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他逃不出她的魔掌 > 28.第 28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为防那个屁盗章,50%比例补足即可。更新最快┏Ⅹ④③⑨⑨.COM┛

    而至于她嘛, 她是只美丽的蝴蝶, 采了花粉就跑。

    林望臻靠在榕树边晓有兴致地看着, 并没有立刻过去。

    “江同学, 方便帮我解道题不?”

    “江学霸, 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因为成绩优异,江亦珩在班里每天都会有数不清的男女同学来问他题目,现在没想到连下课回家了也还要给别人讲题,眼看着那女生七手八脚地就要从书包里掏出课本来, 他莫名觉得一阵烦躁和不悦。

    这样拙劣的‘讨要式’搭讪方式还不如那个送奶茶的....

    一想到这里,江亦珩就想到了林望臻, 目光一抬, 当看到榕树下那抹倩影时,他抿了抿唇,终于淡淡地开口道,“不好意思, 我现在没空。”

    那两个女生脸皮比较薄,听到他这样的拒绝后, 顿时吭都不敢吭一声, 脸色羞愧地离开了。

    江亦珩提拉了一下背后的背包, 面无表情地插兜站着。

    果然, 见他身边没人了, 那个身影才慢腾腾地走过来。

    林望臻在他面前站定, 把嘴里的珍珠咽了下去还悠悠地打了个嗝后才把另一杯奶茶往前递了递。

    “嗝....喝吗?”

    江亦珩低头看着眼前穿校服扎着丸子头的少女, 仿佛这样的她才是正常的,比平时那些过于时尚的衣服看起来顺眼得多。

    这次他终于没有拒绝,沉默了一下便伸手接了过来。

    林望臻只觉得手里一空,那杯‘备喝奶茶’就没了,她黑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讶然地看着他,似乎没预料到他会接受。

    江亦珩注意到她的表情后,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

    看那呆相,她果然是买来打算自己喝的,只不过打着幌子说来送他,早知如此,他之前就应该全部接收,让她吃瘪去。

    林望臻看着他撕了吸管包装,慢条斯理地插上去喝了一口后,眼睛弯了弯,问道,“好喝吗?”

    这杯奶茶的味道好像跟上次舒海音买的不太一样,上次的味道太浓郁太甜,看似高档却用料过猛,而这次的奶香淡淡,茶味清醇,入口还有种丝滑感,珍珠也Q弹软糯。

    一向对甜品不感冒的他,终于点了点头,“还行。”

    话一落,林望臻顿时微微笑了。

    作为校门口驻守好几年的老牌正宗奶茶店,她可是他们的忠实顾客,能被她看上还每次点两杯才够喝的奶茶,能不好喝么?

    接送的车远远过来了,两人也没多交谈江亦珩就上车了,林望臻心想这次他肯接受她的奶茶就说明一切都有所进展,心情大好地正准备回家时,结果才向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湛锋那几个刺头从对面街道溜达了过来。

    这家伙真是逃课成瘾,八中离一中这边这么远,起码半个小时的路程,他这能在这个下课的点数游荡过来,百分百是又逃课。

    湛锋看到林望臻后一抬手,身后的几个马仔就各自玩耍去了,他嘴角勾起一抹又邪又痞的笑意,为爱横穿马路而来。

    林望臻佯作没看见他的出现,捧着奶茶快步向公交站走去。

    可湛锋那大长腿可不是白长的,三两步跟了上来,顺手抢过她手里那杯还没喝完的奶茶就嘬了一口。

    “奶味很骚呦,你怎么喜欢喝这种东西?”喝得太狠,几颗珍珠还没嚼就冲下了肚子,湛锋‘呕’了一下嫌弃道。

    “你喝我的干什么?”林望臻皱起眉伸手去抢,结果湛锋一抬手她就够不着了。

    “口渴,喝两口。”

    “要喝不会自己去买吗?!”

    “没带钱。”

    湛锋见林望臻要生气,便把奶茶递回给她,“诺,还你。”

    林望臻看那被奶茶都差不多被喝完了,而且还被他喝过的,她怎么可能还要?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林望臻转身往前走去。

    湛锋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那杯奶茶还剩几口他也没彻底喝掉它,拿在手里时不时回味一下,感觉越喝越好喝。

    “你跟着我干什么?”察觉他在身后,林望臻皱眉地回头斜了他一眼。

    “护送你。”

    谁要他护送了?林望臻翻了个白眼,“我要回家,你别跟了。”

    “今晚不去酒吧?”湛锋挑眉问。

    “今天不用。”酒吧那边最近搞了其他活动,暂时用不上乐队和鼓手。

    林望臻斜睨他,“你是那里的常客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又不是天天去。”

    湛锋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有时候也是爱学习的。”

    林望臻鄙视了看他一眼,“有时候是什么时候?”

