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写小说 > 101.第一百零一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此为防盗章

    林德安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 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怯弱、犹疑种种情绪, 唯剩下一腔孤勇。┏Ⅹ④③⑨⑨.COM┛

    他犹如进行某种仪式一般, 慢慢地将儒衫穿上, 随后拿起了箱子最底下的那一块摩挲地光亮的醒木。

    醒木被紧紧地扣在他的掌心中, 他慢慢地走了出去。

    当林德安走到村口的时候,一名老妇正在嗑着瓜子和人聊天,见到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拍着大腿道:“这不是住河边的无赖吗?换了身衣裳, 倒是人模狗样的。嗳,你若是再上进些, 找份活计干, 老身倒是可以替你做一桩媒,西村那二十八的老姑娘正与你相配,一个丑妇,一个无赖, 岂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众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林德安的步子突然停下,转过头冷笑地看向老妇:“你这腌臜地出来的老婢子, 整日里在这卖弄口舌, 却不知自家最是邋遢, 年轻时同老公公扒灰, 你男人还不知该叫儿子还是兄弟!如今老了就学老鸹多嘴多舌, 脏的臭的都吐的出来, 还当旁人不知道你那点龌龊吗?”

    林德安本就是说书人, 嘴皮子溜得很,如今这一番骂人的话说出来,直把那老妇说的脸涨成了紫红色,见周围的人都在偷偷捂着嘴笑,她羞愤欲死,抖着手道:“林德安!你敢……你有本事再也别回来,否则老娘一定砍死你!”

    林德安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老子今日走了,就没打算再回来的。”

    他这一趟破釜沉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

    鸿昌茶楼在城中一处很不错的地段,生意一直都很不错,尤其最近老板李鸿昌又请了一个说书人,专门说璇玑先生的新本子《芸娘传》,本就不错的生意越发火爆起来。

    李鸿昌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正满意地看着账本,忽然听见伙计来报,说是林德安来找他。李鸿昌的眉毛一下子耷拉下来。

    平心而论,当年的事情李鸿昌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今听闻林德安再来找他,心中自然不喜,但当他和林德安谈过一番之后,竟然破天荒地给林德安安排了三日的场次。

    先时还有伙计不解,觉着老板是出了昏招。

    然而三日之后,林德安火了。

    满临江城没有人不知道林德安说的《镜中美人》,半月之后,竟有外县的人也慕名来听,众人这才佩服李鸿昌这双利眼。

    李鸿昌也是洋洋得意,茶楼里生意越来越好,到了林德安说书的时辰,不少人宁愿站在茶楼外也要听一段。这在临江城中也是一段奇事。

    这一日,又到了林德安说书的时候,茶楼中早已是满满当当,一个瘦弱的身影灵巧地穿过人群,惹来几句抱怨,那人连连道歉,却有人不依不饶。

    就在此时,听得一声清脆的锣声,这是说书开始的信号。还未开始,便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几个抱怨的人也没心情再关注他,都专心致志地听起来。

    林德安那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接着上一话说道。

    “……且说这捕头钱三木,奉了县尊大人之命来查这桩稀罕事情。他绕着那块西洋银镜转了几圈,只见那镜面果真照得人纤毫毕现,的确如这黄大善人所说是个难得的宝贝。

    到了夜里,月光落在了镜面上,果然影影绰绰能看到一个美人侧影,那黄家小儿子如中了邪一般,满眼痴迷地就要扑上前去,却被黄家人给按住。钱三木提着刀,越过众人上前定睛一看,——却见这美人不是别人,正是早先失踪的威远镖局的大小姐常秀秀!”

    林德安的声音低沉磁性,轻重缓急拿捏得恰到好处,又加之悬念迭生,迷雾重重,叫人不自觉地就跟着他的讲述陷入了剧情之中。

    随着醒木一拍,众人才恍然回到了现实。

    “好!!”

