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快穿)玄学女配 >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为防盗章  唔,对, 在祝萱的眼中, 这种十三四岁的人只能称之为孩子, 谁让这个年纪在她之前的世界还只是上初中。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女的嘛, 就是祝萱的妹妹祝苑, 她现在不过九岁的年纪,身上穿着平日里常穿的白色交领襦裙,小.脸带着三分笑容,步子仿佛衡量过的, 不紧不慢,手放于小腹, 十分端庄, 小小年纪,已有一定姿态。

    这人是祝苑,那么男子是谁不言而喻。

    三人见面,祝苑最先表示出了诧异, 她第一时间看向身边的人,见太子眼中多了一抹惊艳, 眼神一暗, 道:“长姐, 你为何在此处?”

    祝萱指了指面前桌案上放置的铜钱和龟壳, 道:“我来算命呀, 你们进来不是有事要算么?现在还算吗?”

    祝苑不太想算了, 她本是现代人, 不信这个,只是太子殿下刚刚路过,看见这个多出来的店子,眼中惊讶了几分,她便提议进来看看。

    太子却明白了,眼前女子就是被国师收为徒弟的祝萱,他拱手,道:“确实想测试一下,可否?”

    “唔,你就测字吧。”祝萱大概看了几眼他的面相,目前一片平稳,就拿出宣纸和笔墨给他。

    太子也不犹豫,接过便写了一个字。

    “缘。”祝萱看着这个字,字是好字,起笔的时候也挺顺的,唯独最后的一笔,太过往上,他下意识的又让笔稍稍下来,看着有些别扭,就像……换了一个人……

    祝萱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看向祝苑,眼尾有颗黑色的小痣,这颗痣代表了感情,虽然很小,但已经出现了,就说明她感情即将遭遇波折,能度过还会和以前一样,不能的话……

    不过祝萱记得以前她脸蛋平滑,什么都没有,那也是代表一生平安的,这样的人基本可以一辈子顺风顺水。

    不过人的气运是随时在变化的,祝萱又想起了她出生的时候,明明未出世的时候周身的紫气浓郁的堪比十世善人下凡,然而不过破肚而出的功夫,便消失大半。

    尤其是人的思想也会随着环境处境而变化,一念之差,命运便相隔千万里。

    因着对祝苑性命无忧,祝萱便不再关注,只是对太子道:“结果已经出来了,你问的是缘,写的时候却又犹豫,甚至做了和目前情形不符的决定,看起最后一笔,可见你心里还是想步入正轨的,多说无益,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说完,她又犹豫几分,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太子殿下考虑清楚。”

    这人分明已经开始动摇,移情别恋的状态,只是不知道那人是薛婧还是其他人,只是祝苑绝不是愿意和他人共侍一夫的女人。

    祝苑在一旁听得心中一紧,看向太子,见他脸上有些许尴尬之色,沉默的抿唇,道:“长姐,可否给我算一卦?”

    “不能,你是我至亲,算不准的。”祝萱果断摇头。

    祝苑脸上闪过几分失望,却还是笑着点头。

    太子不知道是觉得被人拆穿还是心虚,听了祝萱的回答,沉默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

    祝萱见两人快踏出房门时才反应过来:“等等,你们还没给银子!”

    “这个都给你。”这回是真的尴尬,太子殿下将腰间的袋子解下来直接丢给祝萱。

    祝萱打开一看,里面是好几张价值一百两的银票,哇,开张大吉!

    她将袋子丢个店员,笑着说:“这个收着,今天开张大吉,奖励你一个月月钱。”

    完成了这笔还算大的单子,祝萱就直接回了国师府,一路上心情都十分好,薛明正好也从宫里回来,两人相遇,他仔细的看了一眼她笑道:“这是发了一笔横财?”