    “考试的时候。”

    每次考试他提起笔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也答不出一个字导致每次拿着不及格的试卷回家挨了一顿暴打时,他就想自己一定要爱学习。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人行道上,前面路口是个时间很久的红绿灯,那里停了几条长长的车龙在等候着,车尾气有些闷,林望臻见此加快脚步想赶着这个红绿灯过去,而湛锋就像块牛皮糖一样跟着,怎么也甩不掉。

    车龙中,那辆白色的奥迪停在三列车道最左侧里面,后座江亦珩一边扭头跟妹妹说话,一边还喝着那杯奶茶。

    恰好一回头,他就看见林望臻从前面的斑马线经过,而她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男生。

    因为斑马线也有电动车经过,她走得急,差点碰上一辆电车时,那个男生及时伸手拉了她一把,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于是,江亦珩的目光就落在了湛锋手里那杯跟他包装一模一样的奶茶上。

    他不能确定那杯奶茶是不是林望臻喝过的,但那包装和奶茶成色基本跟他一样,而且他们两人还那么亲密,这让他无法不怀疑林望臻是不是也给那男生送了一杯......

    低头看着手中几乎喝了一半的奶茶,江亦珩脸色蓦然冷了下来,一口都不再碰,直接扔进了车载垃圾娄里。

    ===

    随着校运会越越来越近,一切准备事宜都基本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候。

    运动会开幕前两天,林望臻因为又是校啦啦队节目排练,又是要去兼职,所以放学后一直没有时间去堵江亦珩,唯有这天上午上体育课,他们撞了同一节才跟他碰了面。

    这次的他没有踢足球了,反而在操场另一边打网球,运动项目颇为广泛。

    林望臻班里热身完毕解散自由活动时,看着网球场那边围满了人,又听到班里人说是江亦珩在打球,她顿时挑了挑眉,打消了想偷溜回教室补觉的念头,调转方向向那边走去。

    罗玉铃是她的专属小跟班,经常她去哪就跟到哪,所以每天除了放学其余在学校里几乎都跟她形影不离。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偶尔沾到部分男生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这会见她去找江亦珩,她也连忙跟上,挽着她的手有说有笑。

    网球场上,一班和二班的交锋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江亦珩一身浅灰色运动服白色球鞋俊秀非凡,额头细碎的刘海因为被汗打湿了被撸到一边,露出饱满的额头,修长的眉毛以及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起来很是阳光帅气。

    江亦珩踢足球可以,但网球方面却不是队里的王牌了,不过他似乎也打得很有兴致,跟队友郑意阑配合得天衣无缝。

    他们两人是一前一后的打法,以攻为主,分工明确,网前的郑意阑以截击球得分,底线的江亦珩用正反手击落地球为队友创造了不少抢攻的机会,很好地为队友补位。

    因此,虽然场上郑意阑得分比他高,但他的风头也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多女生为他喝彩。

    林望臻在场边沿上看了一会,真心觉得他无论做什么都很有天分,而且还那么认真去做,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所以用她的话来概括就是几个字:精、力、充、沛!

    中场休息时,林望臻见江亦珩和同伴从网球场上退了下来换了另外一对上去双打,眼睛转了转,便从他班后勤那边顺了一瓶水,走到出口准备递给他。

    江亦珩其实远远注意到林望臻出现了,这会见她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看着他走过来便上前两步,霸道地把其他含羞带怯也想给他送水送纸巾的女生全都挡在了后面,看样子是想给他送水。

    要是平时心情好的话,他或许会接,可前两天看到她明明送了他奶茶,结果转眼间又给其他的男生送,这样勾三搭四的行为不是把他当作玩弄的对象吗?