    叫好声和打赏声不绝于耳,茶楼伙计捧着托盘,碎银和铜钱“叮叮当当”地砸在上面,伴随着伙计们一声比一声高的“谢您打赏”,热闹的如同身处集市一般。

    而就在这时,楼上雅间的窗户被人推开,一锭金子直接越过了众人的头顶落在了说书的台子上,滚了一圈恰好滚到了林德安的脚下。

    现场顿时静了一瞬,所有人都朝着楼上雅间看去,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大手笔,却早已不见人影。

    大厅众人窃窃私语,便是在一旁喝水暂且休息的林德安也有些动容,一个伙计走过来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番话,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有了这锭金子助兴,下半场的气氛更加热烈。林德安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情节的起落,他的声音或是低沉或是高昂,一个又一个谜团环环相扣,直将人的心都勾了起来。

    可偏偏,就在故事讲到最高|潮的部分时,林德安又是一拍醒木:“却说那常秀秀暴毙于镜中,钱三木巧断奇案,正欲将凶手捉拿归案,却不想凶手已于自家院墙之内被杀。又有一神秘黑衣人出现在凶案现场,钱三木与其大战三百回合,最终无奈让人逃脱。不成想回到衙门之后,又收到一封来自十五年前的血书,似乎直指十五年前的一桩江湖奇案。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随着最后一声醒木落下,林德安朝着众人拱了拱手:“多谢各位捧场。”

    现场顿时响起了一阵阵意犹未尽的叹息声,而此时那楼上雅间的窗户又被推开,一个满身贵气的少年扬声道:“怎么不说了?你若将这个故事说完了,爷再赏你一锭金子!”

    大厅里发出一声声抽气声,其中有人认出了那少年身后站着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不是关家的二公子吗?”

    这临江城中姓关的人不少,但能被人这样郑重其事拿出来说的就唯有前太傅关文柏的关家,能让关家的嫡出二公子这般小心地陪着的,也不知道是何处来的贵人?

    旁人的窃窃私语都传入了林德安的耳中,他却面色都不变一下,淡淡道:“在下每旬会说一话的故事,公子若喜欢,待到下一话的时候再来听就是了。”

    那少年扬了扬眉:“便让你独自说给本公子听也不成么?或者我再加十倍的金子?”

    大厅中的议论声更大了,连混在人群中苏清漪也睁大了眼睛,仰着头看向楼上,瞻仰**土豪。

    林德安微微皱了下眉头,却还是摇头道:“公子见谅。”

    说完,他又拱了拱手,便从台子上走了下去离开了。

    那少年见他这般不给面子,似乎有一瞬间错愕,叫一旁看着的李鸿昌捏了一把汗,好在那少年嘟囔了一句,却并没有生气,甚至在临走前,还大手笔地又打赏了他一锭金子。

    李鸿昌喜不自胜,恭恭敬敬地将人送出门,旁边有他熟识的茶客,忍不住问这少年的身份。

    李鸿昌抬了抬下巴:“能让关家几位公子小姐这般作陪的,除了关家那位嫁去京城的姑奶奶所生的独子,谁还能有这待遇?”

    “那……那位小侯爷?!”

    “连赵公子都解不出,那还有何人能解出!”

    听到这句话,赵明江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那倒未必,至少我知道一个人,是定然可以解出来的。”

    雅间里,关文柏和徐诲正在下棋,两人的表情都十分轻松。

    关文柏落下一枚棋子,揶揄道:“如何?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心里很难受吧?”

    “还好,毕竟还有你这位老友陪我。”徐诲毫不示弱。

    两人原本只是纵容小辈的一次胡闹,却没想到,他们真的没有找出第三道谜题。两人都是心胸豁达之辈,并不觉得被冒犯或是恼怒,反而坦然地认了输。

    只是多少有些丢脸,所以两人便赌了气,一定要第一时间知道这第三题究竟是什么。这才相约着一起来了茶楼。

    而隔壁的萧泽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连外祖父和老师都没能答出这三道题,这简直就不可能!!

    到了时间,林德安踱步上了台子,照例同茶客们打招呼,却被那些心焦的直接打断:“林先生,你就赶紧宣布谜底吧!”

    林德安笑了笑,从善如流道:“既如此,在下便说了。”

    第一道与第二道还是有不少人猜中的,所以他说出来之后,众人也是连连点头。

    “至于第三道……”林德安顿了顿,把人的胃口吊高了,才说,“是乐声。”

    场下顿时哗然。

    林德安解释道:“第一话,钱三木在破两名犯人串供的案子时,就曾说过‘乐音有高低起伏,这两人都是乐师,他们不用说话,用曲调就足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串供了。’,所以谜面就是乐师拉的曲子。”

    徐诲与关文柏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无奈,徐诲自幼家贫,在音乐一道并没有太多兴趣,关文柏却是个真正的音痴,不说两人根本没有想到乐声之上,便是想到了,凭他们,恐怕也很难通过听将谜底给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