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金玉为糖,拐个醋王 > 45.第四十五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按理云烈今日该进内城觐见陛下, 不过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受伤的事,便只写了折子让人送往内城请罪, 称自己需先与少府确认大婚细节, 晚几日再前去觐见。

    婚姻之事本就是大事,此前因事急从权, 委屈罗翠微只递婚书便进了昭王府,这说起来总是姓云的理亏, 显隆帝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过少府那头筹备大婚仪程的属官要明日才会到昭王府来, 正好让罗翠微与云烈偷得一日闲暇独处。

    晌午用膳时, 罗翠微忍不住问了几句之前临川的战事。

    云烈不敢吓着她,只能尽量捡轻的说。

    原来,二月里显隆帝在泉山猎场收到的急奏,是潜入北狄的大缙暗探送回的消息。

    临川已两年无大战,原因是北狄人中横空出了个作风极强悍、志向极远大的首领,先是一举将原本松散游牧的北狄各部一统, 接着便仿照大缙规制, 带领原本游牧的北狄人开始建城安居,拓田农耕。

    可北狄人游民数百年,于农耕技艺上毫无传承, 收成与否全只能靠天意, 于是两年下来, 北狄人的生活似乎比从前游牧时过得还苦些。

    那位首领为缓解来自各部落的质疑, 便强词夺理曰“北狄的土地不如大缙肥沃”, 于年前召集了北狄几乎大半能动用的兵力, 打算从大缙抢几座城池去,以便继续推行他的农耕教化之政。

    待云烈与熊孝义赶到临川不过五日,北狄大军就倾巢出动了。

    可由于暗探传回来的消息中线索不足,在所有人都以为北狄人理当先攻与他们离得最近的临川时,他们却兵分两路,主力一部绕道直取西北重镇松原。

    松原那头本以为战场在临川,准备不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好在云烈亲自率临川军中军大部赶到驰援,这才免了松原城破的危局。

    解了松原之危后,云烈马不停蹄又奔回临川。接连的苦战导致他体力有些不支,在临川战事将近尾声时不幸被对方挥刀砍中胸前,这才导致了重伤。

    云烈将自己受伤的细节轻描淡写掠过,转头就冲罗翠微笑道,“此次松原突逢大劫,南城黄家在松原赔了个血本无归。”

    黄家在松原卡了罗家几年,终于在今年年初成功迫使罗翠微与罗风鸣决定放弃罗家经营多年的北线商路。

    黄家自是士气高涨,脑子一热便将今年所有的希望全压在了松原,指望一举接手罗家以往在北线的丰厚利润。

    没料到人算不如天算,正所谓祸福相依,罗家因此免了今年继续在北线亏本的惨剧,黄家倒将自家泰半身家全栽进去了。

    罗翠微回视着云烈那幸灾乐祸的目光,知道他是不愿多提受伤的事让她难受,便很配合地冲他会心一笑,接了他这话头。

    “原来,昭王殿下也会在背后看人笑话的?”

    “何止看笑话,昭王殿下还会落井下石呢,”云烈得意地抬了抬下巴,一脸正气,“这回的兵祸是意外,不算报了仇;明年若他们还走北线,哼。”

    他会派熊孝义亲自带人去“劫富济贫”。

    毕竟,黄家欺负罗翠微的那些桩桩件件,他可都记着的。

    黄家很快会知道,昭王殿下护起短来,是如何的简单粗暴、丧心病狂。

    ****

    一整个上午,久别重逢的欢欣雀跃仿佛给云烈带来了“回光返照”般的劲头,可到底是重伤未愈之人,待到用过午膳后,他的精气神明显就有些涣散了。

    因他受伤的消息暂不能被外人知晓,为防止走漏风声,自就不能为他寻大夫看诊开药,罗翠微无计可施,只能催他去寝殿卧床休养。

    云烈脸色恹恹的点点头,拖了罗翠微一起回寝殿。

    似是怕她要推拒,云烈还满嘴的歪理,“小药丸子还有安眠的功效,不信你再试试。”

    见他面上愈发没了血色,罗翠微心中泛疼,便也不与他僵持,搀着他的手臂一道往寝殿去。

    行到九曲回廊下,罗翠微不经意间自拱门处瞥见中庭花园的小径。

    径旁的两排西府海棠早已过了最盛的花期,只有零星残蕊还在枝头,显得凋敝落寞。

    她无声扬起苦笑,心中难免有淡淡遗憾,浅浅委屈。

    精心挑选排布的繁花似锦,她的夫婿却无缘这初次花期,且不知明年花开时,他有没有机会看到她的心意。

    她打小被她的父亲骄纵得冲动任性,许多时候决定一件事时,只需当下她心中是愿意的、是喜欢的,便不会有太多思前想后的顾虑。

    如今她倒也不后悔当初贸然应下了云烈的请婚,可经过这三个月茫然无措的等待与提心吊胆的煎熬,她才真切地意识到:既喜欢上一位要将戍边卫国放在前头的儿郎,在将来的几十年里,如这回一般的别离只怕不会少。

    寻常夫妻间被视为平常的相守相望、携手看花扬雪落、并肩沐晨曦月华,这些事在她和云烈之间,大概会是余生里最最奢侈的念想。

    她是只要头顶着天、脚踩着地,无须旁人精心照料,就能让自己活得有滋有味的刺儿莓。

    可是——

    却并非不会遗憾的。

    云烈似乎察觉到她突然的低落,立刻茫然又关切地望向她,“怎么了?”