    这样一想,江亦珩的脸色就淡漠了几分。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无视了林望臻递过来的矿泉水,伸手接过了后方詹雨彤的饮料。

    那一瞬间,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寂静了下来。

    在擦肩而过时,他明显注意到她微微僵住的手,那变幻的脸色与詹雨彤惊喜的神情截然不同。

    紧接着,他听到了后方一些女生的窃笑和幸灾乐祸,有点尴尬,也有点让人无地自容。

    江亦珩低头看着自己下意识拧开了盖子的饮料,顿了一下,他拿起仰头喝的同时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林望臻那边的反应。

    只不过她背对着看不到具体神色,下一刻只见她把那支水直接塞给了跟在后面退场的郑意阑怀里后,转身就走了。

    郑意阑慌手慌脚地接住那瓶差点从怀里掉落的矿泉水,看了看林望臻的背影又看看江亦珩,二丈摸不着头脑。

    江亦珩看着她离开的样子,他脸上虽神色淡淡的,但心底却悄然掠过一丝不明的隐晦。

    林望臻快步离开网球场,罗玉铃小跑地跟着她,一个劲地喊道,“望臻,望臻....”

    林望臻头也不回道,“自己玩去,别跟着我。”

    话一落,罗玉铃顿住了脚步,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委屈地瘪了瘪嘴。

    -----------

    林望臻板着脸从操场回到教室时,脸色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经过走廊时碰到班主任还被叫过去帮忙整理了一叠试卷回来。

    林望臻虽然平时衣着打扮,行为举止过于特立独行和肆无忌惮,但她的成绩还是很不错的,班里排名前十兼物理课代表,这一点多少让那些总用异样眼光看她,说她是不良学生的人刮目相看。

    长得好看特长多也就算了,成绩还名列前茅,这怎么不让人嫉妒?

    体育课结束后大家都回到了班里准备下一节课,个别女生在篮球场上看到林望臻送水被拒的一幕,这会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她那里。

    虽然在学校里经常有女生给江亦珩表白或者送东西被拒,这种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如今女主角变成林望臻这种遗世独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生时,这既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新奇感的同时,也感叹江亦珩的棘手。

    连她这样主动的女生都碰壁,还有哪个女生够厚脸皮啊....

    林望臻捧着一叠试卷回来时,前排的男生顿时热心地上前来帮她分发,有刚去小卖部搜刮零食回来的男生还送了她面包和牛奶,林望臻刚好有点饿,大方笑纳后咬着面包就拿出手机跟他们打了两场游戏,这副丝毫不受网球场上影响还心情颇好的样子,顿时让那些想看她笑话的女生没了看头。

    江亦珩回到教室上下一节课时,心神又开始恍惚了,脑海里总反复回想起网球场上林望臻转身离开的背影,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些,尽管之前他也有拒绝过她的奶茶,但今天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而且女孩子的自尊心又弱.......

    越这样想,他就越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导致一节课下来有大半节课都没怎么听,光顾着游神了。

    下课后课间,江亦珩犹豫了一下就拍了拍同桌郑意阑的肩膀,起身开口道,“走,上厕所。”

    郑意阑正趴在桌子上用手机看电影,闻声愣愣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听清道,“啥?”

    “我说上厕所。”江亦珩重复。

    郑意阑没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转过头去,“那你去吧。”

    江亦珩见他没动作,又皱眉道,“走啊,一起。”

    郑意阑这才明白他这是在邀请他一起上厕所,那眼神顿时怪异了起来,跟在他身后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路,搞得江亦珩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

    两人经过六班时,借着郑意阑身形的遮挡,江亦珩眼角余光便若隐若无地落在了六班教室第一排窗边的位置。

    毫无意外地看到林望臻伏在桌子上睡觉,只不过这次她的脸埋在双手间,长发披散着,看不到任何脸色或表情。

    她教室里的人闹哄哄的,各种声音嘈杂得仿佛车祸现场,江亦珩不信她能睡得着,但此刻她要是不睡觉那趴着干什么?不会是....偷偷地在哭吧?

    一想到了她那张几次对他巧笑倩兮的脸此刻在默默落泪,他的眼眸就暗了暗,心里终于浮现丝丝内疚。

    他的世界没那么冷漠,对人对事也会有个拿捏好的度,也真心没想过要去伤害别人,让人伤心难过....只不过,哎,他今早怎么就变得小心眼了呢?

    下午下课江亦珩提前从校门口出来后,特地等了好一会也果然没有再次看到林望臻的身出现,看来他上午的拒绝多少让她觉得心灰意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