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他来自大星辰海[快穿] > 172.带妹吃鸡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为防盗章  但是这会儿也板起了脸,很严肃,

    “星朝, 你怎么回事儿, 人家好心给你带东西, 你没个好话也就算了, 怎么还处处针对人家,我告诉你,你江奶奶是当年主动提出要收养念念的,人家本来生活就不容易, 这两年下来也一句怨言也没有,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 ”

    怨言。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哪里会有怨言。

    进大于出, 得了名声又得了好处。

    江家人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不过霍星朝没急着反驳,反而想了想,问他妈,

    “妈, 你说咱们给何念的东西,江奶奶真的会用在她身上吗?”

    霍母愣了愣,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

    少年耸了耸肩, 一脸无辜, “我刚才不都说了吗, 之前我送给何念的图画书都被她给了江霞霞, 江霞霞上次来咱们家玩的时候, 兜里一大把的糖, 跟散财童子似的。”

    “何念跟在她旁边,就像个小丫鬟,可什么都没有啊。”

    ......

    霍母饶是平时对江家老太太的印象再好,这会被儿子这么一说,表情也变了变。

    她皱着眉头,把之前老人家的表情动作又在心底回忆了几遍,翻来覆去地想,也许是被他的话给带走了思绪,到底还是琢磨出了些许不对。

    但她一抬头,就看着霍星朝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样子,忍不住竖起眉毛,

    “你怎么不早说?”

    “我刚才说了啊。”

    少年往嘴里丢了块番薯干,含糊不清,“您不是还骂我呢嘛。”

    霍母瞪他一眼,

    “我骂你因为你不知道轻重!这么大个人了,说话之间不知道先在心里过一过啊,什么话张口就来,还有没有点礼貌了!”

    “还有啊,你是不是又给你念念妹妹送小人书了?是不是?”

    “霍星朝我跟你说,以后不许再给人家小姑娘倒腾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你自己也收点心,离放假可没多久了,你这次期末考试要是再考个三十分回来,我看你怎么跟你爸交代。”

    ......

    “您尽管放心,这回肯定能及格。”

    霍星朝潇洒地挥了挥手,套上外套就往外走,“我这就回学校学习,保证给我爸来一次质的飞跃。”

    ......

    不过他走到每一半,又想到什么。

    嘚吧嘚吧退回来,扒着门边问他娘,

    “妈,这次过年,你也带我去沙坪村玩玩呗。”

    “你去干什么?”

    “我看看我哥,再顺便关心一下何念何易,我攒了一书包小......学习资料给他们俩呢,您就带我去看看呗。”

    霍母睨了他一眼。

    少年眨眨眼。

    军绿色的棉衣上方顶着张俊秀的脸。

    端的一副好模样。

    她忍不住笑了笑,

    “行了,带你去也行,前提是,期末考给我好好考听到没有!”

    霍星朝潇洒地摆了摆手,“放心,保证进步。”

    ......

    进步。

    你个小子全班倒数第一。

    就算进步成倒数第二也少不了你爸一顿胖揍。

    霍母无奈地摇了摇头,拿他没办法。

    .

    但是——

    “哈哈哈哈哈,不错,你小子总算是开窍了,我就说嘛,我老霍家的人怎么可能读不好书!”

    霍钟刚坐在桌子边上,一手捧着茶缸,一手拿着张试卷,细细端详,

    “这回,你总算是没辜负我留下的好基因。”

    ......

    霍星朝笑了,

    “爸,感情我前头十几年的倒数全赖我自己,这回考了个100就多亏了您啊”

    “你懂什么。”

    霍父心情很好,也不跟他计较,慢悠悠地喝了口茶,

    “我年轻的时候,学什么记什么那都是最快的。师傅手底下这么多人,就我一个成了四级工,给你留了这么好的底子,要不是你自己整天瞎胡闹没个正形,之前能考倒数?”

    “你看,这不一努力,成绩就上来了嘛。”

    ......

    这次期末考。

    说是质的飞跃,还真是质的飞跃。

    数学考得尤其好,班上唯二两个满分之一的。其他科目也都还行。

    总之,现在正着数名字,他霍星朝也是在头五个里面的人物了。

    而对于他来说,考了前五名最大的好处就是——

    他妈果然乐呵呵地带着他去沙坪村拜年。

    .

    之前知识青年下乡的时候,霍爷爷就已经走了关系把霍辰阳调到了最近的沙坪村。

    霍母虽然记挂着儿子,但轻易不会下乡去看他。

    毕竟现在同厂的都住在同一栋楼里,有个什么动静大家都知道。

    她一下乡能耽搁一天的功夫,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影响也不太好。

    现在这个时期,霍母不敢冒险。

    所以好不容易等到过年了,她才提着大包小包,携着霍星朝去沙坪村拜年。

    .

    农村和城里是两个景象。

    为了低调,霍母没有允许霍星朝骑他的自行车过来,而是在看见接他们的江大伯之后,一起坐着牛车进了村。

    村里还没有修水泥路,路面不是很平稳,牛车行驶起来,颠簸不断。

    霍母以为自己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儿子肯定受不了,没想到这家伙不仅没抱怨,反而还饶有兴趣地往外看。

    这会已经到了村头,可以看见路底下面大片的农田。

    只不过刚下了大雪,洁白的雪被将田野裹住,露出几条田埂。

    倒是有旁边的几块田地,还能看见雪间的白菜和葱,难得的绿色生机。

    似乎还能隐隐闻到粪臭味。

    再往前驶一段距离。

    就看见有孩子穿着干净整洁的棉衣,正站在一棵树底下,担心地仰头往上看,

    “霞霞,你快下来吧,要是让婶婶看见你又爬树,她一定要生气的。”

    然后那棵树的枝叶就晃了晃,树叶间露出一张生机勃勃的小脸。

    小姑娘正横踩着枝干,一只手攀着细干,麦色皮肤,眼睛明亮而有神,

    “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妈她不会知道的。”

    “我看她会不会知道!”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两个小姑娘都吓了一跳。

    江霞霞呲溜就从树下爬下来,老老实实地走到牛车旁边,低头认错,

    “对不起,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大伯碍于有客人在,不好教训她。

    只是竖着眉,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成天疯玩,上树下河,没个正形,你看念念多乖,你就不能跟她学学啊!”

