不大,东西不少,还是有些重量的,两个女孩子拎了一路了。

    林忆甜也不推脱,正要交出去,陈吉半路杀出,直接接了过来。指间相碰,都是冰冰凉凉的触感。

    “强哥,我也一起拿。”陈吉嘴巴上冲着刘强说话,心里却已有一番打算。

    刘强不疑有他,只接过肖丽手中的袋子。

    几个人顺坡而上,将肖丽送到A民宿门口,然后回了“停留客栈”。客厅里没人,只有灯亮着。

    林忆甜觉得很累,和几人道了晚安就上了楼。

    张强拿过陈吉手里的袋子,二话不说就去了厨房,刘姐本想和丈夫一起去厨房的,被陈吉拉住了。

    “刘姐,还有红糖吗?”下午煮粥的时候,他已经翻遍了厨房的柜子,一丁点红糖也没见着。

    “要红糖做什么?”刘姐挥开他,往厨房走。

    “当然是有用,姐,有吗?”陈吉巴巴跟在后面。

    “有,我给你拿……袋装的红糖已经吃完了,我另外有一些邻居送的散装的姜汁红糖,行吗?”刘姐把袋子往丈夫面前一放,又折返出去拿红糖。

    “行。”姜汁红糖,更好。

    张强好奇,问陈吉:“怎么想要吃红糖了?你不是不喜欢甜的?”

    陈吉神秘一笑,意有所指。

    “嗯,以前,是不喜欢。现在,我很喜欢甜。”

    林忆甜快速冲了个热水澡,看着浴室里挂着的还没干透的床单,重新穿戴好下楼找刘姐拿个新床单。

    客厅没人,而且日光灯已经关了,只留了吧台上的小台灯,微弱地亮着,倒是餐厅方向还透着光。

    林忆甜边往里走,边小声喊话:“刘姐,在吗?能帮我拿一张床单吗?我不小心弄脏了,原来的,我……”……我洗了。

    和下午一样的场景,厨房里的不是刘姐,也不是张强,更不是别人,而是陈吉。

    这回,他没有在舀粥。他似是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话,拿着大长勺在一口小锅里搅拌着。

    “你在啊!刘姐呢?”

    “刘姐他们回房了,你要拿床单,一会我帮你拿,我知道在哪。”

    林忆甜满头黑线,敢情他都听见了!

    如果是别人听到也就罢了,别人想不到她是来亲戚才弄脏的床单啊!可偏偏就是陈吉,这个帮自己买卫生棉的男人……

    “那,那麻烦你了。”

    林忆甜厚着脸皮吐出几个字,然后站定一旁,等着陈吉去拿床单。

    陈吉却依旧慢悠悠,关火,将小锅里的东西倒出来。

    林忆甜定睛一看,是粥,而且是下午她喝过的粥。

    她看到搁在灶台旁的那个蓝色保温盒,就是下午陈吉塞给她的那个。那会临近6点半,她并没有觉得肚子饿,又着急赶去金域滩,就把保温盒放在厨房的一个柜子上了。

    他又加热了,肚子饿了?

    她低头玩自己的手指,闷声不说话的等着。

    “给你的,我加了红糖。”

    眼前突然出现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林忆甜不知是被冒上来的热气冲了眼,还是被感动到,眼眶竟然湿润了。

    陈吉以为自己端得太高,热气烫到了她。紧张得赶快把碗挪开,低头查看。

    “怎么了?烫到你了?”

    本就模糊的视线,突然出现陈吉放大的脸。林忆甜不禁后退一步,冲着陈吉连连眨眼。她的眼睛很大,此时明眸含水,盈盈泛光。

    陈吉在那里,看见自己焦急的神情,清清楚楚。

    “没事吧?”他将她的脸仔细打量,并没有发现烫伤,放下心来,却见她一直不说话,便再次问道。

    刚才的一瞬,陈吉的脸凑近来,她觉得心跳漏了一拍。陈吉再出声,她才反应过来。

    “没事。”

    “没事就把粥喝了吧!在沙滩上你一直走来走去,我看你没吃什么东西。”

    陈吉咧嘴一笑,桃花眼闪着光。怎么办!她呆萌的样子让他有种冲动,特别想拍拍她的头。

    “谢,谢谢!”林忆甜机械的接过男人手中的碗,轻声道谢。对于男人为何知道整个晚上的行程完全没有异议。

    男人轻笑出声。

    “呵……你知道吗?你今天已经谢了我好几回了?”

    林忆甜又盯着碗里的红枣,声音低得不知道是在问陈吉还是问自己。

    “是吗?”

