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谜惘 > 第二百十四章 情字难首
高速文字首发 www.x4399.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x4399.com

    漂亮和美丽是两回事,一双眼睛可以不漂亮,但眼神可以美丽。一副不够标志的面容可以有可爱的神态,一副不完美的身材可以有好看的仪态和举止。这都在于一个灵魂的丰富和坦荡。

    渐渐的,秋言发现,自己的思想是空白的,空洞的眼神望着她游神。

    是的,她在折射着怎样的一个我,在反射着怎样的一个你。

    浓雾之下,黑色铁门,两人相对而立,身外不远处便是灰色黏稠的层层迷雾,听不到一点声音,便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变了..”她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这是秋言第一次听到她的话语,木讷着询问道。“你,认识我?”

    “是啊,我们认识好久了...可是在我的记忆中你不应是这般模样..”微风拂面,她的衣裳迎风飞舞,白色的衣裙就像是夏日时候的白百何,艳丽而娇嫩。她的手轻轻拂过秋言的脸颊,擦去了泪痕却插不干净。

    “可我,为什么记不得你?”秋言的红眸闪动,长长的刘海在眼前随风晃动。“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为什么每次遇见你,都仿佛像是认识你许久一般?”

    “噗..你的问题有点多哦..”她笑的时候嘴角两边的小酒窝像是盛满了整个夏日的余晖,温暖却不灼目,看见她的笑容,秋言的脑海中‘砰’得一声仿佛绽开了七彩的烟火,世间的一切烦恼都在这烟火中消散,只剩下久久不能忘却的记忆和深深的震撼。

    “来,你跟我来,我慢慢道给你听。”话罢,她拉着秋言的手踏过了那扇神秘的铁门。当那扇门彻底关闭时,这个空间黑白的一切悄然转变,两人站在田埂上,几许清风吹过,远处白云浮动,让人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

    “什么时候来的?”女孩问秋言道。

    秋言低眸想了一下。“就刚才。”

    女孩啧啧两声,柔声道。“我以前有没有说过,你认真起来其实很会骗人的?”

    “我不知道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但在‘前面’遇到了些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人很多物我从未见过,但却给我感觉很熟悉,很亲切..就跟,你一样。”站在田埂边,山风吹过,不知为何,大概是压在心头上的事没有了,所以秋言看起来难得地面带笑容,露出了轻松的样子,只是模样有些怪异。

    女孩看着远方的果树,微笑道。“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所以我也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遇见我该遇见的人。”她说这番的话的时候,眼睛随之望向秋言,很是动人。

    秋言凝视着女孩那张漂亮的脸庞,过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可我真的想不起来在何时遇到过你,遇到过那些人。我自幼在荷月岛长大,几乎门不出户,我也是听父亲与姐姐说,我在前些年受过很重的伤,之前的事很多都模糊了..”

    女孩默然。

    “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我是指..”

    女孩看着他手足无措地模样,忽然笑了一下,道。“你不应该是腼腆的男孩..”随后她又望向果树。“时间在变,人也在变,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有些事不管你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爱,不是恨,而是熟悉的人,渐渐变得陌生。”

    “你这番话,似乎像是说我们认识很久一样。”

    “很久麽?”女孩低头自喃。“应该很久了吧..”

    秋言沉默良久,然后苦笑,轻声道。“我不知道以前如何,但我喜欢把事情放在心里慢慢发酵,所有的沉默都成了自我保护,面对在热烈的人情与世事都难以感动,后来发现,我的孤独与他人无关。”

    “放得下就不孤独,站得远些就清楚,不幻想就没触感,不期待就不在乎。”女孩嫣然一笑道。

    “嗯,有道理..”秋言也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心中也是有些异样,忽然笑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啊,我叫..”女孩话未说完,却听见天空之上传来一声炸响,声音浑厚,似一股闷雷在白云间翻滚,一时间风起云涌,仿佛天都要变了色,在天际间久久徘徊着一道声音回荡。

    “大家都快醒醒!梁小子..小黎姑娘..小武子,乐先生..千万不要被那‘彼岸尸花’的幻境所蛊惑..保持心神清明方可回归现世..”

    天空次第亮了起来,一道道光辉像是从古老的岁月之前照进今朝,缓缓亮起,散发出一股仓廪的力量。

    光芒映在两人的脸上,倒映在他们深如大海的眼瞳深处。

    有声若雷鸣,从天空深处响起,天际忽然裂开一道缝隙,光芒随之舞动,渐渐加快,蓦地一声锐啸,漫天迷雾突然僵住,片刻之后,裂缝猛然下坠,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迎面扑来。

    黑暗瞬间涌来,吞没了蓝天,白云,吞没了田埂,果树,吞没了所有光明,吞没了他与她。

    裂缝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在空气中甚至发出令人胆寒的凄厉破空声,而这条下坠的通道似乎令人难以想象的深邃,许久仍不见底,就像是这条黑色缝隙要带着他们直入地底最深处,冲向那传说中的幽冥地府。

    在那坠落中,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秋言与那女孩不得不本能的护住自己,他们在那激流的漩涡中飞转,秋言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知何时开始,周围的气氛忽然紧张起来,黑暗中猛然间有电闪雷鸣,从四面八方劈了下来,做出种种狰狞模样,咆哮着,怒吼着,向他们扑上来。

    漩涡的风力越来越大,终于,两人分开了。

    在那一瞬间他们只是淡淡地,不舍地看着对方。

    女孩忽地朝秋言喊道。“我叫白...”然而秋言再也听不见了。

    渐渐地,忽然雷鸣呼啸声又悄然静了下去,可怕的一切消弭于黑暗中,仿佛终于是放弃了对这两个人毫无结果的纠缠。而黑色的漩涡仍然还在飞速地下坠着,向着那深不见底的地底世界飞驰而去。