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往生门扉 > 第八十三章 暂歇

第八十三章 暂歇

 热门推荐:Template file (/templates/h7.inc) is not exists!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鲜血在空中弥漫,如同血雾。收藏本站┏Ⅹ④③⑨⑨.COM┛

    赤红的瞳孔在瞬间又消失无踪。

    仿佛那只是错觉。

    扉流面沉似水,心中无比沉重。

    “还是又出现了吗?”

    之前在击杀三名傀儡师的时候,扉流便感觉到了原本潜藏在自己精神海中的红血丝又再度壮大了几分。

    刚刚不过一个失神,再加上战场血腥之气的影响,那种嗜血之气便再度跑了出来。

    “红血丝在杀人之后便会进入体内吗?看来不只是sao才会这样。”

    扉流心中暗道,但此刻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战场之上不杀人,就等着被人杀。

    短刀横握,扉流盯上了下一个目标。

    战场便是杀戮的盛宴。

    在这里,没有对错,只有生死。

    双方都为了自己的家园而战。

    一只蛞蝓跳上了扉流的肩膀,一股查克拉涌入了他的体内。

    “好强大的查克拉。”

    扉流暗暗称奇。

    这样的蛞蝓,在战场之上有数千只。

    难以想象,纲手花费了多少查克拉才将这些蛞蝓召唤出来。

    影级的战力,果然深不可测。

    尤其是像纲手这种拥有巨量查克拉的影级。

    千手后裔,又岂会缺少查克拉。

    影级和上忍,果然不是一次层次。

    而且,其中的差距之大,难以想象。

    上忍的门槛,扉流已经看到了一些,而影级却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深不见底。

    也难怪卡卡西在十二岁成为上忍,一直到二十六岁也还是精英上忍。

    直到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才有了影级之力。

    “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这样的力量。那样的话”

    扉流摇了摇头,没有多想。

    现在还是先解决眼前的敌人为好。

    扉流如同一道银白色的闪光,在砂隐忍者之中来回穿梭。

    没有使用其他的忍术,只是瞬身之法和旗木刀法。

    手起刀落之间,便有一名下忍葬身在他的刀下。

    这边的战斗不过是小打小闹,水门和罗砂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罗砂的忍术大开大合,而水门则是速度惊人。

    遇上水门这样的对手,罗砂的忍术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可恶,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跟个泥鳅一样!”

    罗砂满脸郁闷。

    没有什么比打不中敌人更让人郁闷的。

    水门瞄准时机,摸出了一把三叉式苦无,朝着罗砂扔了出去!

    咻!

    三叉式苦无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笔直地射向了罗砂的脖颈。

    罗砂见状右手一挥,砂金涌现,挡在了面前。

    叮!

    三叉式苦无狠狠地插入了砂金形成的盾牌之上,嗡嗡作响。

    “没用的,这砂金会跟随我的意识,形成盾牌,你这样的攻击是不可能击中我的。”

    罗砂自信满满,而水门则是神秘一笑。

    “是吗?”

    一颗蓝色的查克拉球出现在水门的右手之上,不断旋转。

    罗砂目露惊讶之色。

    “好强大的查克拉,竟然可以将查克拉实体化做到这一步”

    罗砂身为四代风影的候选人,眼力还是有的。

    螺旋丸出现的那一刻,他便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

    绝对不能被打中!

    “罗砂先生,抱歉,这场战争,要麻烦你退场了。”

    水门话音刚落,罗砂便看见他消失无踪。

    随即,罗砂瞳孔一缩,他竟是看见水门出现在他的盾牌之后。

    速度之快,连他的砂金也跟不上节奏。

    “螺旋丸!”

    水蓝色的查克拉球无情地砸向了罗砂的小腹!

    砰!

    螺旋丸中!

    水门眉头微微一皱,这种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

    只见罗砂的小腹出掉落出了砂金的碎粒。

    “砂金的防御吗?呵。”

    水门不为所动,右手的查克拉持续加大输出。

    原本巴掌大小的螺旋丸变得更为巨大!

    罗砂痛苦地张大了嘴巴,惨叫出声。

    随即砰的一声,罗砂整个身体倒飞而出,砸向了远处。

    水门散开右手的螺旋丸,轻轻地甩了甩。

    “看来螺旋丸的输出力道增大,还有很大的空间啊。”

    水门眼睛一眯,看向了战场。

    罗砂作为这次砂隐攻击的主力,被水门一个螺旋丸打得生死不知,其余众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局势。

    一时间,木叶士气大振,而砂隐则是一下子萎靡了下去。

    原本就被压制的砂隐这下子更是溃不成军。

    战斗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千代的脸色十分难看,原本她还在观望,以防纲手出场,现在好了,纲手出不出手已经不重要了。

    “这个青年忍者比起年轻时的白牙也毫不逊色,唉。”

    千代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脸色有着不可抑制的失望之色。

    “砂隐众人,撤退!”

    千代一声高呼,砂隐忍者闻言如蒙大赦,纷纷撤退。

    木叶忍者趁乱又收割了部分砂隐忍者的性命。

    海老藏则是跑去将重伤的罗砂抬了回来。

    砂金的防御并非毫无作用,至少保住了罗砂的性命。

    不然被螺旋丸正面击中,没几个人可以活下来。

    “水门大人万岁!纲手大人万岁!”

    这样的呼声,响彻了整个战场。

    营帐之中,纲手松开了双手的印诀,松了口气。

    “自来也的这个徒弟,还真是值得信赖。经过这一战,砂隐应该没有多少斗志了。接下来,只要再几场无关痛痒的战斗,应该就能够结束与砂隐之间的战斗了。”

    纲手低声自语,随即缓缓地站了起来,只是身形有些踉跄。

    “纲手大人!”

    静音见状连忙扶住了纲手。

    纲手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伤员还有不少,接下来还需要治疗。静音,你是我的弟子,这件事情就由你去办了。”

    “是!”

    木叶众忍者退下战场,伤者都进入了医疗班的范围。

    胜利的喜悦并没有抹去死亡所带来低迷。

    好在这些忍者大部分已经习惯了这些,倒也算安稳。

    扉流的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臂,上面有少量的鲜血溢出。

    刚刚在战场之际,不小心被乱飞的苦无所划伤。

    好在并没有剧毒,不然的话此时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扉流拿出绷带,单手缠绕,随即手嘴并用,将伤口绑紧。

    微微的痛感让扉流眉头一皱。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扉流双手结印,一股绿色的查克拉从右手冒出。

    “学了这么久,试一下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