    好像真是这样的。渡轮上,他救了自己;后来又帮自己买卫生棉;还有下午的粥、眼前的粥……似乎,她仅仅说谢谢,是不够的。

    陈吉并没有听到那一声喃喃般的“是吗”,他回身去柜台上拿了一个小小的保鲜盒,再次递到她跟前。

    “里面装的是姜汁红糖,你拿着,肚子难受的时候可以泡来喝……”

    陈吉这么说,表情有点不自然,尤其是说到肚子的时候。

    “晚上就别喝了,我在你粥里已经放了点……另外,你手脚冰冷,气血不足,最好睡前用温热的水泡一下脚,如果能坚持每天都泡更好。”

    林忆甜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她是知道他喜欢养生的,之前微信里也经常给她建议,只是她懒,并没有听。

    碗里的白粥清白稀薄,入口寡淡,林忆甜不免想起昨晚那晚姜汁红糖调味的红枣粥。那般甜那般浓稠……想起粥,自然又想到煮粥的人。

    她的脸慢慢爬上红霞,自醒来,她似乎,想到陈吉的次数有点多。

    忍不住摇头,将霸占着脑海的男人的影像甩去。

    “小林,怎么了?早餐不合口味?”

    王诚从林忆甜出现就时不时的盯着她瞧,细看之下,目光充满慈爱。

    昨夜篝火晚会时,他逮着罗明侃了很久,软硬皆施,终于问出了老友之前刻意提到林忆甜的原因。

    他说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妻管严竟然有胆欣赏别的小花朵……原来是来相看侄媳妇儿来了!

    他对员工的私生活不关注,从来不知道林忆甜已经是30岁的大龄女青年了。他只知道,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工作特别认真,办事效率也很高,他不久前还曾考虑过给她升职加薪呢!

    现在看来,升职加薪不重要,要是能给她一段好姻缘,更好……

    王诚对自己的想法很满意。

    现在他看着眼前的林忆甜,不知为何,莫名竟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觉悟。

    “没有,早餐很好吃!”林忆甜忙回到。

    张悦慢慢靠过来,不经意间问:“林姐,怎么不尝尝腌螃蟹和海蜇呢?光喝白粥哪有味道。”

    林忆甜实在不太习惯张悦的突然靠近,默默向旁边挪了挪凳子。

    “我身体不太舒服,喝粥就行了。”

    “那可惜了,这个腌螃蟹可好吃了!”说完,张悦满脸堆笑,面向刘姐,似是邀宠般。

    “刘姐的独门手艺呢!”

    刘姐扯了扯嘴角,勉强微笑,算是接受捧场,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身体不舒服,的确不要吃的好。这腌制的东西啊,也就解解馋,吃多了对身体的确不好。”

    “再说我这别的东西没有,腌螃蟹多的是,林小姐改天再尝一样的。”

    林忆甜冲着刘姐弯嘴一笑,感谢她的理解。她猜想,刘姐是因为张悦误导她,让她以为张悦是陈吉女友的事情才一改之前的热情。

    张悦也觉察出刘姐对自己的态度不若昨天那般,顿时噤声不语。她大概很困惑,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陈吉和张强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烧烤架。原来两人一早去海边晨运,顺便将昨晚放在岩石后的烧烤工具带回来一些,剩下的,等他们出门了,张强和刘姐再去拿。

    陈吉跟在张强身后要将烧烤架放去厨房,经过林忆甜身边时,两人似有默契,眼神匆匆一瞥。

    别人倒也没看出什么,唯有张悦,暗中默默观察,将两人之间的互动尽收眼底,眼底的阴霾也更重了几分。

    罗明和王诚在聊接下来几日的行程安排。

    z岛四面环海,可开发的项目很多。尤其像金域滩这样的沙滩,大大小小,不下十几个。

    罗明是个老顽童,想每一个都亲自去瞧瞧,王诚却嫌麻烦,他觉得这些可以让真正的考察团去,毕竟他们不够专业,只要去几个特色点就好了。

    两人争执不下,要求在场的人投票。

    陈吉不是第一次见识自家小姑丈的幼稚,冲着林忆甜挤眉弄眼,意思是让她把赞成票投给王诚。

    z岛的沙滩他基本上都去过,分散得很开,若是每个都去,起码需要两天的时间,而且有的沙滩没有路,人迹罕至,很容易出意外。

    投票结果大比分,罗明落败,因为只有他这边只有他一个人。

    罗明气得不轻。

    王诚人多势众,司机是王诚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是王诚的秘书,一个是王诚的主任,他这方只有一个陈吉,然而,陈吉还叛国了。

    最后,还是沉默寡言的老板张强说了一句公道话,他是土生土长的z岛人,熟悉所有的地形,他说有些沙滩太难走,才让他顺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