    心知此刻他嗓音的柔和清浅绝非刻意使然,而是受伤后气血不足的缘故,罗翠微不忍使他生了愧疚,赶忙压下自己心中那略显矫情的苦涩,笑着轻推他的臂膀。

    “没事,走吧。”

    云烈没再说话,只是偷偷顺着她先前的目光所指看过去,却半晌没看出什么异样。

    这时他精神已没有晨间刚起时那样好了,脑子也糊成一团不好使,只得蹙着眉,蔫头耷脑地与她一道往寝殿去。

    ****

    因云烈的伤在前胸至肩胛一线,罗翠微怕压着他的伤口,上榻后便自觉往里躲着些。

    可云烈却不依不饶地贴过来,长臂一展将她捞进怀里圈好,这才消停地闭了眼。

    罗翠微窝在他怀中不敢动弹,口中忍不住提醒:“若我睡着后不小心碰着你的伤,你可就惨了。”

    她偶尔若睡得太沉,似乎会不大安分。

    从前还在罗家时,有一回她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横在床榻正中,半个脑袋悬在床沿边上——

    这事让她一度怀疑,自己睡着后的原形可能是个陀螺。

    云烈眼皮沉重到几近粘连,闻言只是浅浅掀开一道眼缝,口齿含糊地低笑,“你不在我怀里我睡不踏实,那才真要惨了。”

    说完便彻底闭好了眼,手臂却将她圈得更紧些。

    半晌后,听着他渐渐平稳的呼吸声,罗翠微无奈一笑,小声嘀咕,“大热天的,这么抱着你也不嫌热。”

    话音才落,环在她腰间的大手便缓缓移到她的后背,温柔地轻拍了几下,似是安抚,又像是回应。

    罗翠微抬眼一瞧,云烈双眸紧闭,分明就是陷入深睡了的模样。

    这到底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呢?

    她玩心一起,便抬起手指虚虚点向他的下巴,以气声试探地唤道,“云烈。”

    “嗯。”沉睡中的男子黏糊应声,明明并不清醒,却又严丝合缝地予她以回应。

    罗翠微觉得甚是有趣,歪着脑袋打量他的睡脸。

    也不知这是不是常年在边关枕戈待旦养成的习惯,任谁在他睡意昏沉时唤他,他都会应声的吗?

    “知道谁在跟你说话吗?”她偷偷做了个鬼脸,用指尖轻戳一下他的面颊。

    还没来得及将手指收回来,那睡意昏沉的人偏头张口,就将她的手指给含到嘴里了。

    “微微,不闹。”

    他的双目仍旧紧闭,失了血色的唇上淡淡显白,就那样叼吮着她的指尖,弱声弱气地含糊应着,明显是被扰了安眠的难受模样。

    却半点烦躁生气的迹象也没有。

    像是在神识混沌不清明之下,也知怀里的人是罗翠微——

    便只有全然的纵容与宠溺了。

    罗翠微粉颊讪讪遽烫,愧疚又羞涩地将手指收回来,乖模乖样地窝在他热滚滚的怀中。

    午后的寝殿内四下静谧,外头的蝉鸣远远传来,此起彼伏,嘈嘈切切,纷乱如罗翠微那陡然急促的心音。

    罢了,话本子上不都说,“世间男女之间最难得、最难求的,不过就是两心相悦的互属吗”?

    她喜爱上的这个人,正巧也是个即便在昏沉睡梦中,也还惦记着及时回应、不愿冷落她的人——

    光这一点,她就已比有些“但求一心人,求之却不得”的人走运得多。

    或许明年春来时,这人照样会错过与她并肩漫步繁花下;

    或许在余生漫长岁月里,这人还会错过许多与她携手享受冬夏四时的美好光景。

    可是,只要他在她身边时,总能如此温柔而不自知地倾心相待,她便有勇气替他撑起他背后的小小天地。

    让他在受伤时有归处,疲惫时有枝栖。

    云烈,你自安心去护着这天下万民、浩荡山河;而我,只管护着你。

    我们就这样,勇敢又温柔地相伴着,好好走下去吧。

    罗翠微无声扬了笑唇,悄悄地将脸凑近他些。

    柔嫩红唇停在与苍白薄唇间距约一指的距离,虚虚地,隔着夏日灼热的空气,隔空假作偷亲了一记。

    怕再吵醒他,其实她的唇并没有当真碰着他的。

    可那睡得昏昏沉沉的人却像开了天眼似的,明明从头到尾闭眼沉睡着,却在她这个举动后倏地凑近了脸来,扎扎实实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啵”一声,像一朵小花乍然盛放的脆甜声响。

