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浩气老祖爱上我 > 123.第 123 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为防盗章

    苏缨络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默默地收回视线,她端正坐好, 就等着闫子清回来, 她好回思悦小筑去。这时, 余光却瞥见了一旁的墙面上挂着一幅丹青。

    丹青妙笔, 惟妙惟肖。苏缨络只一眼, 便认出了这画出自闫子清的手笔。而那画上所画的则为“若叶四杰”中的无忧尊者曲莫言、如玉无琢闫子清,以及明月清风陆凉。

    浩然宗前掌门青玄神君胸有大志、心怀天下,以一己之力,广收门徒。硬是把原本已然没落的浩然宗, 又再次发扬光大。作为师尊问寂先生的至交好友,苏缨络对他甚是佩服。

    当年, 青玄神君一共收了十八名弟子, 世人称之为“浩然十八子”。而当时名噪一时的“若叶四杰”中,浩然的弟子就占了三名,可谓是风光无限。

    其中这三子中,又以闫子清的天赋最好, 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真奇才。而陆凉则是青玄神君唯一的儿子。苏缨络一直以为这浩然宗掌门之位,不是闫子清的, 便是陆凉的。

    谁知, 最后, 青玄神君竟然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曲和稀泥……也是好生奇怪。

    在这张丹青之中, 曲莫言吹箫, 闫子清抚琴。而那陆凉却是在一旁捧着颗仙桃, 啃的不亦乐乎。那古灵精怪的模样, 跃然纸上。简直与本人分毫不差。

    苏缨络唇角微勾,陆凉性子活泼冲动,没想到,倒是和萧煜那个小古板是挚友。这大概是二人年纪相仿、性格互补的关系吧。

    只是,这次她在浩然宗住了这么许久,还未曾见过陆凉的人影。也不知道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莫不是在闭关?

    修士一旦闭关便是经年累月,少则三年五载,多则十年二十年。那这么想起来,见不到陆凉倒也是不奇怪了。

    耳边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苏缨络收回了视线。

    一双玄色步云履停在了她的面前,闫子清道:

    “这个给你用。”

    修长的手指递过来一只纯白的小瓷瓶。

    “嗯?”苏缨络问,“这是……?”

    闫子清道:“冰肌露。外敷内服,对你的伤口,还有身上沾染的鬼气,都有好处。”

    苏缨络低头看着小瓷瓶,就是不接:“ 其实……蓝月岛的韵淇仙子已经送过来一瓶芙蓉膏了。就尽够我擦的了……”

    闫子清闻言,只盯着她不语,漆黑深邃的眼,似乎能看透她的灵魂。

    苏缨络不肯示弱地回视他,后背却是冒出了一丝冷汗来。

    半晌,闫子清指尖一动,却是把瓷瓶捏在了掌心。

    “你身上沾染了青峰崖下的鬼气,需要静养。我已经派人在擎天大殿内为你准备了一个房间。你暂且住下,待身上的鬼气清除,再回思悦小筑。如何?”

    苏缨络闻言,诧异地开合了一下嘴。

    闫子清石头一般的人,对着她一口气说了那么一大堆的话,还让她住在他的地方……他、他、他也被人夺舍了吧?

    “呵呵……”苏缨络讪笑了一声,“我……我住在这里,不方便吧。”

    闫子清道:“不会不方便。”

    苏缨络又道:“我……我是说我不方便……”

    闫子清恍然大悟道:“如此,那你每日午时来此地,我为你祛除鬼气。”

    苏缨络:“……”

    闫子清见苏缨络略低下了头去,粉嫩的脸颊鼓鼓的,是一幅不甚乐意,却又无法反驳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动,道:“待你身上的鬼气除去,你便可以去九华峰上下走走。你觉得可好?”

    “嗯?”苏缨络闻言诧异地抬头,闫石头开窍啦,竟然会对她做出让步。

    因为感到惊讶,她原本就大的猫儿大眼瞪得更大了些,黑黝黝的眼仁明亮闪烁,好似天边最亮的星子。

    二人四目相接,闫子清只觉得心口一动。略移开了视线,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又问了一遍:“你觉得可好?嗯?”