    “什么叫横财?会不会说话,这是我自己赚的钱!”祝萱白了他一眼,回到自己房间,让丫鬟给自己按摩,坐了半天,腰也挺酸的。

    在此之后,算命铺子里开始有生意了,一开始不多,几次之后,祝萱就有点忙不过来了,大家发现她算的准,都免费帮她宣传。

    于是她直接在门口挂牌子,每天接三十单,看完之后看心情是否继续,每隔两天就休息一天。

    这样的日子十分充足,时间也过得很快,春去冬来,祝萱接到祝府的帖子,祝苑的笄礼。

    这个朝代的女子年满十三岁,如果没有定亲,家中长辈就会为她举办笄礼,代表她已经成年,有意者可以提亲了,后来演变成了女主的成年礼,所有女子都会经历这个笄礼。

    祝萱因为待在国师府,快十三岁的时候,祝家父母曾经来过,不过祝萱拒绝了,她又不需要成亲,这个笄礼不需要。

    到底是亲妹妹的成年礼,随着请帖而来的是一封两老的亲笔书信,上面言辞恳切,祝萱决定参加了。

    “打算送什么礼?”薛明听说了这件事,立马过来问祝萱,祝萱进国师府的时候他便说了,国师府的一切随她使用,只是她一直没有真的用过什么。

    祝萱摇头,说:“不清楚,你帮我想想呗。”

    薛明将手中的钥匙给她,说:“你去库房看看,有什么觉得不错的,直接拿给她就行,国师府的东西应该都拿得出手。”

    他也不用交际,给不出什么参考意见,便直接在书房的抽屉里拿出库房的钥匙给她,钥匙一直放在那里,然而祝萱从没动过。

    祝萱想想,还是接过,她在国师府什么都不用愁,这些年在算命铺子里也赚了不少,但她又开了一家养老院和孤儿院,钱都用在这个上面了,也没啥存款了。

    “多谢了。”祝萱不好意思的说。

    薛明挑眉,道:“真要谢我就少欺负我,知道我不擅长鬼怪,偏还三天两头带鬼回家,很吓人的好吧。”

    “……我不是在你身上下了符咒,它们不能靠近的,放心好了。”

    “不好意思,在下放不下心!”薛明翻翻白眼,又感觉到一阵阴风,下意识的搓搓胳膊,向祝萱靠拢。

    两人一喜,走进来,先是打量了一下房间,许扇脑子转的快,当下更加觉得不靠谱了,对着好哥们使使眼色。

    一代玄学大师,杀人都不见血的那种,这么多年,居然还住这种房子?不是说太低端,只是玄学大师被人吹捧,物质上从不缺,就像上次汪家请的,啥也没看好,也给了十万出去。

    汪穹躲开许扇的视线,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试一下的。

    将两人请到沙发上坐下,顺手泡了茶:“茶叶一般,将就一下。”

    “谢谢。”汪穹双手接过,显得十分拘束。

    祝萱坐在另一旁的单人沙发上,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汪穹放下茶杯,看着祝萱道:“我父亲在一个月以前身体开始衰竭,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任何病,本以为是操劳过度,可是这段时间情况一直没有好转,反而身体的各项功能都在迅速退化,医生说都已经和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了,前几天请了一位大师,大师说他能力不够,看不出来,昨天碰巧见了祝大师,希望大师能出手相助。”

    他说的很诚恳,许扇听得咋舌,从未见过如此谦逊的汪穹。

    祝萱自然也感受到了,从听到他的表述,她就大概猜出来了,应该是生机被人夺走导致的,只是具体方法她并不清楚。

    “这种情况应该是生机被人夺走。”祝萱沉吟了一下,说:“我可以去看看,但是不能保证,而且我也是最近才懂这些的,你……别抱太大希望。”

    汪穹连连点头,站起身来,礼貌的询问:“大师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就行,你开车来了吧?”祝萱看看时间,才两点钟,在祝爸下班之前到家应该没问题。

    “嗯,大师请。”

    “大师挺年轻的,不知师承何处?”坐在车里,许扇安静不下来,尤其身旁是一个妙龄少女,还挺好看的,怎么也不像那种神棍一样的人物,因此充满了好奇。

    祝萱看了他一眼,见他眼中并没有恶意,当下心中的不悦之色减退,随意的回了一句:“家师不在,也没告诉我何门何派。”

    “哦……好吧~”许扇只当她不想说,有点意兴阑珊,忽然眼睛一亮,说:“那大师可否看看我的?”

    祝萱道:“命都是越算越薄的,而且要我算命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好说!”许扇拿出手机:“没事,我就算这一次,大师,支付宝多少?我现在就付。给我算算我的另一半什么时候到就行。”

    “只算不改,一万一次。”祝萱也不客气,心中估算了一下他的能力,就报出价位,拿出手机,几秒钟后就收到到账提示,她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