    顷刻间便似有蜜香四溢,绵绵裹住榻上相拥而卧的一双人影。

    “偷亲我……”云烈模糊地嘀咕了一声,将脸埋进她馨香温软的如云轻丝间。

    沉嗓因虚弱困倦而含混至极,却在黏糊缠绵的话尾里藏了心满意足的笑。

    ****

    每年只要过了开春最忙的那两三个月后,罗翠微的作息就会变得很有规律。

    每日午歇至多也就半个时辰,正未时之前一定会起身。

    云烈一气儿昏睡到申时过半,醒来发现怀中的娇妻又不见了,当下恼得牙痒痒。

    睡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他的精神又比晌午时好了许多,下床穿好衣衫后,气势汹汹就去寻那偷偷从他怀里跑走的娇妻了。

    他决定要好生同她讲讲这道理:总是趁夫婿睡着时偷偷跑掉,这太不像话了。

    在府中众人的陆续指点下,他一路从后殿行到中殿,终于见到正捧着账本与陈总管说话的罗翠微。

    罗翠微抬眼看向他,似乎有些疑惑:“醒得这么早?”

    方才她起身时,见云烈睡得极沉,估摸着他怕是要睡到酉时去了。

    “你又偷跑。”

    原本是要按照计划冷面以对、严厉指责,可话一出口,却十足是个喵喵叫的病猫。

    云烈自己也给惊着了。

    罗翠微被他那幽怨的语气逗笑,抖着肩膀对陈总管道,“陈叔,烦您着人去膳房将吃的给殿下拿到这里偏厅吧。”

    老总管陈安强忍着笑,绷紧满脸的皱纹,严肃点头。

    出师不利的昭王殿下沮丧地摸了一把脸,跟在自家夫人身后进了中殿偏厅,闷闷落座。

    罗翠微坐在他身旁,慵懒翻着手中的账本,时不时偷笑着哄他几句。

    片刻后,他像是终于缓过来了,忽然低声问道,“晌午在回廊那里时,你为什么不高兴?”

    罗翠微终于将目光自账本上挪开,扭头看向他,柔唇带笑,“没有啊。”

    其实也就是转瞬即逝的片刻落寞罢了,他那时昏昏沉沉,她以为他没有察觉的。

    云烈微恼,握住她的右手指尖,将那皙白柔荑送到唇边——

    在她的皓腕上轻轻咬了一口。

    “你你你……脸呢?!”罗翠微赧然红脸自椅子上跳了起来。

    她先是惊慌地回头看向偏厅门口,确定外头的侍者没有偷看,这才捏紧了拳头冲云烈鼻尖挥了挥。

    这种过于亲昵旖旎的举动,若只是二人私下里还好,可眼下随时可能有人会进来,她实在有些克服不了心中的羞赧窘迫。

    “我在军中听同袍说过,”云烈面上浮起赭色,却理直气壮地抬了下巴,“有了媳妇儿忘了脸!”

    罗翠微被噎住,半晌后才小心翼翼地坐了回去,没好气地笑啐,“什么歪理。”

    见她似乎不想回答“晌午为什么突然不高兴”这个问题,云烈闷闷一叹,郑重低声道,“微微。”

    低沉醇嗓里是道不尽的缠绵与惆怅,惹得罗翠微心尖一颤,紧声应着,“嗯?”

    水汪汪的眸子貌似专注地盯着手中的账册,却一个字都看不明白。

    “若你委屈、难过,可以冲我发脾气的。”

    云烈顿了顿,接着又道,“在我面前,任你为所欲为。”

    “哦,”罗翠微觉得自己耳廓滚烫,心口一甜,转头便与他抬杠,“那我之前说了,待你回来时,要用府库里的金子砸你一脸,也可以吗?”

    云烈顿时面色大变。

    “呃,我说笑的,不会真的砸你。”罗翠微不知他为何忽然一脸难以置信的惊恐,赶忙敛了调笑神色。

    “不是,你等等。”云烈倏地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扶额,来回踱了两步。

    沉吟片刻后,他猛地一个回头,险些把自己晃晕——

    “府库里……怎么会有金子?!”

    对于穷了近十年的昭王殿下来说,“被妻子用金子砸一脸”这件事,远没有“自家府库居然有金子”这件事来得震撼人心。

    罗翠微将手中的账本丢到旁边的桌上,捧腹哈哈笑。

    待她笑过,正要解释,陈总管已在外头着令侍者将云烈的下午茶歇送进来了。

    东西倒不多,只一盏滋补药茶和一盅汤羹,都是罗翠微午睡起身后就安排膳房准备的,此刻还热腾腾。

    罗翠微随口道,“趁热吃,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待侍者将东西摆在云烈面前的桌上,再将茶盏与盅盖一一揭开,云烈觉得自己眩晕得更厉害了——

    当归黄芪茶。阿胶蜜枣炖鸡。

    此刻无需旁人说明,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不在家这三个月,府里那些混蛋小子沾着罗翠微的光,吃了多少好吃的!

    嫉妒到神魂分离的昭王殿下满脑子只剩扭曲,哪里还记得要追问府库中的那些金子从何而来。

    罗翠微看着他默默低头进食的模样,心想,若他知道昭王府如今不但府库里有钱有粮,名下还有田有产,他不知会是个什么模样。

    她实在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