    低沉的声音略带着一点点磁性,显得分外的撩人……

    “好好好。”苏缨络忙不迭地应道。

    可以随意走动,她真是求之不得。

    话音未落,闫子清却又对着她摊开了手掌:“那,这个你且带上。”

    “嗯?”

    苏缨络低头一看,他那修长漂亮的手掌上竟然托着一枚小小的金色铃铛。

    铃铛很小,精致漂亮,挂在一条同色的手链之上,隐隐散发出丝丝灵光。

    这一看就是件宝贝!

    闫子清道:“这是玄天铃。里面有我一丝神识。以后,你若是遇到了危险,只要摇动铃铛。便能救你一命。”

    苏缨络忙推辞道:“这太过珍贵了。我不能收。”

    闫子清眸色转深,低声道:“你若不收,便只能住在这里了。”

    苏缨络:“……”

    这小子都学会威胁人了?!

    “那好吧。”

    头可断血可流,唯有自由不能丢。为了自由,就先挂了小铃铛吧。苏缨络自己安慰自己。

    而后,只觉得灵光一闪,手腕上已经挂上了那串手链。

    苏缨络抬起手,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拨了拨,小铃铛晃了晃,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她抿了抿唇,放下了衣袖,遮住了手腕。

    抬起头来,却瞥见闫子清唇边露出的一丝笑意。但这笑意转瞬即逝,快得让苏缨络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他……真是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了……

    ***

    苏缨络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了思悦小筑中。

    第一件事情,便是拿出纸笔,坐在菱花窗前的书桌上,凭着记忆画起了那把令女怨发疯的小梳子。

    闫子清的丹青画得好,她的也不差。只是多年未曾动笔,难免有点疏忽。

    苏缨络吭哧吭哧地画了半天。

    渐渐……小梳子的轮廓画了出来……

    再换了一只狼毫笔,细细勾勒梳子上的花纹。画着画着,她就觉得那花纹有几分眼熟。

    到底在哪里见过?

    苏缨络咬着笔头苦思冥想,忽而,一阵大风刮来,吹开了半开的菱花窗。

    “啪”的一声,窗口处放了一只琉璃长颈花瓶被吹开的窗户一打,颤颤巍巍地便掉了下来,眼看着就要砸到了地面上。

    “哎呀。”苏璎珞惊呼,心念微动,伸长了手就去接。

    可是……终究还是有一段距离,手够不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又下意识的微侧了一下脑袋,一头墨黑顺滑的发倏然变长。

    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瞬间勾住了花瓶,又把它险险地推回到了书桌上。

    琉璃花瓶只摇晃了一下,连带着插在瓶中的绿萝也在风中摇曳多姿。再凝神看时,琉璃花瓶已然安放好,连瓶中一滴清水也没有洒落到书桌上。

    “嗯?这是……”

    苏璎珞诧异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怎么回事?

    这头发下意识就活了?

    刚才,在千鸟阁中,她收到了女怨愤懑情绪的影响,暂时接受了她的力量。现在……

    难道……女怨的力量能够为她所用了?!

    苏璎珞怕女怨再受刺激,在回来的路上,便用了封印之术,暂时让她安睡在美玉之中。只能到她找到了能再次净化女怨的方法,再把她唤醒。

    可是,女怨的力量?若叶大陆大凶之物的力量……

    苏璎珞低头看着捏在手中的长发,墨黑柔亮,油光可鉴,好似鸦翅一般。抬头又看了看琉璃长颈花瓶的位置,回忆着方才的感受,她在心中喝道:

    “去!”

    墨黑的发躺在她的手心里,静悄悄,毫无反应。

    “呃……”

    仔细回想,她当时只是心念一动。

    “去!”苏璎珞又喝道。

    头发安静如鸡……

    深吸一口气,苏璎珞依然不死心,口中出声喝道:“去!去!去!”

    同时,手一挥!

    “啪!”

    头发打在了砚台上,墨迹点点飞起,瞬间溅了苏璎珞满脸。

    苏璎珞:“……”

    苏缨络面色一沉,那略带稚气的脸上,骤然露出锐利冷酷的神色,却是让对面的女怨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你的伤口为浮生一笑所伤。当年,浮生一笑早已随着诡月圣母葬身于落日峰下。到底是谁?!谁把他又从地里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