    江霞霞吐了吐舌头,没说话。

    然后偏了偏头,看见他爹身边坐着的少年,眼睛就是一亮。

    “霍小哥!”

    这称呼是她自创的。

    因为奶奶都只让她叫霍哥哥。

    可是霍辰阳也是霍哥哥,霍星朝也是霍哥哥,混起来怪不舒服的。

    所以江霞霞就称呼他为霍小哥。

    虽然一开始听上去不伦不类,但是喊久了也就习惯了。

    她刚喊完,少年就从牛车上跳了下来。

    随口应了一声,也没看她,直接往前窜。

    蹿到了那棵大榕树下。

    何念还蹲在那里。

    扎着羊角辫,正一颗一颗捡着刚才江霞霞不小心掉下来的石头。

    这些石头都是她们下学了之后去溪里捡的。

    何念耐心,捡的都很漂亮,颜色好看,形状也好看,江霞霞要走了好几颗。

    但是她刚才上树的时候,兜里的石头全掉了下来。

    何念舍不得,就蹲在这里捡回来。然后捡着捡着,地上就多了一道阴影。

    她拾起最后一块石头,抬起脑袋,就看见了熟悉的一个身影,

    “霍哥哥。”

    霍星朝冲她呲牙笑了笑。

    语气上扬,“何念,你收到我送给你的钢笔没有?”

    女孩子点了点头,细声细气的,

    “收到了,谢谢霍哥哥。”

    “那好写吗?”

    何念愣了愣,没有回答。

    少年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怎么,你是不是没有收到?还是谁拿走了?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拿......”

    “不是。”

    小姑娘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没有墨水......”

    “......”

    霍星朝想起来了。

    他送了一支崭新的钢笔,却不知道她们现在其实还在写铅笔。

    根本没有墨水这种东西。

    他懊悔地拍了拍脑门,

    “我忘了,我下次再给你带来。”

    “没关系的。”

    何念懂事地摇了摇头,“反正我也不怎么用钢笔。”

    那边的江霞霞已经跟了过来。

    听到这里,脸上就带了雀跃的神色,语气兴奋,

    “霍小哥,我奶说你也给我留了礼物,是什么礼物?我有没有钢笔啊?”

    ......

    想什么呢。

    “没有钢笔。”

    霍星朝直接否决,从自己的小布包里拿出一本小人书,递给她,

    “喏,给你。”

    这些小人书其实也很受欢迎的。

    最起码之前江霞霞怀里揣着几本的时候,村里的孩子就爱跟着她跑,挠心挠肺想借来看。

    但是现在,跟何念那只精致的钢笔比起来,就好像不是那么的稀罕了。

    江霞霞情不自禁沮丧了下来,声音里都带上明显的失望,

    “不是钢笔啊。”

    “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吗。”

    少年跟上前面的大人,一边拉着何念的袖子往前走。

    “之前我给何念的时候,你还非要拿走呢。”

    牛车停在了下面的泥路上。

    江家却还要再往山上走一段路,因为刚下过雪,地上和旁边灌木丛上都还有未化的积雪。

    就有不少掉在了他的鞋面上。

    沁开。

    他再往前一踢,泥沙又落在了雪上,鞋头很快就脏了。

    一双干净的运动鞋瞬间沾上了污泥,变得不太好看。

    何念一直注意着他崭新的鞋子,这会儿忍不住就在心里心疼地叹息了一声。

    这个鞋子一定很贵。要是她,才不敢穿着在山路里面走呢。

    不过霍星朝没注意到她微蹙的眉头,反而冲江霞霞扬了扬眉,

    “怎么,我现在给你了你又不满意?你怎么这么麻烦。”

    ......

    他的表情太凶。

    江霞霞一时之间被噎住,也不敢反驳。

    只好凑到何念身边,跟她撒娇。

    “念念,到时候我想写钢笔的时候,你可以借给我吗?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把你的东西弄坏了,我小心着写。”

    “不许!”

    何念还没来的及回答,就听到前面少年凶巴巴的声音。

    他还扯着何念的袖子,就这么拧着眉毛转过头,语气里带着明明白白的威胁,

    “何念,你要是敢把我给你的东西借给别人,我就跟你绝交!”

    “......”

    江霞霞这下是真的有些委屈了,几乎快被他毫不留情的话说的红了眼眶,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霍星朝轻哼了一声,语气霸道的就像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痞流氓,

    “反正你不许用。”

    ......

    反正你以后也是要跟我哥谈恋爱结婚的。

    凭什么霍辰阳的东西给你,我的东西还要给你。

    没门。

    我的东西。

    就算是何念丢掉不要的。

    也不给你。

    其实吧,江家对何念跟何易也不是不好。

    毕竟这两年吃穿用度,自家孩子有的,他们姐弟俩也全都有,从不苛待。

    但是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他们“给”的。而是从霍家的抚养费里“抽”出一部分。

    分给他们俩的。

    这种好,仿佛火里面裹着一团玻璃渣。

    远者看去带着融融的暖意,似乎掏心掏肺。

    近身感受却烫人又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